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26 大赢家

住家野狼2016-9-25 21:37:32Ctrl+D 收藏本站

    八位老股东的话一出,在场所有宾客纷纷惊叹不已,又开始交头接耳抵论起来,对他们来说,今晚虽然没有参加到唐门的婚礼,但是今晚这一趟也绝对没有白来。

    因为今晚发生的一切,见到的每一个人,听到的每一句话,都绝对是震撼人心,值回票价。

    大厅里响起了“叽叽喳喳!”的对话声,正是今晚的来宾们在讨论着,关于董氏集团这一位心高气傲的少主被八位老股东联名踢出董事会的爆炸性消息。

    而唐门,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他就是要在J市所有名贵面前,让董司城输得一败涂地。

    要打垮一个人,有时候,让他失去一切,比杀了他更有趣。

    有些人,活着反而比死了更痛苦,比如,现在的董司城,失去一切的董司城,被踢出董事会,被逐出董家的董司城。

    让他死了,倒不如将他一举击溃,让他倒下去再也爬不起来,让他像一条狗一样,继续活在J市,活在唐门的脚底下,永无翻身之日。

    “不可能……”董司城面色变的青白不堪,他往后急退了一步,摇着头,不敢相信这八个老头子平日里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敢怒而不敢言的窘迫模样,现在居然敢跳出来,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联名将他踢出董事局,他伸出手,指着那八个老,怒道,“就凭你们八个老!!有什么资格把我踢出董事局!!我才是董氏集团的少主!你们八个不过是依附于我的八个老米虫罢了!!要是没有我董司城!你们八个老也不会有今天!!董事集团早就垮了!”

    “董司城!正因为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董事集团毁在你这种人的手上!所以我们才联名将你踢出董事局!!”八个老股东齐声说道。

    “凭什么?就凭你们人多?就可以随便开一个什么破烂董事会,就把我联名踢出董事局?真搞笑!难道全世界的鸡蛋加起来就可以打破石头吗?要真是这样,那董氏集团也不用选什么少主了!”董司城大笑着,似乎觉得这是他今天听到最荒谬可笑的话。

    他手里捏着的股份,比那八个老加起来的还多!他们凭什么将他踢出董事局!董事集团真正的话事人!始终是他!

    “董司城,很遗憾的告诉你,你手里,现在连一毛股份都没有了!不信的话你可以打个电话找你的秘书查一查。”唐门微笑着说道,朝身后的手下招了招手,“给他电话。”

    “是。”身手的一名手下走上前,将手里的电话递到董司城面前。

    “不可能!!”董司城皱起了眉,却也有些担心,一把将电话抓了过来,拨通了自己爹身秘书的号码,“喂,爱米莉吗?是我!帮我查一下我的……”

    “BOSS!您终于打电话来了!我一直在想办法联系您,但是您的电话怎么样也打不通!今天早上银行打电话来通知,说您个人账户里所有的资金,以及董氏集团的股份,全部被律师楼收回以及冻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话那头传来小秘书甜美而焦急的声音,董司城只觉得一股血液逆流而上,大脑登时一片空白,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往后仰去,才不至于颓然跌倒在地。

    电话那头不断传来小秘书喋喋不休的声音,可是董司城却连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啊!!!”一声怒吼,董司城猛地将手中的电话摔倒地上,“啪嗒!”一声脆响,电话在大理石地板上被摔成无数碎块。

    “一定是你!”董司城转过头怒视着唐门,又举起手指了指那八个老股东,“是你们!!是你们联手!耍了什么阴谋诡计!!卑鄙!!”

    “董司城!卑鄙的人!是你!!”股东之一的张伯往前迈了一步,一张脸因为气愤而涨得通红,“要不是婉婉被唐老板从旧金山接了回来!!我们八个还不知道你干的好事!!你居然敢蒙骗我们整整六年!!把婉婉和董夫人关在旧金山囚禁了整整六年!!亏你还说什么移民加拿大,她们母女俩在加拿大过的很好,不愿回来!原来所谓的不愿回来,竟是因为她们被你囚禁了!!”

