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38 五年后……

住家野狼2016-9-25 21:38:43Ctrl+D 收藏本站

    五年后……

    纽约,杜芭莎国际化妆品。

    随着高跟鞋沉稳而有秩的“咯噔”声,一个带着几分慵懒美却又成熟优雅的女人走出了电梯。

    慵懒的长卷发披散在女人的双肩,品味高雅的职业套装包裹不住成熟风韵的曲犀踩着高跟鞋的双脚迈着优雅的步伐,行走在杜芭莎公司的走廊上,两旁走过的女职员纷纷弯腰对着迎面走来的女人鞠躬问好。

    精致的脸上化着精致淡雅的妆容,掩不住她与身俱来的自信,头始终高高掸起,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这样强大的气场,仿佛走过的地方都会带起一阵风,不得不让人对她注目,路过的男职员纷纷停下了脚步,对这位赫赫有名的职业女强人行注目礼。

    “经理,董事长在会议室等你。”走到了会议厅的门口,侯在门外的秘书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女人拢了拢卷发,整理了一下领口,多年来的职场经验告诉她,不管是在任何场合,参加任何会议,女人都得对自己的仪表负责,完美的仪表,是她叱咤职场的武器。

    走进会议室大厅,沙发已经坐了五个人,手里拿着红酒杯,正在谈论着什么,看见女人走了进来,同样穿着职业套装,看上去大约四十岁左右,风韵犹存,身材的女人站了起来。

    她,就是杜芭莎公司的董事长——维多利亚女士,杜芭莎是她一手创办的国际化妆品公司,当年她与丈夫离异,独自带着四岁的儿子来到纽约闯荡。

    所以她相信,女人只要肯努力,并不输给男人,所以杜芭莎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公司里所有的大小职业,都由女人来担当。

    这是一个属于女人的王国,如果维多利亚是这片国土的女皇,那么阿曼达就是女皇最看重的女骑士。

    “阿曼达,你来了。”维多利亚笑着,开始介绍起刚刚走进来的女子,“这是阿曼达,我最得力的好助手之一,杜芭莎有史以来最成功,最卖命的市场营销经理。”

    “大家好,我是阿曼达。”阿曼达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与在场的四位男士一一握手。

    “来,阿曼达,坐着谈。”维多利亚将阿曼达拉到自己身边的沙发上坐下,开口说道,“这几位是这次亚洲合作案的投资方,我们正在谈关于要将杜芭莎这个品牌引入亚洲的计划。”

    阿曼达笑了笑,在维多利亚身边坐了下来,她的坐姿非常美,同时也很优雅和端庄,她的脊背挺的很直,这让她在坐着的时候,也能完美的展现自己的身体曲线。

    “经过讨论,我们认为杜芭莎这个品牌,是时候打响国际知名度,拓展到亚洲各地,而这一次,我们选择了,这个非常有潜力,以及未来发展观的国家。”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开口说道。

    “阿曼达,考虑到安和你都是人,所以我决定派我最得力的两个好助手,替我去,将杜芭莎拓展国际的第一步,漂亮的走出来,这是计划书,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维多利亚话刚说完,一旁候着的秘书便递了一份文件到阿曼达的面前。

    阿曼达翻开文件,在第一页就看见了两个醒眼的字——“J市”,这两个字仿佛一记重锤,捶在阿曼达的心口上,她的脸色在一瞬间变的很是难看。

    “怎么了?阿曼达,有什么问题吗?”维多利亚奇怪的看着阿曼达,开口问道。

    “没……没有。”阿曼达努力笑了一下,收起心底的惊慌,换上职业性的淡淡笑容,“没有任何问题。”

    多年来,她为了在杜芭莎站稳脚跟,付出的努力和艰辛,只有自己才知道,从当年那个到处受人冷眼的实习生,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再没有任何人敢给她甩脸子看,阿曼达不允许自己在任何人任何事面前,低头说“不行”这两个字。

    她的人生中早就没有“不行”“做不到”“失败”“绝望”诸多此类的词语,现在的她,只有成功,没有失败。

    任何人,任何事都难不倒她。

    所以,她不会允许自己在维多利亚面前说出,“我不行”这三个字。

    “那好,预祝我们的阿曼达,在作出一番好成绩,交给我一张满意的成绩单。”说完,维多利亚便站了起来,向阿曼达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在场的四位男士也都站了起来,纷纷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

