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68 暴力狂

住家野狼2016-9-25 21:41:19Ctrl+D 收藏本站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接受你的施舍。”唐佐和轻笑了一声,抬起右手,食指抵住唐门的胸口,将他轻轻推开,“带上你的合约,离开我的办公室。”

    “不肯接受我的合约,所以出卖身体,到纳兰轩那里去换合约,对吗?真有你的。”唐门哈哈大笑,猛地一下子攥住唐佐和的右手,不让她有机会将他推开。

    “你……”唐佐和闻言一怒,脸色气的绯红。

    纳兰轩昨天才把合约拿给她,今天唐门就知道了,消息好灵通,他到底在她身边安插了多少探子?

    “勾三搭四,徘徊在男人堆里,你到底想要什么?转过身就来我面前装圣洁?有必要吗?与其卖给你的旧情人,不如直接卖给我,我出的价钱,绝对比纳兰轩高十倍,这一点你应该不用怀疑。”唐门轻笑着,狭眸紧盯着唐佐和的浅眸,与她对视。

    感觉出女人眸底的怒意,唐门轻笑出声来,带着几分不屑,如果她要的真的只是这些东西,那么唐门完全给得起!

    合约,金钱,亦或是权利,她想要的,他都给得起!

    “你找人跟踪我?”她火大,怒声质问道。

    唐门简直就是一个变态!居然找人跟踪她!简直就是一个控制狂!他掌控了她整整十八年!都还嫌不够!现在还要来纠缠她!妄图控制她以后的人生么?

    “当然,你好歹是我儿子的妈,我了解你的行踪去向应该不过分吧?前脚和旧爱把酒言欢,畅所欲言,转身就被新欢扛回屋里,风流快活!你的日子倒数的比我还滋润!”唐门笑着,左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逼着她与他对视,仿佛想从眸底把这女人看穿。

    唐佐和笑了,她忽然明白了,原来唐门是在吃醋!吃醋么?高高在上灯氏集团少主居然也会有今天,居然也会转过身来为她吃醋。

    五年前,当她为了唐门心死神伤,时时吃醋,夜夜流泪的时候,唐门又在哪里?

    果然,这世间是有轮回报应的么?当年她难受,如今也终于该轮到唐门了。

    “呵……”她轻笑了一声,忽然在一瞬间产生出了一个小小的,邪恶的念头,那就是报复一下唐门,让他更生气。

    “说到底,也只是学到了你的一些皮毛罢了,这些和你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唐佐和笑着,那笑看起来有几分轻浮,让唐门很不舒服,“唐先生常年混迹于风月场所,眠花卧柳,好不快活,我这点破事跟你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着唐门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唐佐和开心的笑出声来,不知为何,每每看到唐门被气的脸色铁青之时,她就异常的开心,舒畅!

    “你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孩子的妈!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收敛一些?检点一些?”唐门怒声骂道,“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唐佐和瞪大了双眼,佯装吃惊的看着唐门,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好像从来就没有对我客气过!”

    “周旋于三个男人之间,真的有这么好玩?”唐门轻笑着,嘴角往上勾起,他指的三个男人,包括王思远,他自己,以及纳兰轩。

    “比起某些人动不动就以封杀来作威胁,是好玩多了。”她不客气的回应道。

    “贱人!!”唐门怒吼一声,薄唇紧抿,眸中怒气一闪而过,他忽然伸出双手,将唐佐和一把从鹿皮靠椅上拉了起来,右手狠狠地钳住她纤细的颈部,“告诉我,你到底是缺钱?还是缺男人?”

    “放开我!混蛋!别动手动脚的!你这个野蛮人!”她惊叫着,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这个男人还是这么的野蛮!动不动就擭住她的脸,掐她的脖子!一点也没有改进!

    往日的绅士风度都让猫吃了么?在别的女人面前装的那般从容大气,也只有在唐佐和面前,他才会出他真实的一面!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力狂,酷爱用暴力手段让她屈服!

    “不管你缺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唐门看着她,眸底带着残酷的笑意,“何必舍近求远,去找别人,你我之间的默契,在别人身上是找不到的。”

    唐门的右手往上顺势一移,牢牢地锢住她的头部,说完,便俯身向前,含住了她的唇,淬不及防的便攻了进去。

    她惊诧,愤怒,这个男人,果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头子!她一定要告他!一定要找律师起诉他!

