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24 鸿门宴

住家野狼2016-9-25 21:37:23Ctrl+D 收藏本站

    “唐门,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死吗?”董司城看着唐门,眸子里满是恨意。

    “知道。”唐门淡淡的笑着。

    J市每天有多少人盼着唐门死,有多少人恨唐门,有多少人想要把唐门拉下来,这些唐门都知道。

    正因为他知道,所以他才更要站得稳当一些,他站得越脯越稳,那些一心想要看着他死的人,他从来都不在乎,他就是要活的好好地,让这些人抱着遗憾到死。

    “现在的你,有地位,有名望,整个董家都尽在你手,你还不满足?仇恨的力量真的有这么大吗?大到值得你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然后来找死,你的命不值钱,你难道就不为董家上下几百人着想?”唐门笑着问道。

    “董家?!哈哈,我恨不得董家的人全都死光!!父亲死了,我妈带着我到处躲躲藏藏,还不敢露面,生怕遭到你的追杀,好不容易混进董家当下人,结果我妈还被董世贤这个老畜生占便宜!我妈为了我,忍辱偷生,我恨极了董世贤这个老畜生!”说到这里,董司城不由得握紧了双拳,就连语声,都因为愤怒都变的有些。

    “你恨董家?”唐门眯起了双眼,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董司城,“可是你别忘了,你自己也姓董,你恨董家,也是在恨你自己。”

    “我呸!!董司城这个名字是董世贤那个老畜生帮我取的名字罢了!我真正的名字叫王子义!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忘箭!董司城只是一张让我能够在J市通行无阻的名片罢了!我真正的姓!绝不是董!”董司城轻啐了一口,怒声说道。

    “看样子,你真的恨极了董家。”唐门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真可惜,董家最后却是让你这样一个恨极了董家的人来当家作主,看起来董老爷临死前是选错了接班人。”

    “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董司城忽然笑了起来,隐隐带着几分兴奋的语气,“他并不是外界传闻的暴病而亡,他是被我亲手折磨而死的!为我含冤而死的妈报仇,我让他也不得好死!”

    “他虽然对不起你,但他最终把董家诺大的产业亲自交到你的手上,你就这么狠心?”唐门皱起了眉,疑声问道。

    “我呸!他是为了我吗?他是为了他自己!要不是他女儿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他肯甘心把什么都交给我?这个老不死的,心里的算盘打的比谁都精,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董家未来的继承人!根本不是为了我!”董司城面带鄙夷,怒声说道。

    “董大着肚子怀着你的孩子,你也忍心把她和董夫人送到旧金山囚禁起来?”唐门看着董司城,开口问道。

    “就是因为看在她怀了我儿子的份上!我才好心放过她们母女俩一命!否则的话,她们根本活不到现在!”董司城怒声说道。

    说到这,董司城忽然愣了一下,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惶之色,抬起头看着唐门,喃喃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把她们母女送去了旧金山……,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第二个人……!你……!!”

    “很奇怪吗?因为我早就把你的一切秘密,都挖了出来,董母女也被我接回了J市,六年来,你从未去旧金山看过她们母子一次,你是想彻底忘了,旧金山还囚禁着你的老婆和儿子吗?”唐门开口说道。

    “你把她们接回来了?”董司城皱起了眉,似乎不太相信唐门的话,“这不可能!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她们在哪里!”

    “你真的这么自信?你能买通我家里的下人,我就不能买通你身边的人?你要知道,金钱的力量永远是最大的,这世上所谓的忠诚都是因为背叛的筹码还不够大。”唐门笑了一下,接着问道,“要不要见一见你素未谋面的儿子,和你六年未见的妻子?”

