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55 过不去的坎

住家野狼2016-9-25 21:40:13Ctrl+D 收藏本站

    赶走了王思远,唐佐和叹了口气,感觉有些身心俱疲,连日来,因为拒绝与唐氏合作,她不得不为此付出数十倍的努力,加倍,加倍,再加倍的投入到工作中,不停的赶出一份又一份的计划书,策划案。

    甚至连着一个星期在公司加班熬夜。

    如果接受了唐氏的合作,那么她就不需要这么辛苦,只需要坐享其成,等着唐氏集团帮她在J市开路便可,凭着唐氏的人脉,以及唐门的势力,很简单的就可以让杜芭莎在J市打响头一炮。

    不过,她是绝不会接受唐门的施舍。

    拨通了安莫言的电话,她准备好好地质问安莫言,让她管好自己的嘴,别每次一喝点酒就什么事都拿出来乱说,早晚有一天会败在她的那张嘴上。

    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质问安莫言,就听见电话那头的安莫言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她心中一紧,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我刚准备打电话给你,谁知道你就先打给我了。”电话那头的安莫言声音带着明显哭腔。

    “你怎么了?又和陈政吵架了?”唐佐和开口问道。

    “是啊,哎,不是,是小君……”说着说着,安莫言竟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小君怎么了?好好说。”唐佐和心中一震,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事可以让她失去理智,那就守于小君的事。

    现在的她,对钱,对名,都看的很淡泊,对男人,对情爱,更是持着可有可无的鞋,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儿子健康快乐的成长,至于再有什么事可以触动她的心弦,恐怕是没了。

    只要一涉及到她的儿子,她就非常紧张,再没有平日里作为杜芭莎CEO时的那份淡定从容。

    “小君他……被唐门从托儿所带走了……”说完,安莫言开始在电话那头大哭起来。

    “啪!”还未等安莫言把话说完,她身形一晃,右手握着的手机便摔到了地上……

    ※※※※※※※※※※※※※※※※※※※※※※※※※※※※※※※※※※※※

    一连好几天,那个小女人都不肯见他,他送去的合约,她撕烂了让人送回来,他送去的鲜花,她让人当着手下的面,扔进垃圾桶,他的电话,她没空接,就连他亲自上门,都会有莫名其妙的护花使者帮她出面挡驾,还动不动就扬言要报警。

    唐门怒了,也倦了,不想再和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女人玩这种你追我躲的游戏了!

    好吧,既然你不肯见我,那我就让你主动上门来找我!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青龙走了进来。

    “少爷,查到小少爷在哪个托儿所上学了。”青龙开口说道。

    “很好。”唐门嘴酱起了一丝蔑笑,站起身来,开车与青龙一同前往陈小君就读的托儿所。

    唐门心里很清楚,这个小女人现在对他已经是心死情灭,唯一能够让她主动上门来找自己的办法,就是带走她的儿子。

    反正她的儿子,也就是唐门的儿子,唐门把自己的儿子接赚共聚天伦之乐,又有什么错呢?

    这女人不是咬死了不肯承认这是她的儿子吗?还费尽心思让安莫言在他面前演戏,想让他死心,既然如此,也正好试试她,如果陈小君真是她和唐门的儿子,她一定会奋不顾身,拼了命也要找上门来。

    来到陈小君就读的星星幼儿园,大门口已经围满了人,全是等着放学接孩子的家长们,有开车的,有骑车的,有步行的,总之是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去把小少爷接过来吧。”唐门坐在跑车里,对着坐在驾驶位的青龙说道。

    “是。”青龙这便下了车,走进了幼儿园里。

    此时星星幼儿园还未到放学时间,原本是不允许家长随便的,但是这对青龙来说,是没有任何影响的,因为他是唐家的人,门口的保全阻拦了一番,等到青龙跟他们交涉一番以后,几个保全便乖乖的开了门,让青龙进去了。

    十分钟以后,青龙身后跟着一名幼儿教师,走了出来,那名女教师的右手,牵着一脸茫然地陈小君。

    “您好,请问您是唐先生吗?陈小君真的是您的儿子吗?”女教师走到车窗爆弯下腰,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是的。”唐门点了点头。

    女教师面露难色,作为一名幼儿教师,她是不应该将孩子交到外人手上,必须交到孩子的父母或者爷爷手里才行,然而这次情况特殊,对方是J市鼎鼎大名灯门,要说唐门会跑来幼儿园拐卖一个小孩子,也不太可能。