    “老东西……!!当初就应该早点弄死你!!”董司城被这一番话噎的不知该怎么回嘴才好,他看着张伯,气的浑身直颤。

    “董先生,鉴于董老爷的死和你有着直接关系,而根据董老爷子临死前留下的那份遗嘱里面所提到的相关内容,你并没有善待董母女,所以律师楼有权收回当初董老爷留给你的所有股份,返还给董家唯一的继承人——你的儿子小杰,好在董还算仕念旧情,不愿上法院起诉你,否则的话,就凭你蓄意杀人,以及任意囚禁他人人身自由六年,这两条罪,你完全可以在牢里蹲一辈子。”唐门笑着说道。

    “董司城,只是收回股份而已,既没有要你的命,也没有让你去蹲大牢,你已经捡了大便宜了,还不赶紧偷笑?”白娜娜幸灾乐祸的说道。

    “董司城!事到如今,你难道就没有为你做过的这些事,而感到惭愧吗!”张伯怒声喝道。

    “那又如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董司城仰天狂笑起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今天我栽到你们的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既不杀你,也不剐你,相反的,我还要放了你。”唐门笑着说道,看他的表情,竟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仅是董司城,包括在场的不少人都愣了一下,这样一个野心勃勃,对唐门充满威胁的男人,唐门不除掉他,反而还要放了他,给自己留下隐患?

    “放虎归山?这不像是你的一贯作风。”董司城愣了一下,开口说道。

    “虎?现在的你,还算是一只虎吗?失去了锋利的爪牙,你拿什么来威胁到我?”唐门笑了一下,弹了一下手指,指着董司城道,“现在的你,最多也就算是一条狗,狗在我的眼里,从来都不会构成任何威胁。”

    “那你就错了!唐门!”董司城狂笑了一声,忽然往前迈了一步,将跌倒在地,低垂着头灯佐和拉了起来,左手狠狠地钳住唐佐和的颈部,右手握着的的口抵住了唐佐和右边但阳。

    人群中又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没想到董司城竟然会把口转向那个,一直以来为了他而背叛唐家灯佐和!

    “唐门,现在,我手里抓住了你最重要的东西,你最心爱的女人!”董司城狂笑了一声,直视着唐门,仿佛手里握住了一张免死金牌,“现在,叫你的人全都放下给我滚!否则的话……”

    “啊!”话未说完,钳住唐佐和颈部的左手又用力了一些,让她几乎快要窒息。

    她定定的注视着唐门,带着绝望的悲伤,就在这时,白娜娜从身后扯了一下唐门,对着唐门使了个眼色,低声道,“千万不能妥协,不要为了她,坏了大事……”

    “否则怎么样?”唐门忽然笑了一下,将视线从唐佐和身上移开,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杀了这个女人吗?随便!如果你以为用这个叛徒能够威胁我的话,那你就错了!”

    “唐门!少在那里故作洒脱了!你真的不在乎?”董司城笑了一下,左手又用力了一些,将唐佐和掐的几乎快要窒息。

    她原本苍白不堪的脸颊因为暂时缺氧而涨得通红,这一刻,她应该要做出反抗,可是她却不想反抗,因为她很想知道,这一刻,唐门会选择保护她,还是选择为了唐氏集团而放弃她。

    “开!”唐门往前走了一步,直视着董司城,冷声道,“我让你开!只要你敢开,那我也不会继续遵守对董的承诺,我会让你在一瞬间,变成一个人肉塞子。”

    话音刚落,围住整个大厅的百余名手下,手中的口全都不约而同的对准了董司城,只要唐门一声令下,董司城就会立刻被百余发子弹在一瞬间贯穿。

    董司城愣了一下,仿佛不敢相信,好像他手里的这个,并不是唐门曾爱过的女人,而是一个与唐门从来就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董司城犹豫了,他不可能真的开,此时此刻在唐门面前杀掉一个唐门毫不在意的女人,对董司城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董司城的左手慢慢的松开,他扫视着四周,现在的他,已经在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拿一个我早已不在乎的女人来威胁我,你觉得有用吗?”唐门淡笑着说道,看着董司城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小丑。

    唐佐和看着唐门,再次流下泪来。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悲哀的女人,原来,她的命,在唐门的心里,是这样的不值钱,如果她就这样死了,恐怕唐门根本不会为她,留下一滴泪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