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306 谁又毁灭了谁

住家野狼2016-9-25 21:49:45Ctrl+D 收藏本站

    原本计划为期一周的家庭之旅,也因为这一场小小的意外搁置了。

    接下来的五天,一家三口都是在急救站的病房里度过,偶尔能够出去一家人坐在外面看看雪景,小一个人堆堆雪人什么的。

    很快的,唐佐和与唐门就可以离开急救站了,而这次温馨和睦的家庭之旅也即将结束,两人并肩坐在长椅上,看着不远处一个人兴高采烈堆雪人的小,心中感概万分。

    其实这次家庭之旅并不算是完全的失败,虽然有很多预想中计划要做的事没有完成,比如说,唐门计划了很多,要和小女人一起去附近的花水湾镇泡泡温泉,看着窗外的冰天雪地,和小女人躲在温暖的小房间里温柔,等等等等,很可惜,在病房里灯门,没有办法完成这些。

    唐佐和转过头看了唐门一眼,又低下头看着手里捧着的热牛,眸底浮现出温暖的笑意。

    “其实,这次的旅行还不错……”她开口说着,有热气从口中喷出,在这样寒冷的空气凝结成雾,“……至少,不算是很糟。”

    “下次带你们去更好的地方。”唐门开口说道。

    “如果没有某个男人无礼打断我的说话,我想这次旅行会更好。”她瞥了唐门一眼,继续说道。

    “如果没有某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冒冒失失的走丢了,我想我们就不用再急救站里度过这次假期了。”唐门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小忽然跑了过来,一手拉起唐佐和,一手拉起唐门,道,“麻麻,叔叔,你们也来堆一个雪人好不好?我们一人堆一个!”

    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就被小生拉活拽的拉了过去。

    一家三口蹲在地上,一左一右分别将小围在中间,各自动手开始堆起雪人来。

    “你看,你堆的雪人就跟你本人一样丑,又丑又傻。”唐门转过头看了唐佐和堆的雪人一眼,不忘开口调侃一番。

    “去!谁要你看了?”唐佐和瞪了唐门一眼,对小说道,“儿子,那欺负我,帮我打他。”

    “好!”小应了一声,这便和唐佐和一起将唐门按在地上,小扑在唐门身上,将唐门压的一动也不动。

    唐佐和从地上抓了一堆雪,“啪!”的一声扔到唐门的脸上。

    “哈哈!看看现在是谁更丑!”看见唐门一张帅脸被雪球扔的七晕八素,唐佐和不由得拍手叫好。

    其实小的力气并不大,至少在唐门面前,小那小小的力气跟蚂蚁没有两样。

    唐门之所以会被小压在雪堆里,一动也不动,只是因为那个压着他的人,是他的儿子,就是这么简单。

    他爱这个孩子,更爱孩子的妈,所以他愿意在她们母子俩的面前束手就擒,他甘愿被这孩子压在地上,然后被这女人扔雪球。

    唐门觉得,这是他欠她们的,他欠她们的不只是这些而已,他还欠了她们五年的时光。

    唐门睁开眼,看着天空中斜斜洒下的阳光,耳边是母子俩欢快的笑声,时光安好,岁月静逸,如果以后的每一天都如今天这般美好,那便是让唐门舍了一切,他也甘愿。

    三人嬉笑打闹着,唐门被小帮着又被唐佐和欺负了一会,各自又继续堆起雪人来。

    说起来,今天算是留在西岭雪山的最后一天了,明天就要踏上回J市的航班,唐佐和与唐门心中各自有些不舍。

    想要做的事,还有许多没做,小女人温软的小身子也没有抱到,唐门叹了口气,很是幽怨,说起来那场不大不小的雪崩其实并没有造成任何人的意外伤亡。

    若是非要说有人因此受伤,那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唐门在想,这是不是老天爷在和他开的一场玩笑?亦或宅又给了他一次跟小女人打开心结的机会。

    总之不管怎么说,经过这一次小小的意外,他和唐佐和之间的关系变的比来之前要融洽多了。

    “呼呼……!!堆好了!!”小欢呼了一声,在雪地中欢蹦乱跳。

    三人的雪人也都各自堆好了,小偏着脑袋看了看,三个雪人各有不同形态大小,紧紧地挨在一起。

    唐门堆的雪人大大的,很壮实,就像是雪人爸爸,小个子小,堆的雪人小小的,跟唐门堆得雪人一比,就显得更小的,唐佐和堆得雪人则是瘦瘦的,一副可怜相。

    三人堆得雪人挨在一起,就像是幸福的雪人一家。

    幸福的一家,唐门感觉心里湿湿的,暖暖的,难道这就是家的感觉?

