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96 出发,西岭雪山!

住家野狼2016-9-25 21:43:49Ctrl+D 收藏本站

    她紧闭着双眼,身子因为羞辱和愤怒而有些微微,咬牙切齿的说道,“唐门,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一定让你死在J市。”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极端的愤怒和着的身体,唐门轻笑了一声,他只是想戏弄一下她,可不想把场面搞但难看!

    “给你。”说话之间,唐门将手里的iphone递到了唐佐和面前。

    唐佐和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这么轻易就把iphone交出来,她迟疑了片刻,不确定唐门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趁着她伸手去接iphone的时候,又使出什么花招来?

    “怎么?给你还不要?”看着她想接又不想接的样子,唐门实在觉得好笑。

    “骸”她怒哼了一声,伸手一把将唐门手里的iphone抢过来,点开相册,开始一张张删除那些照片。

    她没想到唐门居然会这么轻易就把iphone交给她,任由她肆意删除这些照片,虽然不知道唐门究竟在盘算着什么,但是既然iphone在她手里,那她就要把这些照片删除的干干净净。

    照片一张张的删除着,她渐渐地发现,唐门的iphone里居然储存了这么多照片,这么多关于她的照片!一张张照片,主角全是她!熟睡的脸庞,沉静的容颜。

    甚至还有唐门悄悄将脸贴到她熟睡的脸庞上的合照!

    一张又一张的删除,忽然之间,她自己都停下了手,居然舍不得将剩下的那些照片删掉。

    这些照片,不仅仅只是照片而已,更是她和唐门之间的回忆,如果连照片都没有了,那他们之间,还能剩下什么?已经什么都没了,难道连最后的照片都要删光吗?

    她愣住了,右手大拇指紧摁着确定键的地方,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怎么了?怎么不继续删了?”唐门看着她,笑意盈盈。

    就像她说的那样,唐门对她已经是了若指掌,她内心每一个细微变化,唐门都能感觉得到,她在唐门的面前,就好像是透明的,她在想什么,唐门比谁都清楚。

    “骸我懒得删了!”她怒气冲冲的将iphone塞回到唐门手里,挣扎着从唐门的怀中离开,站起身来,回头怒视着唐门,道,“剩下的你自己删!这种小事不需要我亲自动手!”

    “那好吧,等我有空了再说。”唐门耸耸肩,将iphone收回,他当然舍不得将这些照片删掉。

    同样的,他也知道了,唐佐和跟他一样舍不得将这些照片删掉。

    “对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有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她拍了拍脑门,差点把今天来这里的正事给忘了。

    “哦?什么事?”唐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不对。”她摇,斩钉截铁的说道,“不是商量!是通知!你必须照我说的做!”

    “什么事?”唐门看着她,开口问道。

    “从今天起,你不能继续封杀董司城!否则的话,我就不准你再去见小君,我会向法院申请禁制令,限制你靠近小君!”唐佐和开口威胁道。

    闻言,唐门皱起了眉,眯着双眼商量打量了那个站在他面前的小女人一番,道,“你脑袋有问题?居然为了那条狗来威胁我?而且还是用我儿子?”

    那语气,就像在说,就凭董司城那条狗也配?

    “我昨天见到他了,他现在很惨,他真的很可怜!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封杀他了!”唐佐和开口说道,语气稍稍软了几分。

    唐门的情绪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沉默了片刻,开口道,“他不值得你为他说好话,他的事你别管了。”

    “我要管!我偏要管!”她面色一沉,带着威胁的口吻,认真的说道,“我告诉你,他的事我管定了,从现在起,我要你撤销对他的所有封杀!他有权利过一个正常人该过的生活,而不是像一只老鼠一般,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佐和,你在威胁我?”忽然之间,唐门唤她“佐和”,这两个字一时之间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呆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唐门,那一声佐和让她一时间不知该做何表情。

    记忆中,她已经有五年没有听过唐门叫他一声佐和。

    “你为了那个狗一样的男人威胁我?”唐门笑着,阴沉不定的眸子里闪过一道阴鸷的光,伸出手,轻轻挑起她的下巴,“佐和,不要威胁我,对你没好处。”

    “别碰我!”她眉间紧蹙,伸手将唐门的右手拍掉,怒声道,“威胁你又怎样?你威胁我的还少了么?我告诉你,董司城我保定了,而且我还会让他来杜芭莎上班!”

