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92 瘸子

住家野狼2016-9-25 21:43:26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唐门如果如约让人送来了合作案企划书,看着秘书将那份计划详细周密的企划书放到办公桌上,她一时间有些无语。

    从什么时候起,唐门居然在她面前变成了一个说一不二,言出必行的男人?

    尽管内心深处还是不肯接受唐门,但是这并不影响唐氏与杜芭莎的合作。

    合作进行的很顺利,俗话说的好,大树底下好乘凉,有唐氏集团这棵大树在前面为她开路,杜芭莎在J市的所有投资项目都进行的异常顺利。

    安莫言也很顺利的拉到了几个大投资方,一切都很顺利,她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只需要再一年的时间,她就可以顺利的完成这个亚洲拓展计划,到时候她就可以凯旋而归,回到纽约。

    战无非兵而行,欲打好仗,先养好兵,杜芭莎全体员工也跟着辛苦了好一段时间,而今晚,则要在J市某知名国际酒店举行杜芭莎的首次庆功宴。

    用安莫言的话来说,就是促进全体员工之间的感情,和谐公司内部气氛,提高员工士气,努力做出更好的成绩。

    唐佐和与王思远开着车来到酒店门外,这里地处繁华,车来人往,由于人流量太大,所以酒店门口诞生了一种特殊的行业——代客泊车。

    所谓的代客泊车,便指由特定的酒店工作人员代替客人将车停妥,一来节约客人宝贵的时间,二来客人对酒店周围的停车环境不熟,由专人代劳方便又快捷。

    一般情况下来说,代客泊车这种职业对学历和技术的要求并不脯甚至可以说只要会开车,即便是没有驾照,也可以从事这个行业。

    而且一般需要代客泊车的地方都是一些比较高级的酒店或娱乐场所,来往客人也都是非富即贵,只要运气好,从客人手中拿到的小费甚至比一个月的工资还高。

    但那只属于少部分运气极好的人,大多数情况下则是遇见喝醉了酒的客人,要是一句话没有说好,很可能会莫名其妙挨一顿打。

    即便是挨打,也只能受着。

    所以说代客泊车是属于比较底层阴暗的职业,因为环境复杂,一般在酒店门口聚集的人也都是鱼龙混杂,而从事这个职业的人也都是一些社会上的小混混居多。

    将车停在酒店门口,唐佐和与王思远这便下车,等着泊车小弟来帮忙停车。

    “停车。”王思远看着那个坐在台子后爆正在抽烟的男人说道。

    “两位老板,稍等片刻。”台子后边坐着的年轻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朝不远处那个蹲在路边吃着馄饨面的男人吼道,“瘸子!还吃呢?生意来了!还不赶紧的!”

    不远处那个蹲在路边吃馄饨面的男人朝这边懒懒的瞟了一眼,加快速度,将碗里最后几个馄饨狼吞虎咽的吃进肚里,这便站起身来,朝这边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你丫就知道吃!还不赶紧帮老板停车!”坐在台子后边的男人对着一瘸一拐的男人指手画脚的说道。

    唐佐和看着那个瘸子,正慢慢地朝这边走了过来,头发长长的,遮住了大半张脸,弓腰驼背,看起来没有半分朝气,衣服也是脏兮兮的,给人一种很邋遢的感觉。

    沉默的瘸子一拐一拐的走到了王思远面前,一声不吭的伸出了右手。

    王思远将手里的车钥匙放到了瘸子的手里。

    唐佐和看着那个瘸子,瘸了腿的人总让人觉得有点可怜,于是便拿出钱夹,抽出五张红票子,准备赏给那个瘸子,算是打赏的小费。

    “拿着。”她看着那个瘸子,将手中的红票子递到他的面前,冷声说道。

    就在这时,她看见那个瘸子抬起头来看着她,整个人却好像触电一般,瞬间石化,也不知道伸手来接唐佐和手里的小费,只顾着一个劲儿的盯着唐佐和直看。

    唐佐和觉得有些奇怪,这人怎么连小费都不知道拿了?难道她的脸上长花了?值的这人这样盯着看?

    王思远也觉得有些不舒服,对着那个瘸子怒声喝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干什么一直盯着我们总裁看?怎么这么不懂礼貌的?”

    那个坐在台子里的男人也急了,对着瘸子的后背用力扔了一个空的易拉罐,狠狠地砸到瘸子的背上,怒声骂道,“死瘸子!你怎么回事?小费都不知道拿了,一直盯着老板看什么?”

