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61 痴情人,成眷属

住家野狼2016-9-25 21:40:42Ctrl+D 收藏本站

    J市。

    市医院,高级VIP病房。

    病房里已经站满了人,五年来,这也是第一次,青龙,白龙,黄龙,黑龙,共聚一堂。

    鲜花水果堆满了整间病房,护士,医生,还有家里的下人,老妈子,一个个脸上带着着笑,赶来恭贺某个沉睡了五年的人终于苏醒。

    “少爷,我有一件事想求你。”黑龙开口说道。

    他半躺半靠在软枕上,人还是躺在病,只是和以前相比,那张依然苍白的脸,似乎有了些许血色,整个人看起来也有了两分精神。

    “什么事?回家再说,先好好养几天。”唐门拍了拍黑龙的肩。

    黑龙醒了,于公于私,唐门都高兴,于私,黑龙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跟了他几十年出生入死的手下,于公,黑龙是他的好帮手,现在黑龙醒了,等黑龙身体完全康复,许多事又可以交给黑龙打理。

    “少爷,请你一定要答应我……咳咳……”话还未说完,就因为黑龙说但急,而咳了起来。

    “什么事?你说。”唐门看着黑龙,也猜到了七八分。

    这些年,只有丽莎一个人坚持每天都来医院亲自照顾黑龙,也只有她,才能这般执着。

    虽然唐门,白龙等人也常常来探望黑龙,但是随着时间淡去,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每次来医院,也只能看见黑龙像个死人一样躺在病,反而让心情变得沉重,渐渐地,次数就越来越少。

    如果一个人昏迷不醒,躺在医院五年,另一个人都不离不弃的每天照顾他,那这一定就是真爱。

    “我想请少爷……”说到这,黑龙语声微顿,他转过头去,看着丽莎,轻轻地执起丽莎的手,握在手心,继而转过头,看着唐门,带着几分恳求,“……把丽莎,赐给我。”

    丽莎本是唐门的女人,唐家所有女人,严格说起来,都是唐门的人,即便唐门没有宠信过这些女人,她们这一生也得为了唐门守身。

    当然,那些结婚生子以后才进唐家做下人的女人除外,例如家里那些早就成家的老妈子。

    所以,黑龙才会用到“赐”这个字。

    这话一出,病房里竟无人感到意外,所有人脸上都是笑,这份痴情,有眼睛的人都看在眼里,现在黑龙求唐门成全,也算是给了丽莎一个应得的果。

    这两个人你追我跑,纠缠了三十几年,总算是有了一个结果,本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可是丽莎的那份执着,终于在努力三十多年以后,打动了那块冷冰冰的石头。

    也算是皇天不负痴情人。

    唐门笑了一下,别说黑龙现在人还躺在病,哪怕他现在已经痊愈,他也会成全他们。

    “好,我答应你。”唐门笑着说道。

    “谢谢少爷。”虽然唐门已经应允了黑龙,但是他的表情依然是那样的平淡。

    不似得到心爱之人的男人该有表情,反倒像是一个男人去完成了一件他应该完成的事,他的表情,看起来太过淡定。

    不过无所谓,没人会在意黑龙的表情怎样,这是一件喜事,对沉寂了多年灯家来说,是一件难得的大喜事。

    “谢谢少爷。”比起黑龙来,丽莎则显得激动许多,她的身子因为激动而微微着,一张脸涨的通红,满是幸福的表情,那眉眼间,洋溢着小女人才会有幸福。

    “好好休息,等你身子痊愈了,马上为你们举办婚礼。”唐门拍了拍黑龙的肩,笑着说道。

    “谢谢少爷。”黑龙语气淡定,看起来是这般的从容。

    这时,坐在黑龙身边的丽莎忽然捂着脸哭了起来,三十年的付出,三十年的努力,终于换回了今天这一句“请把丽莎赐给我”,有黑龙这一句话,哪怕是要她死,她也值了。

    幸福来的按部就班,应该说,几乎所有人都预料到了,黑龙醒了以后,一定会娶丽莎为妻,一个女人,任劳任怨,坚持不懈的照顾了他五年,哪怕是块石头,也被丽莎捂热了,更何况是一个男人?

