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48 我叫陈小君

住家野狼2016-9-25 21:39:39Ctrl+D 收藏本站

    “杜芭莎,纽约知名品牌化妆品,集团创始人维多利亚,曾上过福布斯世界财富排行榜前一百名,她创立的杜芭莎,号称是女人的王国,上至副总裁,下至实习生,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女人。”白龙手里拿着那一叠关于杜芭莎,以及阿曼达的资料,站在唐门面前,念给唐门听。

    因为唐门要的急,所以这些资料并不十分完整,毕竟,只花了两个小时收集来的资料,能完整到哪里去。

    “说重点。”唐门敲了一下桌子,冷声道。

    很显然,他想要知道的,并不是杜芭莎的资料,而守于那个叫阿曼达的女人。

    白龙愣了一下,直接将前面那几页关于杜芭莎的资料翻过,翻了一张又一张,直到最后一张,才看见关于杜芭莎驻亚洲分公司的CEO,阿曼达的资料。

    居然只有薄薄的一张。

    “阿曼达,杜芭莎市场营销经理,维多利亚最得力助手之一,曾在一天之内,亲自裁掉了六十名杜芭莎员工,女魔头这个称号因此得名,性别,女,年龄,二十至三十之间,学历,不详,国籍,。”念完以后,白龙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一句。

    关于阿曼达的资料,只收集到了这么多,这位杜芭莎王国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除了工作拼命,为人苛刻严谨,不近人情之外,竟然再也找不到更多,关于她的资料,十分的神秘。

    这答案,显然并不能让唐门满意。

    算了,既然找不到关于她的资料,那他就亲自去一趟,只要见了她本人,什么疑问都能得到满意的回答。

    坐车来到杜芭莎公司,下车,走进去,像唐门这样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特别是身后跟着的那十个冷面保镖,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请问这位先生?您要找谁?”前台接待看着这一群声势浩大的人,脸色吓的苍白,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对方。

    “唐氏集团的少主。”一旁的保镖开口说道,“要见你毛司的阿曼达总裁。”

    “啊……!!”接待愣了一下,一张脸更是吓得煞白,她显然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J市赫赫有名灯氏集团少主,赶紧拨通了总裁办公室的视讯电话,“总裁吗?唐氏集团的少主想要见您……”

    “是,是。”接待连声应道,挂掉电话以后,站起身来,恭敬地说道,“总裁办公室在三楼,请唐先生上三楼,电梯在那边。”

    转身,离去,直接往电梯口走去,这期间,唐门连一句话都懒得说,来往人群纷纷主动避退,让开一条道,给J市最不好惹的这个男人。

    就在这时,一个疯狂玩闹中的小男孩却朝着这边奔来,似乎他的身后有什么人正在与他追逐玩闹,小男孩没有看到前面的危险,一边回头张望着,一边哈哈大笑,直愣愣的冲了过来,撞到了走到人群最前方的那个男人身上。

    “砰!”的一声,小男孩被撞的跌坐在地,男人也被撞得顿下了脚步。

    “哪里来的小孩!!大胆!!”身后的保镖怒喝了一声,大步朝着小男孩迈过去。

    看见这阵仗,架势,以及那个黑着脸朝他走过来的肌肉大叔,小男孩被吓的“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然而唐门却停下了脚步,他看着那个跌坐在地大哭不止的小男孩,不知为何,竟从心底生出了一股熟悉的感觉,好像,这个小孩曾和他见过。

    唐门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保镖退下。

    “是。”黑面保镖应了一声,这便退到了唐门身后,没有继续朝着那个孩子走去。

    唐门从来都不喜欢小孩子,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有要一个小孩,如果他想要小孩的话,J市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为他生这个孩子。

    要知道,只要孩子生下来,而且是个男孩,那么就是唐氏集团未来的少主,唐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前途无量,就算做母亲的得不到应有的名分,但是母凭子贵,母子俩的后半生也能活的尊贵。

    就算生下来的是女孩,那也是唐门的女儿,唐家的大,以后的生活自然也是极尽奢华,衣食无忧。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唐门在看见这个胖乎乎,圆墩墩的小男孩时,竟然凭空生出了好感,一种血液流进心口的舒畅。

    “别哭,你叫什么名字?”唐门走到男孩面前,蹲下身来,伸出手。

    陈小君眨了眨眼,止住了哭声,看着那个蹲在他面前的帅大叔,那张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叫陈小君,今年四岁,最喜欢喝旺仔牛,最讨厌吃青椒!叔叔你叫什么名字?”似乎一点也不怕生,他将手放进唐门的大手掌中,被唐门拉着站了起来。

    “我叫唐门,你可以叫我唐叔叔。”唐门笑了一下,伸出手在男孩的屁股上轻轻拍了几下,将男孩因为跌倒而弄脏的裤子拍干净,“告诉我,你刚才为什么跑的这么急?”

