少爷的禁奴

佐和与唐门的甜蜜时光 07

住家野狼2016-9-25 21:52:25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次的减肥,显然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很好地说明了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这一恒古不变的真理。

    同时,也让唐佐和清楚地认识到一件事,那就是,人只会越变越懒,而不会越来越勤快,如果一味的放任自己,那么苦果只能让自己来承担。

    例如,放纵自己的胃,放纵自己的身体,放着自己的脸不管,等等,都可能导致任何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美女,在婚后沦为一个黄脸婆。

    女人像车,再好的车也需要保养,就算是世界顶级限量版的名贵跑车,如果就这么一直扔在太阳底下暴晒,而没有任何保养的话,相信过不了多久,那车也离报废不远了。

    女人不能永远只想着让男人来照顾自己,男人可以照顾你的生活,照顾你的钱包,照顾你的胃,却无法照顾你的脸,你的身材,所以,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于是乎,在经历了从美女变成黄脸婆,再从黄脸婆变回美女的艰辛道路以后,唐佐和便和玛丽大婶约定好了,每天早上坚持晨跑,每天晚上坚持跳拉丁舞,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而现在,因为唐佐和回归成为“勤快又美丽的家庭主妇”,唐门也终于可以享受到丈夫应有的福利,例如,每天早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不是睡眼惺忪的爬起来,笨手笨脚的做早饭,而是得到可爱的妻子一个香喷喷的吻,和一份同样香喷喷的早点。

    唐门还记得,自从唐佐和怀孕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进过厨房,家里的饭菜全是唐门一手包办,虽然唐佐和的厨艺不咋地,但和唐门这个几十年都没有碰过一次锅铲的人比起来,唐佐和的厨艺算是好太多了。

    每天早上起床,笨拙的为自己做好早点,吃完难以下咽的早点以后,又要立刻去自家杂货铺里看店,唐门真的觉得这样的日子很郁闷。

    他最大的奢求,就是能够在早起的时候,吃上一份妻子所做,香喷喷的早点,哪怕是一个没放盐的荷包蛋,他也心满意足。

    “老公,起床了。”唐佐和温软的话语在耳边响起,睡梦中灯门被唤醒,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唐佐和那张白白嫩嫩的小脸。

    “老婆。”刚起床,唐门还有些迷糊,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他揉了揉眼,对唐佐和说道,“我刚刚做了个梦,我梦见咱家忽然多了两个人,但是具体是谁,我又记不起来了,总之就是多了两个人。”

    “傻样。”唐佐和捂嘴一笑,将唐门从拉了起来,“好了,快去洗脸刷牙,早饭已经做好了,吃了就赶紧去开铺子吧,小君已经去学校了,我把爱佐送去托儿所,然后和玛丽去晨跑。”

    把唐门从拉了起来,唐佐和便出门和玛丽汇合,唐门穿好衣服,开始洗脸刷牙。

    洗漱完毕,唐门走到饭厅,看到桌上的早点,一份爱心形状的荷包蛋,还有培根酪饼,一杯热腾腾的羊,看到这些,唐门觉得自己好幸福,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坐下来,享用了妻子亲手准备的早点,味道还不错,跟四年前比起来,唐佐和的厨艺已经进步很多,这就是所谓的熟能生巧吧,每天在家准备全家人的饭菜,就算是一个笨手笨脚的女人,也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厨师。

    把碗盘洗干净,看了看手表,刚好七点四十分!唐门满意的走出家门,往巷口杂货铺走去,开了铺子,七点五十分,唐门看见两个小工也骑着自行车赶了过来。

    主仆三人一起动手,准备迎接杂货铺崭新的一天,小工之一的威廉照例走到正门处,位于正上方的那尊佛像前,燃了三炷上好的熏香,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恭敬地上香。

    这佛像属于巴塞罗比亚特有的一种佛,具体属于什么派别,叫什么名字唐门不记得了,唐门只知道这尊佛像据说能够保佑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小工威廉比较迷信,对于佛鬼神之说很是相信,每天开铺要做的第一件事定是在佛像前,虔诚的敬上三炷香。

