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324 生的陨落

住家野狼2016-9-25 21:51:15Ctrl+D 收藏本站

    劫后余生,更多的是感恩,对生命的感恩,对身边那个紧握着自己手的那个人感恩,对那个义无反顾,甘愿冒着生命危险陪在身边的人感恩。

    他们牵着彼此的手,终于走出了唐家的大门,仰起头,看着头顶明媚的阳光,洗尽心头的阴霾。

    原来,人的力量真的只有那么渺小,小到在生命与灾难面前那样的不堪一击,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就可能与身边那个人失之交臂.

    看着自己所爱的那个人就这样离去,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她看着怀里那个嗷嗷待哺的小婴儿,绽放出了温暖的笑容,怀里的这个孩子多可爱,他的诞生多么的不容易,这孩子刚一出生就经历了这样可怕的事件。

    唐佐和是真的打心底喜欢这个孩子,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这是唐门的孩子,她爱唐门,所以她也爱唐门的孩子,甚至不在乎孩子的母亲是谁。

    转过头,看着身边的那个男人,阳光斜斜地洒下,照在唐门的侧颊,他坚挺的鼻翼上还沾有汗水,她看着唐门,忽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无关于任何别的事,只是纯粹的感恩,能够在面临一场劫难以后,还能这样站在唐门身旁,牵着唐门的手,看着唐门的脸,她就觉得自己很幸福。

    就在这时,一个在暗处的身影悄悄闪现出来,这个人一直躲在暗处,静静地注视着一切,等待这炸弹爆炸的那一刻,复仇的。

    三十分钟以前,他将定时炸弹绑在唐佐和身上,然后藏匿到一个绝对安全,却又能窥视着一切的地方,静静地注视着。

    他看着唐门进去送死,又看着那些他所讨厌的,憎恨的,不屑的,仇视的人一个个的跑进去送死,他兴奋地浑身都在。

    然而,让董司城始料未及的却是,那颗由他精心设计,耗时五年才成功研制的炸弹,居然被里面那群人成功拆除,这一刻,董司城疯狂了。

    五年的隐忍,潜伏,计划,难道就要在今天毁于一旦吗?他的身份已经,唐门不死,接下来死的就是他!

    等白娜娜被送去医院,所有人都安全了,唐门就会立刻派出成千上万的杀手追杀他这个罪魁祸首!到时候他将在J市无所遁形!不会有人帮他,不会有人为他求情,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董司城不怕死,他只怕自己死在唐门的前头!他只怕自己死的没有价值!他不能忍受自己死了,唐门却仍然好好地活着!他早已被仇恨扭曲!

    “唐门,白娜娜,我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董司城眯起了双眼,举起手中的阻击,对准了唐门的后背。

    他知道,他这一开,不管有没有打中唐门,片刻之后,他都会被那些等待在大门外的保镖射成人型靶子!

    但是董司城已经不在乎了!他要博一次!用自己的命去博唐门的命!

    他要的,只是能和唐门同归于尽!

    他的命早就不值钱了,贱命一条,如果能够和唐门同归于尽,对董司城来说,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生命,对董司城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活着,只是为了找机会杀死唐门,仅此而已。

    董司城的心理已经扭曲的近乎悲哀。

    就在他们牵着彼此的手,走出唐家大门的那一刻,她感觉唐门的右手忽然用力握紧,然后颓然地松开,她转过头去,看见唐门整个人就这么忽然瘫了下去,这一瞬间,她抱着怀里那个刚出生的小婴儿,惊恐的放声大叫起来。

    顺着子弹射击而来的方向,她看见了躲在草丛后面的董司城,脸上带着残酷的笑意,双眼兴奋地瞪大,那张脸因为兴奋而涨的通红,变得扭曲!

    唐门倒了下去,就像是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他的后背染开一片红色的血,还在慢慢地扩大。

    就像盛开的曼珠沙华,绝望而凄美,交织成一片血的泥沼,就这么一点点的侵染开来,然后沦陷。

    董司城一共开了十,第一打在唐门的背上,其余的全打在白娜娜的身上,疲睡中的白娜娜甚至来不及哼一声,便已千疮百孔,血流成河,没有了呼吸。

    他的子弹,只对准了白娜娜和唐门,没有伤及他人,虽然濒临疯狂边缘,但是董司城仍能很清晰的知道,他心里恨着的人是谁,他想要杀的人,又是谁。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董司城早已放弃了躲藏,不仅没有转身逃跑,反而就这么干脆的站了起来,看着这爆放肆的大笑。

    那一准确无误的打中了唐门的后背,极度疲累之后灯门根本毫无防备。

    就算唐门有机会逃跑,他也不会逃跑,为了保护站在身边的那个女人,以及女人怀里的孩子,哪怕唐门发现了董司城,也会选择用身体来挡下这颗子弹。

    董司城就这么站在那里,右手还举着那把阻击,左手指着白娜娜倒下去的地方,放肆的大笑着,嘴里还在对唐门和白娜娜诅咒谩骂着什么,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扭曲,可怖!