    她的身体僵硬的着,被唐门紧紧搂在怀里,挣扎,反抗,捶打,似乎都没有什么用,唐门的右手掌牢牢的锢住她的头,左手搂住她的腰,霸道,强硬,他一贯的作风!

    她想要狠狠地咬这个男人,咬断他那条无理侵入她口腔中的舌头!

    可惜,她下不了这个狠心……

    终于,耗光了全身力气以后,她浑身一颤,停止了最后的反抗。

    确实,唐门的吻,带给她的不仅是羞辱与愤怒,或许还夹杂了几分小小的欢喜,与那份熟悉感。

    他说的没错,他们之间的默契,在别人身上是找不到的,他如此了解她,而她,也了解他,他们是这世上最熟悉彼此的两个人。

    唐门站在她的面前,甚至可以猜到她心里任何细微的想法,她就好像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一样,而唐门,就是那面照印出她内心的镜子。

    “如何?心里恨毒了我,身体却很欢愉吧!你的身体总是比嘴诚实。”唐门轻笑着,渐渐放开了右手,慢慢往下移着,从背部,移到她的前胸。

    她有些动情,毕竟这个身子已经整整五年没有被男人触碰过!

    这,是五年来第一次被男人触碰,带来震惊之余,剩下的便是颤栗与欢愉。

    唐门紧紧地盯着她渐渐迷蒙的双眸,厚实的手掌却带着几分戏谑,猛地一下子擭住她胸前的那一片坚挺,不轻不重,力道刚好。

    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在激荡着,这刺激对于一个五年之久都没有被男人触碰过的女人来说,实在太震撼了。

    她皱着眉,却没有办法把唐门推开,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徘徊在地狱边缘的折翼天使,等着堕落,心在不停地说着,停止,反抗,推开他!身体却无比欢愉的接受着,舍不得将他推开。

    她眉间紧蹙,眼角有泪水滑下,种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头却是无力的靠在唐门的肩上,任由唐门戏虐着她的身体,恣意玩弄。

    “如何,我始终是那个最了解你的男人,告诉我,是我更能满足你,还是那些徘徊在你身边的野男人?”唐门轻笑着,说话间有气息喷吐在她的唇齿间,带着致命的。

    无力的,她羞得说不出话来,心里有几分恼怒!这个男人,把她当什么人了?他以为这些年她身边有很多男人么?他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把感情与身体看的这么随便么?

    她恼了,攀在唐门后背的双手忽的一下子掐进了唐门的肉里,死命的掐,带着心中的恨。

    “嗯……”感觉到后背处传来钻心帝,唐门皱起了眉,他知道这个小女人正在使出吃的劲儿猛掐他!

    “掐死了你老公,你真的就能开心么?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做寡妇,然后出去找野男人?”唐门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双手从她身上拿开。

    右手在办公桌上一扫,“哗啦!”一声,办公桌上的杂物被尽数扫到地上,顿时空无一物,他猛地一下子抱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拦腰抱起,重重地放在空空如也的办公桌上。

    唐门站在他的面前,嘴酱着笑,她整个人都坐在办公桌上,双腿盘在唐门腰间,这姿势看起来如此的暧昧。

    “你干什么?”她粗喘着,面色羞的通红,唐门将她底裙往上撩起,露出里面肉色的丝袜和黑色的底|裤。

    此时此刻,她能感觉得出,这个男人纯粹的是想要在征服她,在她的办公室里!因为她之前彻底的激怒了他!所以他想要在这里用身体征服她!或许,还带着几分惩罚。

    岂有此理!她心头一怒!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凭什么他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你说干什么?当然是干你。”急促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爆引来一阵瘙痒,那张平时看起来高贵傲慢的脸,竟然会在她的面前说出这样不堪入耳的话!

    这男人,居然说出这种话!简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败类!

    “无耻!下流!放开我!我要告你!我一定要告你!”她开始大力的挣扎起来,这男人太可恶了!简直不留给她一点尊严。

    “告吧,随便你怎么告,我帮你联系最好的律师!”唐门不以为意的大笑着,将她整个人又朝着他拉拢了一些,让她的身子紧贴着他。

    “撕拉!”一声脆响,划破暧昧的空气,留下一声长长的破碎,黑色花边的底|裤被唐门一把扯烂,抛到一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