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27 一败涂地

住家野狼2016-9-25 21:37:37Ctrl+D 收藏本站

    她看着唐门,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原来,她在唐门的心里,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开吧,如果你以为用这个贱人的命就可以威胁我的话,你尽管试一试好了。”唐门笑着说道,等着他开。

    董司城看着唐门,渐渐地,有冷汗滴淌下来,他的嘴里喘着粗气,环顾着四周,现在的他,真是走入了穷途末路,四周全是唐门的人,将他和他的手下全都包围住,犹如最后的困兽之斗,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我真是小看了你!!”董司城狂笑了一声,将唐佐和一把甩到地上去,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利用价值,不能用她威胁唐门,那么董司城就连挟持她,也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唐佐和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发出一声沉闷的,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多看她一眼,她只是一个被两方共同遗弃的棋子罢了。

    她低下头,轻声抽泣着,如果……他还在……如果……黑龙还在……那么,黑龙一定不会任由她这样摔在地上失声痛哭。

    “唐门!!老子和你拼了!!我活不成,你也一起死!!”董司城疯狂地大叫着,他虽然失去了一切,可是他还有三十个手下,三十个手里拿着的手下。

    虽然他们已经被唐门的人团团围住,但是困兽之斗,三十个人,三十把,这大厅里的人就算没有三十个陪葬,也会有十五个!就算死,也不亏!如果能在临死前把唐门也拉下来一起垫背,那他就算死,也死得值!

    这话一出,大厅里的数十名宾客纷纷发出惊叫声,慌张的想要夺路而逃,整个大厅乱成一片。

    唐门皱起了眉,不要命的人,果然是最难对付的人,今晚来的宾客,无一不是J市身份尊贵的客人,每一个人在J市都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

    唐门把这些人请来参加今天的晚宴,目的只是为了要在这些名门权贵面前让董司城一败涂地。

    这些宾客,绝不能有任何一人因此受伤!否则的话,不仅会在整个J市造成轰动,更会给唐氏集团,乃至整个唐家,带来大麻烦!

    “啊!!!!”

    整个大厅顿时乱成一团,炸开一锅粥似的,越是有钱有权的人,越是贪生怕死,因为好日子过但舒坦了,所以没人舍得放弃拥有的一切荣华富贵,这些J市有头有脸的名门权贵门,在董司城的这句话之下,炸开一锅粥,抱着头在大厅里乱窜着。

    大门早已被紧紧关上,这些人逃不出去,只能嘴里发出惊恐的尖叫声,在大厅里来回乱窜,平日里注重礼仪外表的这些人,在这一刻,也不再注重自己的仪态,只是一心想着如何逃命,这场面,看起来着实可笑。

    “董司城!你别乱来!!”白龙怒声喝道。

    “老子就是要乱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唐门!你把老子逼到这一步!老子和你拼了!!哈哈哈哈!!这里的都是J市有头有脸的人!要是死几个在唐家,你说,你会惹上多大的麻烦?”董司城放声大笑起来,复又扫视了大厅里那三十余名手下一眼,道,“兄弟们!!咱们今天是栽在这里了!横竖都是死!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还能赚!!给我杀!!杀光这里的所有人!”

    “好!!我们听老大的!!”那三十余名手里拿着的手下此时此刻也是豁出去了,董司城完蛋了,他们这些跟着董司城的手下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横竖都是死,还不如多拉几个垫背的。

    “啊!!!救命啊!!!”

    大厅更乱了,人群几乎炸开了一锅粥,就在这时,董司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微笑,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场面越乱越好,说不定他还能趁着场面乱成一团的时候,伺机杀出一条血路。

    “等等!!别冲动!!”丽莎急呼了一声,走上前来,急声说道,“你们这样做,有没有考慢后果!!有没有为你们的家人考慢!!你们中不少人都有家室吧!你们此时此刻死在了这里,你们家里的妻儿怎么办?”