    威廉今年刚二十,还是一个愣头青,年纪轻轻,人很勤快,五官也很端正,而且,他一直暗恋着附近最有名的风骚小寡妇卢娜。

    像这种初出茅庐,没有谈过恋爱的小伙子,确实很容易被卢娜那种美艳动人,成熟性感的女人吸引,特别最近卢娜老是因为唐门的关系来杂货铺周围晃荡,想借故和唐门攀谈。

    这样一个美艳动人的小总在眼前晃荡,威廉自然动心不已,不过威廉很清楚,像他这种愣头青,没钱没势,要什么没什么,根本配不上卢娜那种既漂亮又富有的女人,所以威廉也不敢妄想什么。

    这就是所谓的丝和白富美之间的差距吧。

    敬完了香,威廉提着一桶水,走到杂货铺门口,开始蹲下来打扫店门口的卫生,就在这时,一双穿着黑丝,踩着高跟,修长又笔直的大腿出现在威廉的眼前。

    “这家杂货铺的老板,是叫唐门吗?”甜美动人的女声在头顶上方响起,正在擦地的威廉一时间有些被震住了。

    他缓缓掸起头,朝着头顶上方看去,性感的大腿,而坚挺的,威廉差一点就要喷鼻血了。

    女人皱了皱眉,看着那个蹲在自己面前的毛头小子,有些不悦,提高了音调,又问了一次,“你们这儿的老板是叫唐门吗?”

    威廉抬头看去,那是一个成熟美艳的东方女人,脸孔及五官和老板娘唐佐和长的有几分相似,较好的身材,合身的短裙,包裹在修长的双腿上,及腰的长卷发,在阳光下泛着漂亮的亚麻色光泽。

    威廉现在的年纪,正是对这种成熟美艳的女人最没抵抗力的时候,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沦陷在卢娜的手里。

    “是……”威廉看着那个漂亮的女人,呆愣在场,只顾着点头,双眼却无法从女人的身上移开。

    感觉到那个小子火辣辣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女人有些不悦,低喃了一句,“总算给我找到了!什么住址,一点都不详细,害我到处找!”

    说完,便从威廉身边走过,径自朝杂货铺里走了进去。

    “这位女士……”威廉呆呆的看着女人冲进杂货铺的身影,这才回过神来,跑上前阻止,“……不好意思,我们店还没正式开门,现在是打扫时间,如果要买东西的话,请等半个小时再来。”

    “唐门!你给我出来!”女人不由分说的冲了进去,根本不管威廉的阻止,只是一味的想要找到某人的身影。

    “这位女士,请不要大声喧哗。”威廉急急忙忙的撵上来,生怕触怒了里面的老板。

    “外面吵什么?”听到外面这样大的动静,和女人的呼呼喝喝,唐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却看见了一个绝对令他意想不到的人,手里提着旅行箱拉杆的安莫言!

    “安莫言?你怎么来了?”唐门看着安莫言,四年不见,这女人好像比当初他和唐佐和离开J市时更漂亮了,唐门四下张望了一番,却未瞧见陈政的身影,唐门有些意外,开口问道,“你们家那位恩爱的老公呢?怎么没看见?”

    “别和我提他!一提起他我就来气!我是专程来找你和佐和的!所以,别和我提不相干的人!”安莫言撇了撇嘴道,“现在总算是找到你们了,我可以展开我在巴塞罗比亚,全新的生活了!”

    “什么?”唐门疑惑的看着安莫言,言下之意,这女人是准备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展开全新的生活?

    看她身后那个大大的行旅箱,好像并不只是打算来旅游几天而已,倒像是准备长期住下来似的?难道那小两口吵架了?所以安莫言带着全部家当离家出赚来投奔他们?

    “我们家佐和呢?她在哪儿?”安莫言撇撇嘴,四下张望了一番,“对了,我可爱的小侄女爱佐呢?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光是在网上传了几张照片给我看,也舍不得把我的小侄女带回J市给我瞧瞧,害我亲自跑一趟来看她!”

    “佐和在晨跑。”唐门看了安莫言一眼,这女人想要留下来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家里的房间还空了好几间,安莫言要住下来倒也简单,收拾打扫一间房就是了。

    “饿死了,我还没吃早饭呢,喂,你们这儿有什么著名的小吃吗?我要吃早点。”安莫言伸手抚了抚肚子,开口问道。

    唐门叹了口气,伸手将安莫言的行旅箱接过来,带着她往家的方向走去,“走吧,先带你回家,把你这些行李什么的收拾一下。”

    说完,两人便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杂货铺,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唐门不知道的是,他昨晚的那个梦,并非只是一个梦而已,或许在几天以后,就会变成现实。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