    唐门皱了下眉,看来这个女人是要玩真的,她居然肯让董司城去杜芭莎上班。

    这段时间以来,唐门也派人多方打听过关于杜芭莎的情况,多少也对杜芭莎有所了解。

    虽然杜芭莎目前在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化妆品小企业,但是杜芭莎在国际上,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化妆品企业那么简单。

    杜芭莎真正的董事长维多利亚,私下与不少国际社团都有利益往来,私交也不错。

    换句话来说,今天灯氏可以在J市随意封杀杜芭莎,那是因为杜芭莎在J市的分公司并不是由维多利亚掌控着,而是全权交给了唐佐和。

    唐门可以得罪唐佐和,却不一定敢公然得罪维多利亚,那个与众多国际社团头目私交都不错的女人,很可能会让唐氏集团从此无法接到任何国际企划案。

    唐门觉得有些头疼,他并不想因为董司城这个废物得罪杜芭莎,因为得罪了杜芭莎就等于得罪了维多利亚,虽然唐门从没见过这个女人,但是唐门知道,得罪了维多利亚,以后唐氏集团想争取任何一份国际企划案,都会受到阻扰。

    所以,现在唐氏之所以选择与杜芭莎合作,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唐门想要与唐佐和重修旧好那么简单,虽然他确实是为了让唐佐和开心,然后有进一步的机会多跟唐佐和接触,让她重回自己身边。

    不可否认,也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唐门不想要因此跟杜芭莎结怨。

    多一个朋友,就等于少一个敌人,何况还是一个如此强劲的对手,唐门自然不想树这样一个国际大敌。

    他抬眸,静静地看着她,仿佛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唐门终于开口,冷声道,“要我饶了他也可以,反正他现在不过就是一条死狗,我也懒得搭理他。”

    “真的吗?太好了!”唐佐和有些欣喜,她就知道,唐门骨子里其实是个好人!

    “你别高兴的那么早。”看见她那副欣喜若狂的表情,唐门有些微怒,这段时间,唐门想尽办法讨好她,每天给她送花,送各种合作计划案,都未能博得美人一笑。

    而现在,只不过是答应饶过董司城那个废物,居然就让她笑了。

    “饶了他可以,但是有条件。”唐门看着她,狭眸不带一丝感情,那语气仿佛是在与她谈一桩生意,而且没有任何商量和转圜的余地。

    “什么条件?”她咬了咬下唇,皱起了眉。

    她就知道,唐门不可能是什么好人!看来是她太天真了!这个男人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要让他饶了董司城,就必定要付出一些代价!

    果然是一副奸商嘴脸!

    “很简单,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个小小吊件,我就可以饶过董司城,以后他在J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算杀人放火我都不会阻拦,而你,也不需要付出什么不得了的代价,这对你来说是一笔横竖都赚得买卖,我亲爱的佐和!”唐门轻笑着,似乎话说得太多,口有点干,端起桌上的咖啡饮了一口,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

    “什么条件,你说。”她紧咬下唇,心里却在盘算着,这男人到底会提出什么样无耻吊件,“不过丑话我先说在前头,出卖身体的事我不会干,让我和小君重回唐家也不可能,还有,我不会和王思远分手……”

    “哈哈!我的傻佐和!”唐门仰起头,轻笑了两声,复又低下头,狭眸紧盯着那个站在他面前的小女人,眸底不经意流露出满满的爱意,似乎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天真的可爱。

    “首先,你的身体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不需要出卖,其次,小君原本就是我的儿子,你们母子本来就要回来我身爆再来,你和那早晚都要分手,只是时间问题。”唐门看着她,那自信满满的表情让她看了就想揍一拳!

    “你……”她看着唐门,无言以对。

    这男人的口才总是比她好,话都让他一个人说完了,她还能说什么?只能无话可说。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不需要出卖身体,当然,如果你要主动奉献,我也是不会拒绝。”话毕,还未等唐佐和开口大骂他无耻,唐门便抬眸看着她,抢着说道,“我记得再过几天就是六一儿童节,小君的幼儿园应该会有一个星期的假期,不如就趁这七天来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旅行,你觉得如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