    “这……”那三十余名手下顿时愣住了,面面相窥,丽莎的话仿佛将他们从疯狂拉回理智。

    对男人来说,唯一的羁绊或许就是他们的家,家里有着一个时刻盼着他们回去的妻子,或许还有一个儿子,女儿,在等着爸爸回家。

    “妻子在等着丈夫,孩子在等着爸爸,你们真的忍心,让孩子等不到爸爸回家吗?你们真的忍心,让孩子从此以后,失去父亲,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中成长吗?孩子还那么小,孩子是无辜的!!”看着那些人似乎冷静了下来,丽莎趁热打铁,继续说道。

    不少男人的脸上露出了悲哀的表情,想到家里的孩子,有些人甚至抬起右手,偷偷地抹了一把泪,手中的也慢慢地垂了下来。

    “别听这个女人的!!这个女人只会迷惑你们的心智!!”董司城挥了挥手,怒声喝道,“你们想想!都到了这一步了!!我们还有活路吗!!”

    “董司城!迷惑他们心智的人!是你!!”丽莎转过头,怒视着董司城,“你自己的仇恨,却要拉上这么多人一起陪葬!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这个女人说了这么多多,也不过是废话而已!!他们不可能放过我们!”董司城怒声说道。

    “如果,我愿意放他们一条生路呢?”唐门沉思片刻,依照目前形势斟酌了一番,开口说道。

    “什么?”董司城瞪大了双眼,急声说道,“不!这不可能!!别相信他,唐门不可能放过我们!!”

    “我说放他们一条生路!就是放他们一条生路!!”唐门看着那三十名手下,厉声喝道,“放下手中的!你们可以走了!!”

    黄龙对着守在大门口的几名手下使了个眼色,大门被缓缓打开,一条生路展现在他们的面前,只要走出这道门,他们就可以回家……

    重获新生的,对谁来说,都太大了。

    “不!!别听他的!!放下了,我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唐门这种人的话不能相信!!”董司城急了,这三十名手下已经是他最后的筹码,不管是逃出生天,亦或是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他都必须依靠这最后的三十个人!

    这三十个人要是放下一走了之,那么,最后只会是他董司城一个人留在这里,而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放下,离开这里,所有的一切,我都不会再和你们计较,你们可以回家,过新的生活!否则的话,留在这里的人,我保证不会有好下场。”唐门冷声说道。

    那三十名手面相窥,陷入一片沉默,没人再敢轻举妄动,却也没人敢真的放下离开,手里的,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武器,在敌人面前放下武器,等于将性命交到了敌人的手里,再无半分反抗的机会。

    终于,一个中年男人从人群里迈出了第一步,他回过头看了董司城一眼,道,“老大,对不起,我家里还有儿子等着我,我,必须回家……”

    说完,中年男人便将手里的冲锋轻轻地放到地上,慢慢的朝着大门处走去。

    大厅里的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注视着中年男人略有些蹒跚的背影,直到他平安无事的走出了唐家大门,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再也看不见。

    看见那个男人竟然真的平安离去,在原地等待的另外二十九个人也不禁怦然心动,没有想到唐门居然真的愿意放他们一条生路,这些人的内心泛起了的涟漪。

    生命高于一切,生的是这世上最大的,没有人在面对着生的时,还能不为所动。

    特别在看见面前那个人成功涤出生天以后。

    董司城定定的注视着那个中年男人消失不见的背影,他的双拳牢牢握紧,恨得牙齿都咬的“咯吱!”作响,他知道,他输了,他彻底的输了。

    这个男人走了,那么剩下的也不会再留多久了,失去了最后的筹码,等待他的只有一败涂地!

    “我……我……”一名年轻人也走了出来,学着那个中年男人,将手中的放到了地上,眼眸里满是惊慌害怕,哆嗦的说道,“我也要回家了,我妈还等着我……,对不起……”

    说完,年轻人便惊慌失措的朝着大门外冲了出去。

    走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仿佛一道堤坝被人撕开了一个小口子一般,走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也都纷纷有样学样,将手里的放到地上,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生怕走晚了,唐门随时都会反悔。

    不一会儿,那三十个人便走的一个也不剩了,只剩下地上堆着整整三十把冲锋,那些没有生命的支堆在地上,看起来竟然颇有秩序,仿佛在嘲笑着那个想走却不能走的董司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