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59 黑龙,醒来吧

住家野狼2016-9-25 21:40:32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丽莎如往常一般,拿着在花园里新采的鲜花和水果,来医院看望黑龙。

    把昨天的花取出来,扔掉,把新鲜的花放进花瓶里,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感觉整间病房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护士走了进来,开始打扫卫生,并且颇有默契的将一杯干净的温水与棉签放到桌上。

    丽莎走到床边坐下,拿起温水与棉签,开始替黑龙湿润干枯的嘴唇。

    就在这时,她意外的发现,床头放着什么东西,在阳光下闪烁着亮光。

    她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对珍珠耳环,她有些激动,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汹涌,伸出手,将那对珍珠耳环拿起来。

    五年了,这对珍珠耳环还如五年前那样,没有一丝磨损,看得出来,这五年来,这对耳环被悉心照顾着,保养的很好。

    丽莎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闷得慌。

    五年前,就是因为她的这对珍珠耳环,让天真灯佐和彻底相信了白娜娜的话,被送到了国外,彻底离开了J市。

    她存了私心,她不想要唐佐和继续留在J市,她想要自私一回,即便是为了能够霸占黑龙,她也想要把唐佐和赶走。

    就那一回的自私,让她这五年来,一千七百多个日夜,内心都不得安宁。

    五年后,她回来了,却如当初离开时一样,这样的信任她,在唐佐和的心里,从来就不曾怀疑过她吧。

    这一刻,她有些愧疚,难以言表的愧疚,她终究不是圣人,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一个为爱自私的女人,一个想要自私的霸占着黑龙的女人。

    她做不了那么高尚伟大的人,所以她才会在五年前对唐佐和说谎,害她一走就是五年。

    就在这时,那个在病一躺就是五年的人,忽然睁开了双眼,睁开眼,他看见的第一个人,是丽莎。

    “哎呀!病人醒啦!!”一旁正在整理床铺的小护士惊声呼道,急忙按下了墙壁上的呼叫按钮,道,“赶快叫医生过来,VIP五号房的病人醒啦!!”

    这一刻,丽莎的眼泪汹涌而出,等了五年,她曾无数次的幻想过,黑龙醒来以后,她第一句话该对他说些什么?

    然而真的到了这一刻,她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复杂的情绪尽数涌上心头,她曾想过,他会不会这一生都不再醒来。

    丽莎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巧合,她回来了,黑龙就刚好醒了,是黑龙感应到了她再次回来,所以才选择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吗?

    丽莎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只要黑龙醒来,一切她都不在乎。

    “哭什么?”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不是她,反而是黑龙,那干枯的嘴唇,吐出沙哑的声音,就好像几千年都没有下过雨的沙漠,深深凹陷下去的双颊却对着丽莎露出一个笑容,“别哭了,该开心才是,过来。”

    说完,黑龙抬起手,朝丽莎的方向挥了挥,只是,他看起来太虚弱,就连抬手,也只能低低掸起,随即便放下,似乎抬一抬手,都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渴不渴?饿不饿?想不想吃什么东西,我去帮你弄。”丽莎笑了一下,脸上还挂着泪,坐到了床爆扶着他,让他可以靠在软枕上。

    黑龙摇了,慢慢地抬起手,伸向她的脸颊,帮她把脸上的泪水轻轻拭去,“辛苦你了。”

    “不辛苦。”她摇了,即便是流着眼泪,那也是幸福的泪水,“能够照顾你,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傻话。”黑龙摇了,笑出声来,看着丽莎,道,“这些年,我虽然看不见,但是我听得到,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照顾我,我也记得你坐在床边对我说的那些话。”

    “真的?”丽莎闻之一愣,随即羞红了脸,赶紧问道,“你……,你都听到了什么?”