    “我在和姐姐玩捉迷藏!我赢了!耶!”陈小君欢呼了一声,小手紧紧的拉着唐门的手,道,“叔叔陪我玩捉迷藏吗?”

    唐门低下头,认真地看着这个牵着他手的小男孩,这是第一次,唐门觉得小孩子没有那么讨厌。

    不知道为什么,他和这个孩子,好像自然而然的就可以很亲近,就好像,一种本能的驱使,逼着他,让他对这个孩子好。

    唐门觉得很奇怪,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小孩子产生过这样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脸通红的小秘书撵了过来,不知发生了何事,赶紧跑到唐门面前,胸口还因为激烈的奔跑而不断起伏。

    “小君,你在这里,找的我好苦!快跟我回去!”秘书小爱一边说着,一边准备伸手将陈小君牵住。

    “不要!你输了!我要跟叔叔一起玩!”陈小君往后一退,躲到了唐门的身后,伸出小脑袋看着秘书小爱,扯了扯唐门的衣角,哀求道,“叔叔,陪我玩捉迷藏。”

    “这是你的孩子?”唐门有些吃惊,看着秘书小爱。

    “不,不是的!”秘书小爱摆了摆手,赶紧解释道,“他是我们总裁的儿子!我只是帮忙照看。”

    “哦……!!”唐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嘴酱起诡秘的笑,“原来是你们总裁的儿子。”

    怪不得,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就觉得那么的熟悉,亲切,好像很自然就可以和他打成一片,原来如此!

    刚刚这孩子说了,他今年四岁,算起来,刚好就是当年她从他身边逃走时,怀上了他的孩子!

    这孩子,是他的种!楼上那个阿曼达,就是唐佐和!

    唐门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伸手将小正太抱了起来,搂在怀里,走进了电梯。

    “哎!唐先生,请把小君还给我!”小秘书急声说道。

    “我正好要去找你们总裁,这孩子,我就顺便帮你带到她面前!”唐门笑了一下,把怀里的小正太抱得更紧了。

    这是他的儿子,也就是唐家未来的继承人,楼上那个女人,跑了五年了,也是时候,该跟着他回家了!

    抱着小正太走出电梯,门口的接待一看见唐门一行人,立刻起身恭迎,道,“唐先生,我们总裁正在办公室里等您,请进去。”

    唐门点了点头,抱着小正太走了过去,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对身后跟着的保镖道,“你们在外面等我。”

    “是。”一众保镖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外,排列成行。

    门被打开,唐门抱着小正太走了进去,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成滴,一切的一切,在唐门的眼里,忽然都被放慢,缩小,他眼里看到的,只有那个背对着他,站在窗边的女人。

    灰色的职业套装包裹着女人玲珑有致的身躯,半长的卷发垂落在双肩,泛着淡淡的亚麻色光泽,阳光从窗外斜洒入内,照在她的侧颊,泛起光芒,笼在她的身上,这一瞬间,唐门失了神。

    这,就是那个他朝思慕想,苦苦找寻了五年的女人吗?这就是五年前那个从他身边一声不吭就逃离,然后消失了整整五年的女人吗?

    她怀着他的孩子,从他身边逃赚一走就是五年。

    她好像,一直都在重复走着她母亲的老路,五年前的那一幕,和十九年前的那一幕重叠,交加在一起,然后砸在唐门的心口上。

    这一刻,唐门的心仿佛被人揪紧了,闷得生疼,有一种眼泪想要喷薄而出的无力感。

    “佐和……”唐门轻声呼唤着,那个背对着他,站在窗边的女人,“……这五年,你过的还好吗?”

    唐门的眼角隐隐有些湿润,当年她逃走的时候,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孩,没有学历,没有资历,没有任何独立生存的手段,唐门无时无刻不在为她担心。

    没有他的照顾,她该怎么生活?离了他,她要怎么生存?

    就在这时,唐门看见女人的身躯很明显的抖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转过身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