    唐佐和转过头看着董司城,这一瞬间,董司城成为了她心中最可怕的恶魔。

    “死啦!死啦!终于死啦!死得好!死得好!哈哈哈!”董司城指着白娜娜的尸体,放肆的谩骂着,身体因为兴奋而微微,毕生最大的心愿终于完成,就算是死,也能死得瞑目。

    “啊!!!!”

    身边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交织成一片,大门外那些正准备迎接唐门的老妈子,帮佣,下人,全都乱成了一团,一个个抱着头拼命尖叫起来。

    对这些女人来说,唐门死了,那么这个世界也就随之崩塌了,没有了唐门,这些人也就不再是自己,没有了唐门,这个世界,也就不再是现在的世界。

    唐门是唐家的支柱,更是这些耗费了一生来侍奉唐门的下人们心中的信仰。

    唐门倒了,心里的支柱也随之轰然塌下,内心深处的信仰也不复存在,每个人都慌成一团,不知所措的看着身边的人,眼底满是惊恐不安。

    然而,这一颗子弹毁掉的,又岂止是这一百余人内心的支柱和信仰,它毁掉的更是一个女人内心世界的全部。

    “砰!砰!砰!”

    数十颗子弹瞬间将董司翅穿,那扭曲的笑容还凝固在脸颊下,身体却慢慢地倒了下去,嘴角还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倒在血泊中的董司城已然没有了呼吸,但是双眼却已满足的合上。

    董司城是带着笑离开的,看着他此生最大的对手,最恨的人都倒在了他的前面,董司城觉得死有所值,死得瞑目。

    五年前白娜娜废了他一条腿,五年后,他拿走了白娜娜一条命。

    一众保镖朝着董司城的方向冲了过去,尽管看见董司城已经倒在地上不再动弹,却仍然觉得不解气,拿着手里的拼命朝董司城身上打去。

    她看着唐门,就这么倒在血泊中,虽然真凶已经被子弹射的千疮百孔,却弥补不了她内心的创伤,这一瞬间,她不由得想起了十八年前。

    那一年,也是董司城开,那一年,唐门也是为了保护她,倒在了血泊中。

    她不得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轮回,眼前的一幕仿佛旧事重演,提醒着她,当年那个男人是如何用生命保护了她,就在这时,那个被她抱在怀里的小婴儿忽然放声啼哭起来。

    她抱着那个哇哇啼哭的婴儿,跪在唐门身旁,内心的悲凉无助化为滴滴泪水,扑簌簌的掉下来。

    ※※※※※※※※※※※※※※※※※※※※※※※※※※※※※※※※※※※※

    董司城死了,尸体被子弹射的千疮百孔以后,扔去喂狗,直到临死前那一刻,董司城都没有放下对唐门的恨,他这一生,几乎毁在了仇恨中,死,算是他最好的解脱。

    唐门和白娜娜被送进了市医院,经过一番抢救,白娜娜确定死亡,唐门则暂时无大碍,只是短时间内无法苏醒,要昏睡一段时间,可能是一天,两天,也可能是一年。

    谁也说不清楚唐门什么时候才会苏醒,一切只能听天由命,她在想,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上天对她的惩罚,所以才会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唐门倒下,然后看着唐门这么昏睡着,而她,却无能为力的在这里忍受着,等待着。

    白娜娜死了,由于产后疲累,体力耗尽,而且又身中数,多番抢救无效,终于确定了死亡,而那名刚产下不久,便失去了母亲的小男婴,被送进了医院的育婴室,暂时由专业护士照看起来,虽然是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诞生,不过好在孩子的身体还算健康。

    她站在育婴室外,看着那个躺在育婴床里的小婴儿,伸出右手,轻轻地触摸着育婴床的玻璃门,轻声说道,“孩子,对不起,这是我欠你的,我不会让你出生在一个破碎的家庭。”

    这是唐佐和对孩子的承诺,亦是经历了生死劫难后,她所做出的选择。

    她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她也没有机会感受亲子间的亲情,这是她毕生的遗憾,也是她心上的一道疤。

    她看着那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她终于还是决定放弃唐门,放弃J市的一切,带着自己的儿子离开。

    把唐门,留给这个孩子。

    没有父亲的孩子已经有了一个,再也不要多一个,所有的人都有了最后的结局,唯独她一人应该离开,因为她本就是个局外人。

    这一次,她选择成全。

    放弃自己所爱,成全唐门,成全死去的白娜娜,成全那个孩子,成全所有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