    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管黑龙的心里,对丽莎究竟是怎样的情感,即使没有爱,他也会娶她。

    虽然幸福来得跟预料中一样,有条不紊,但是却丽莎来说,这小小幸福带来的冲击,仍然值得她大哭一场。

    ※※※※※※※※※※※※※※※※※※※※※※※※※※※※※※※※※※※※

    王思远扶着唐佐和,回到了三楼的总裁办公室。

    安置唐佐和在沙发上坐好,王思远转身倒了一杯水,放到她面前。

    “谢谢。”拿起那杯水,喝了一口,感觉肆意跳动但阳稍稍平静了一些。

    她看着王思远,这个男人刚刚帮她解围,这件事应该不是他找记者爆料,想让唐佐和出丑。

    那么,就是唐门了?

    这个男人,心胸一贯狭窄,如果是他做的,唐佐和一点也不回惊讶,得不到就摧毁,不是他一贯的行事作风么?

    “知道那些记者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会在公司门口堵你?是谁向记者爆料的?”王思远坐到她的对面,询问着她。

    要不是秘书小爱跑来告诉他,总裁在公司门口被一群记者围住了,他也不能及时出来帮她解围。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她摇了,是谁爆料的,重要么?反正她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

    她怪不了任何人,能怪哪些记者么?说白了,他们不过是在工作而已,努力于自己的专业,挖掘更多的劲爆新闻出来娱乐大众,有什么不对?

    如果说真有一个人做错的,那错的那个人就是她,她叹了口气,或许当初选择回来J市,本身就是一个错。

    她考虑的根本不够周详,也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是唐门吧?这个男人的心胸怎么如此狭窄?”王思远开口说道,“就是因为你不肯见他,所以他才怀恨于心?”

    “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看着王思远,认真的问道。

    “什么忙?只要我做得到,你尽管说。”王思远看着她,开口道。

    “你现在没有女朋友,对吧?”她继续问着。

    “严格来说,算是没有。”他看着唐佐和,觉得有些奇怪,什么时候,这位总裁也开始关心他的感情生活了?

    “那好,能不能,请你假扮我的男朋友?”这话一出,王思远立时呆住,双眼睁得比铜铃还大。

    “什么?”他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他没听错吧?

    “是这样的,我的事你也很清楚,唐门一直纠缠着我,这不仅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同时也影响到了我儿子的正常生活,所以,假如我现在身边有个男人,我想唐门或许就该知难而退,不再继续纠缠我们母子。”她看着王思远,语声平淡,就好像只是在和对方讨论一份计划书一样。

    “这种赶走男人的方法,很奇特……”王思远有些尴尬。

    “我认识的男人不多,除了安莫言的老公以外,也就诗司里你们这几个了,我仔细想了一下,也就只有你,和我的身份比较般配。”唐佐和继续说着,她的双眸就好像一潭平静的湖水,波澜不惊,不起一丝变化。

    看得出来,她只是在和王思远商量一个计划,她对王思远,完全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看见王思远没有说话,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她笑了一下,道,“当然,唐门是什么人,你我都清楚,他在J市的势力之大,并非你我可以抗衡,所以,这个要求对你来说确实勉强了一些,也危险了一些,你如果答应了,难保唐门不会对付你,所以,你就算拒绝,我也不会觉得意外,更不会怪你。”

    “我才不怕他。”王思远开口说道,“我只是怕这样做会占了你的便宜,其实我心里一直都对总裁很尊重……”

    “只是做戏而已,怎么会占到我的便宜?”唐佐和哑然失笑,道,“再说了,我都是当妈的人了,儿子都四岁了,我还怕你占什么便宜?该害怕的人应该是你吧?”

    “说的也对。”王思远摸了摸头,自己都笑了出来。

    “那好,为了让唐门真的相信,我今晚就收拾行李,搬到你住的地方去。”唐佐和开口说道。

    “这也太忽然了……”王思远愣住了。

    “怎么?以你的身份,维多利亚为你安排的住处应该不差吧?至少也是一个私人别墅,应该住得下我才对,就这么定了。”说完,唐佐和便站起身来,往办公桌的方向走去,准备开始处理桌上堆积的文件。

    “好吧,不过这一切有点太突然了,我想,我得回办公室,开一瓶红酒,慢慢的消化几个小时。”王思远脸上仍然滞留着尴尬之色。

    这是第一次,一个女人主动要求搬到他家,和他同居!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他的顶头上司,一个他绝对不敢对她说不的女人!

    他一时有些搞不清,这到底是上天赐予他的艳福,还是一场灾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