    从小生活在冰冷的家庭中,没有感受过一丝家庭与亲情的温暖,造就了唐门那样冷血又有些扭曲的性格,而现在,唐门第一次感觉到家庭的温暖。

    仿佛有暖暖的血液流进心口,这种感觉,是无以言表的快乐,是再多的金钱也买不到的。

    拿出手机,唐门拍下了雪人一家幸福的照片,这美好的一刻,他要永远记录在相片里。

    ※※※※※※※※※※※※※※※※※※※※※※※※※※※※※※※※※※※※

    第二天一早,一家三口便登上了返回J市的航班,坐在飞机上。

    小倒是兴奋得很,这里摸摸,那里瞧瞧,有空还不忘跑去拉一拉漂亮的空姐的裙摆,空姐们也很乐意跟这个可爱的小领打屁,这小子,倒是有几分老爸花花公子地质。

    比起无忧无虑的小,唐门和唐佐和的心情就有些沉重了,两人沉默无语,各自想着不同的心事。

    唐佐和偏过头,偷偷地看了唐门一眼,心中百感千愁。

    五年前,她在自己的心上打了个结,她不是不能原谅唐门,她数不了自己这一关,她无法原谅的数去,并不是唐门。

    可是唐门一直都活在她的过去里,所以,她始终无法敞开心扉,接受唐门。

    飞机快到点了,唐门有些依依不舍,几次想开口让母子俩跟他回唐家,却又说不出口。

    他知道,现在的他没有资格要求母子俩跟他回唐家,因为家里还有一个人,一个本不该属于唐家的白娜娜。

    可是白娜娜确实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能开口让母子俩跟他回家去?回去一同面对白娜娜吗?陷入尴尬的境地。

    最后,唐门执意要送母子俩回家,却被唐佐和礼貌的拒绝了,候机室里,安莫言夫妇早就久候多时,等着接机。

    唐佐和与陈小君刚下飞机,安莫言和陈政便迎了上去,安莫言拉住唐佐和问长问短,陈政抱着小仔细检查,看有没有哪里摔了碰了。

    “我说,你有没有被那占便宜?”安莫言斜着眼瞄了一眼一脸冷漠灯门,凑在唐佐和耳边轻声问道。

    “没有。”唐佐和不耐烦地答道,“差点连命都没了,还能被占什么便宜。”

    “这么可怕?”安莫言惊讶的看了唐门一眼,随即拽着唐佐和的胳膊,“下次不要再和这个男人出去了,赚咱们回家,今天陈政特意煮了海鲜,熬了汤,等你和小君回家吃。”

    说完,陈政将小放到地上,拍拍小的屁股,“去,跟着妈妈。”

    小应了一声,这便奔上前去,拉住了唐佐和的手。

    陈政两手拉着行旅箱,肩上背着旅行包,跟在两个女人身后往机场外走去。

    直到那四个人的身影消失在机场大门外,唐门这才叹了口气,这时,来接机的黑龙,丽莎,青龙等人也都到了,接过唐门的行旅箱,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机场外走去。

    然而唐门的心里却觉得空落落的,那母子俩走了,却好像在唐门的心上剜了个洞,整颗心都随着母子俩的离去而空了下来。

    就在这时,唐门掏出了手机,翻到那张临走前一家三口在急救站门外的空地上堆的雪人全家福,三个雪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就好像他们一家三口。

    选取照片,发送到唐佐和的手机里,并且附上一段话:雪人一家终于团聚了,我也会为了我们一家团聚而努力,请相信我,会给你们母子一个交代,许你们一个未来。

    发完这张照片,唐门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次,他是真的想要为了那对母子,也为了自己,博一个未来。

    就在这时,已经坐上车灯佐和忽然感觉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手机,看到唐门发来的彩信。

    她迟疑了片刻,还是选择了接受,打开图片,竟是那张雪人全家福。

    这一瞬间,她的眼角有些湿润,好像有什么东西迫切的想要从眼眶中流出。

    “麻麻?你在看什么?”小偏着脑袋,好奇的看着唐佐和。

    唐佐和笑了一下,把手机递到小的手里,小接过手机一看,顿时发出惊呼声,“哇!是雪人耶!是我们堆的雪人耶!”

    “安麻麻你看,中间这个是我堆的!”小将手机拿到安莫言面前晃了晃,指着照片中的雪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