    看见那个瘸子还是直愣愣的盯着唐佐和看,王思远眉头一皱,伸手将瘸子从唐佐和面前一把推开,骂道,“我让你别盯着我们总裁一直看?你听不懂?你懂不懂规矩?”

    “死瘸子!老子说话你都不听了吗?叫你别盯着老板一直看了!”坐在台子后边的男人也怒了。

    就在这时,那个瘸子才回过神来,一把从唐佐和手里将小费接过,冷冷的说了一声,“谢谢。”

    说完,转身就赚他走得又快又急,似乎想要急切涤避什么,跛了的右脚一瘸一拐的,背影看起来甚是凄凉。

    “什么玩意儿?”王思远又惊又怒,对于瘸子这样无礼的行为感到震惊,他走到那个坐在台子后边的男人面前,训斥道,“这就是你们酒店的服务态度?就是这样无礼对待来你们酒店消费的客人?我要投诉你们!”

    坐在台子后边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即赔上一张笑脸,解释道,“老板别生气,那个瘸子就是这样,自从瘸了一条腿脾气就变的这么阴沉古怪,就因为这臭脾气,没少挨客人的揍!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气人,竟然对我们总裁如此无礼!”王思远怒声说道。

    “老板,您别跟一个瘸子一般见识!坏了您的好心情,我想他可能是太久没有见过女人了,忽然看见这么漂亮的女士,一时看傻眼了。”男人赔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王思远瞪大了双眼,一把拽住男人的衣领,怒声喝道。

    “算了,你和他们吵什么?庆功宴就要开始了。”唐佐和冷声说道。

    “骸说话给我注意一点!”王思远这才松开手,还不忘狠狠瞪了男人一眼。

    “是,是。”男人虽然挨了骂,却也不敢回嘴,光看这两人开的豪华跑车就知道他们身份不一般,哪里惹得起,只能不断赔笑。

    两人走进酒店,唐佐和却一直想着方才那一幕,那个瘸子真的好奇怪,而且他盯着唐佐和看时的眼神,竟然有一种似曾相似的错觉。

    她虽然长的不错,但也不至于美到让一个陌生男人死死盯着她傻看了快一分钟那么夸张,她自认为还没有美到这种惊世骇俗的境界!

    那男人一定认识她,所以才会有那样惊愕的表情。

    是谁……?

    她努力回想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曾经认识过这样一个落魄的瘸子。

    就在这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她忽然记起来了,是他?难道是他!

    想到这,她忽然转过身,朝酒店大门外疾步走去。

    “喂,你去哪儿?”看见唐佐和转身就赚王思远登时傻眼,道,“庆功宴就快开始了!”

    “我有事,你先去。”她直直的往外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

    “这怎么能行?庆功宴没有你这个总裁怎么开始?”王思远急声说道。

    “我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开始。”说完,她便走出了酒店,留下一脸惊怒的王思远。

    走到酒店外那个写着——“代客泊车”四个字胆子前,她看着那个坐在台子后边的男人,从钱夹里掏出一叠红票子,放到台子上。

    “跟你打听点事。”她看着那个男人,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男人面上一惊,看到唐佐和放到台子上的红票子时,又转为一喜,赶紧伸手接过那一叠红票子,沾着口水仔细数了数,刚好十张!

    “是,是,老板尽管问。”男人将那叠红票子小心翼翼的揣进上衣口袋中,脸上堆满了笑容,笑嘻嘻的看着那个站在他面前的财神。

    “刚刚那个瘸子,是什么来历?”她冷声问道。

    虽然心里已有答案,但她却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是他,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狂傲如他,怎肯卑躬屈膝做代客泊车这种下等职业?

    “您说他呀?像您这么高贵的女士打听那种人做什么呢?您不会真的要投诉他吧?”男人笑嘻嘻的问道。

    “让你说你就说,别扯没用的。”她目光一冷,凛冽眼神锐利如寒刀般直刺男人眉眼。

    男人愣了一下,心中一惊,暗道,见过的女人多了,眼神这么有杀气的,还是头一个。

    赶紧收回笑容,认真的说道,“他叫瘸子,我们都这么称呼他,四年前就开始在这儿代客泊车了,不过脾气实在古怪,而且沉默寡言,为此没少得罪客人,挨了不少打。”

    “他没有名字吗?”唐佐和冷声问道。

    “有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名字呢?就算是阿猫阿狗都有一个名字,不过他瘸了一条腿,所以大家索性就叫他瘸子了,叫来叫去倒把他原本的名字给忘了。”男人开口说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