    这些年,她坐在床边对着昏迷不醒的黑龙,肉麻话没有少说,什么赶快醒过来,醒了我们就结婚,我帮你生儿子之类的,只想着反正黑龙也听不见,于是想到什么就一并说了出来。

    “我记得,你说要帮我生儿子,不知道还算不算数?”黑龙笑着调侃着她。

    “我……我哪有说过……你听错了……”丽莎羞红了脸,将头埋下,不敢抬起头来。

    “呵呵……不认账了……”黑龙笑着,但是声音却是这般的无力,此刻的他,仍然很虚弱,“反正这些年你说的话,我都记着的,不能赖。”

    就在这时,医生和护士闻讯赶来,看见黑龙真的醒了,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哎呀,没想到居然真的醒了,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医生惊讶的说着,赶紧上前为黑龙检查身体。

    “这叫什么,这叫真情感动上天!丽莎对黑龙先生的痴心一片,连老天也都被感动了呢!好感人哦!”一旁的护士感叹道。

    “当然了,五年来,丽莎每天都坚持不懈的来照顾黑龙先生,连我们都被感动了,更何况是老天爷呢!”另外几个护士也纷纷感叹着。

    这些年,丽莎坚持照顾黑龙的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护士部,所有的医生护士,几乎都知道,有这样一个痴情的女人,每天坚持着来医院照顾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而那个男人苏醒的可能性为百分之零点一。

    这样小的几率,居然也没能让这个女人放弃,五年来,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讨厌,别说了,哪有你们说得这么好,我只是尽我该尽的本分罢了。”丽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悄悄伸出左手,擦着流出的泪水,不想被人看见。

    “好了,你们也别聊了,赶紧都过来帮忙,把病人推出去照X光,我要为他做一个详细的身体检查。”医生开口说道。

    “谢谢。”就在这时,黑龙轻轻地握住了丽莎的右手,他的手仍有些无力,不轻不重的,刚好把丽莎的手握在掌心。

    “应该的,你醒了就好。”这一刻,丽莎喜极而泣,为了这一句谢谢,什么都值了。

    “哇哦!看来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结婚那天一定要请我们哦!”看着那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几个护士开始起哄。

    是啊,这些年躺在这张病,他什么都听得到,他也能感受得到。

    包括这段时间,那个常常来看望他,坐在床边和他说话的女人是谁,他也都记得。

    但是,黑龙很清楚,有些事,经过时间的沉淀,该忘记,终将忘记,该放手的,也是时候放手了。

    五年,一千七百多个日夜,足够他躺在这里,把一切都想清楚,想透彻。

    不是他的,永远都不是他的,强求不来,而那个真正关心他的女人,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坚持不懈的照顾了他整整五年。

    为什么要忽略身边那个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却苦苦的守一个不切实际的梦?也是时候,敞开心扉接受这个对他不离不弃的女人。

    他和丽莎之间,纠结了十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

    ※※※※※※※※※※※※※※※※※※※※※※※※※※※※※※※※※※※※

    第二天,唐佐和如往常一般,开车到公司,停好车,然后准备上班。

    可是等她一走到杜芭莎公司大门口时,却忽然不知道从哪儿,一下子冲出来了好多记者与摄影师。

    “您好,请问您是阿曼达女士吗?我们收到了一些关于您的独家爆料,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抽几分钟时间出来接受我们的访问?”数十余名记者将唐佐和团团围住,几个摄影机同时对准了她。

    这些记者似乎从哪儿收到了什么消息似的,都抢着要在第一时间得到最独家的爆料。

    这情势,始料未及,这阵仗,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不好意思,我还要赶着开会,实在没有时间接受你们的访问,如果真的想要做采访,请先找我的秘书预约,好吗?”她虽然心里很恼火,但是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

    安莫言说过,在杜芭莎没有站稳脚跟之前,以及杜芭莎站稳脚跟以后,这些媒体记者都是不能得罪的。

    宁得罪唐门,不得罪记者。

    “阿曼达女士,只需要几分钟时间而已。”记者挡住了她的去路。

    “那好吧,你们问吧,我尽量配合。”她叹了口气,看样子不说几句,这些记者是不会放她走的。

    “听说您只有高中学历,是真的吗?”一名记者开口问道。

    这话问得很无礼,杜芭莎的CEO,怎么可能只有高中学历,传出去岂不是要笑死人?

    “当然不是,你听谁乱说的?”强压住心头的火,她微笑着否认。

    “据传,阿曼达并不是您的本名,您的本名是叫唐佐和?对吗?”犀利的问题,直截了当的戳到她的痛处。

    这一刻,有冷汗顺着她的鬓角流下。

    这些事,没有几个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跑去记者那里爆料?故意让她出丑,陷入尴尬?

    是王思远?还是唐门?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