    “可是……”女教师面带苦色,喃喃说道,“……孩子的父亲登记时明明写的是陈政……”

    “言下之意,我们少爷还骗你们幼儿园不成?”青龙皱着眉,凶煞的表情将女教师吓了一跳。

    “请唐先生出示证件让我过目,我必须确定您就是唐先生,才能把小君交到您手里。”女教师开口说道,看到青龙那张冰冷的脸,又补了一句,“……这也是校长的意思,请谅解我们幼儿园的难处。”

    唐门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女教师一眼,从怀里摸出一张纯金打造的名片,递到女教师面前。

    女教师接过名片,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唐氏集团董事长。

    “既然如此,小君,就跟你爸爸回家吧。”女教师叹了口气,将陈小君交到了青龙手里。

    “不!他不是我爸爸!”小正太忽然挣扎起来,又跑回女教师身后躲起来,“他是坏银!是坏银!”

    女教师愣了一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小少爷,别调皮,快跟我们回家。”青龙开口说道。

    “不!我不要跟着坏银住我要等我麻麻!”陈小君拒绝。

    坏人?!这孩子居然说他是坏人!看样子也一定也是那个女人教的!唐门气的七窍生烟,这女人……

    打开车门,唐门走到陈小君面前,蹲下,看着孩子,原本冷冽如冰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温暖的笑,“小君,你看叔叔像是坏人吗?你觉得叔叔会害你吗?”

    小正太认真的看了看面前这个男人,觉得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他摇了,道,“可是麻麻说你是天底下最坏最坏的银!叫我不要和你说话!”

    果然!就是那个小女人教的!唐门强压住心头的怒气,在孩子面前,他只能带着笑,“小君,想去游乐园吗?”

    “想!”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游乐园是所有小孩子儿时的梦想,没有哪个小孩子能抗拒得了这种。

    “那好,我们先去吃饭,吃好多好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都有,吃好饭,我再带你去游乐园,好吗?”此时灯门,在陈小君的面前,是如此的亲切,有耐心。

    “我想吃冰淇淋!!”小正太瞪大双眼,天真无辜的看着唐门,“有冰淇淋吗?”

    “有!各种口味,各种有!有,,圣代,牛,什么口味都有,只要你想吃。”唐门嘴酱起一抹笑,看来这孩子对他的防备已经卸下了,他伸出右手,轻轻牵住孩子的小手,“那我们现在就去,吃完了我们再去游乐园。”

    “可是……”小正太犹豫不决,想走又不敢赚“麻麻她……”

    “我们先去吃,吃完以后妈妈会来找我们,然后我们一起去游乐园,好吗?”唐门微笑着,哄着天真可爱的小正太。

    “真的吗?麻麻也会来吗?”小正太半信半疑的看着唐门。

    “真的!我发誓,绝不骗你,这样吧,我们打钩钩,好不好?骗你是小狗。”唐门笑着说道。

    “好吧!”陈小君点了点头,右手小小的手指与唐门大大的手指勾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打完钩钩,孩子右手大拇指在唐门的右脸上重重的摁了一下,按出一个小小的窝,“盖章!!”

    唐门愣了一下,这一幕,似曾相似,仿佛在许多年前,也曾有这样一个天真可爱的小萝莉,和他拉钩上吊,然后在他右脸上这样庚一个章。

    “好了,小少爷,我们快回家吧,家里的厨子准备了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等着你呢。”青龙将车门打开,开口说道。

    “耶!吃冰淇淋,去游乐园咯!”小正太欢呼着,脸上写满了兴奋之情,对他来说,能去游乐园就是天底下最快乐的事。

    唐门笑了一下,将小正太抱进车里,与他紧挨着,坐在一起,唐门脸上带着得意地笑,儿子回来他的身爆孩子的妈也该回来了,走了五年,也是时候,让他们一家团聚了。

    跑车绝尘而去,只留下一脸惊愕的女教师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跑车消失的那个方向,脸上不知该做何表情。

    可是对方是J市最大的黑势力头目,她一个小小的女教师,又敢怎么样?就连校长都说了,既然是唐门来要人,就交给他。

    她摇了,不知一会陈小君的父母来接孩子时,应该怎么办?如何给一个交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