    红酒杯轻轻的碰撞,优雅的移开,阿曼达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缓缓喝下了这一杯美味的“苦酒。”

    走出会议室的那一刻,阿曼达叹了口气,透着深深的无奈,她不由得想起了五年前,她刚刚来到杜芭莎时的情景。

    “阿曼达,作为一个实习生,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部门经理站在阿曼达的面前,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穿着昂贵套装的女人。

    “不知道。”一脸稚气的阿曼达抬起头看着她。

    “首先,你应该换下你这身廉价底装,你明白吗?”女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用嘲讽的语气对阿曼达说道,“虽然你只是一个实习生,像你这样怀揣着不切实际的梦想踏入纽约这个城市的女孩,我不知道见了多少,但是,你那口蹩脚的英文,廉价底装,破旧的女鞋,以及你身上散发出的劣质香水味,都让我很不舒服。”

    “经理……我……”阿曼达看着经理,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求求你,我不能失去这次机会,不要给我差评……”

    “哦对了,忘了说,还有你凝时的发型。”经理抬起头看了阿曼达一眼,这是一个典型的乡下女孩,衣着打扮,都是那么的不入流,“你的发型,早在五年前就不流行了,现在几乎没有女孩会留你这样的黑色直长发,有空的话,你应该找一位专业发型师,替你好好整理一下,你这满满一头的……门帘。”

    “有时间,我会的。”女孩的眼底写满了惊慌,对于女人的唇齿讥讽,她不敢还击。

    “对了,阿曼达,听说你的文化程度只有高中?”经理一边翻阅着阿曼达的个人资料,一边问道。

    “是的……”她低下了头,因为羞愧。

    没能完成大学,是她毕生的遗憾和污点,也是她人生中一段缺失了就再也找不回来的重要时光。

    “这样的你?怎么让我给你的实习期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鉴于你的表现,以及你综合的个人素质,我只能很抱歉的给你一个不合格,像你这样的人,不适合留在杜芭莎。”经理冷笑了一声,眉眼间满是不屑,在评价单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经理,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没有这份工作,我在纽约将无所依靠,求求你,让我通过吧。”阿曼达看着经理,急的满脸通红,眼泪湿润了眼眶。

    “对不起,阿曼达,杜芭莎是一个国际化妆品企业,不是慈善机构,我们不需要对公司没有用的废材,收拾好你的东西,你的实习期结束了,你可以走了。”经理冰冷的表情和话语让阿曼达掉入深深的绝望。

    她的东西很少,很快就收拾好了,抱着自己的小纸箱,她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杜芭莎。

    像她这样抱着纸箱离开的实习生,几乎每天都有,人们看到这样的情景,早已见惯不宫一张张冷漠的面孔看着她的离开,她的眼泪不会换来任何人的同情,只有嘲笑和不屑。

    抱着纸箱回到家,婴儿典哭声从房间里传来。

    在杜芭莎,她是阿曼达,一个怀揣着梦想的女孩,一个不合格的实习生,回到家,她是唐佐和,一个未婚先孕的单亲妈妈。

    “哦,哦,哦,小君最乖了,小君不哭,妈咪喂你喝牛,小君君乖乖……”安莫言的声音从婴儿房中传来,夹杂着婴儿的哭闹声。

    “我回来了。”拖着沉重的步伐,唐佐和走进了婴儿房里,从安莫言手中接过了哭闹不止的小婴儿。

    “回来就好,这孩子哭了一天了,看样子非得你来抱不可。”安莫言大松了一口气,看到唐佐和脸上那落寞的表情,安莫言也猜到了几分,“实习通过了吗?那个老女人让你过关了吗?”

    “没有,她让我收拾东西离开。”唐佐和摇了,带着几分失望,“这可怎么办才好,没有工作,我以后拿什么养小君,拿什么供他读书……”

    “哎呀,你又见外了不是,我都说了,小君是你的儿子,也是我和陈政的儿子,我和陈政会供他养他的,你担心什么。”安莫言怒声说道。

    “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母子不能一辈子都贴着你们夫妻吃喝用穿,我必须要有一份工作。”唐佐和叹了口气,语气沉重,“可是……”

    “可是什么?那个老女人不让你过,你就这么放弃了?”安莫言眉梢一挑,眼珠子一转,道,“她不让你进杜芭莎,你就非要进,明天跟着我,再去一趟杜芭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