    “你……”董司城彻底愣住,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些年来,他对董母子俩,多少还是存了一分愧疚,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斩尽杀绝,将她们母子杀掉,他终究还是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以及那个为自己生了儿子的无辜女人下不了手,虽然只是做戏,可是多年来的情爱与时光,多少还是动了几分真感情。

    就在董老爷子死的第二天,董司城便接受了董事集团,同时,他将董家上下所有下人全部撤掉,换成了他信得过的人。

    而怀着身孕,即将待产的董,以及痛失亲夫的董夫人,被董司城连夜送到了旧金山一处私人别墅,派人严加看守起来,形同囚禁。

    整整六年,董司城从未去旧金山看过她们母子一眼,只当是忘记了旧金山还有这两个人的存在。

    也当是忘记了自己曾经的过去。

    “董司城,真的不想看一看你六年未曾见过面的合法妻子?”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阵阵脚步声,支上膛声,听来竟然不下百余人。

    就在董司城转过头去的一霎那,他瞪大了双眼,脸色在一瞬间变的青白不堪。

    因为他看到了两个人,两个他绝对意想不到的人,两个他做梦也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一个是董,一个是白龙。

    “你没死?!”董司城看着白龙,似乎不太相信,一个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死了的人,居然会死而复生,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比看到从旧金山来的董更让董司城吃惊。

    “我当然没死,不在你面前演一出好戏,怎么能让你相信,你真的已经除掉了少爷的左膀右臂呢?”白龙笑着说道。

    “和他废话什么?老子直接一毙了他!”白龙身边的黄龙露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举起手中的散弹,对准了董司城。

    整间大厅从外到里,被人层层包围住,百余名手持重机,散弹的保镖将整个大厅里所有人团团围住,包括董司城那三十余名拿着手的手下。

    董直愣愣的盯着董司城,眼眸里尽是恨,除了恨,她似乎对这个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再没有别的任何感情。

    她爱他,替他生下了孩子,结果却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整整六年,她们母子三人被禁锢在旧金山的私人别墅里,形同囚禁,每天都有数个保镖形影不离的看守着她们,那日子,生不如死,如同被附上枷锁的傀儡人。

    “今天的晚宴,并不是为了要在唐家举行什么婚礼,只是为了请君入瓮而已。”白龙笑了一下,看着董司城,“装了几个月的死人,我也终于可以在今天复活了,哎,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没……没死……”唐佐和看着白龙,也是惊诧不已。

    对了,那晚她确实听到了声,可是就在黄龙开的那一瞬间,她因为惊吓和恐惧而闭上了双眼,等她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只看到白龙的尸体被人拖了出去。

    至于那一到底有没有打中白龙,到底打中了白龙身体的什么部位,她确实没有看见。

    她终究只是一枚被人利用的棋子罢了,她胆小,害怕看见血腥,这一点想必唐门也早就算好了,料定了她在黄龙开的那一瞬间会闭上双眼,所以故意在她面前演了这么一出好戏吧。

    通过她的嘴,告诉董司城,白龙死了,而且还是被唐门亲手除掉,一来,可以让董司城以为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二来,让董司城知道,唐门只是一个是非黑白不分的蠢蛋而已,对付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董司城对唐佐和的话深信不疑,也正是如此,他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落入唐门的陷阱,渐渐地轻视了唐门,认为对付唐门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董司城犯了最严重的两个错,一是轻信,他太过相信唐佐和的话,因为就连唐佐和本人也不知道,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二是轻敌,董司城彻彻底底的轻视了唐门,轻视了他最大的对手,便已注定了他今日的失败。

    “输了……输了……”看着白龙,又看了看六年未见过面的董,董司城嘴酱起一丝蔑笑,颓然的往后退了一步,喃喃说道,“输了……”

    计划了整整十二年的复仇计划,终于落得一个满盘皆输。

    “我输了……”董司城冷笑了一声,扫视了厅内众人一眼,每个人都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董司城的眼角划过一滴泪,他输了,不仅不能报仇,反而还要赔上他的身家,性命,想到这,董司城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很悲凉,很可笑,整整十二年的心血和努力,终于在一朝化为灰烬。

    “没错,你输了!你可以去死了!老子送你上路!!”黄龙朝着地面轻啐了一口,似乎早就不耐烦听这些人在这里罗里吧嗦,他举起了手中的散弹,再一次对准了董司城,恨不得一打下去事情赶快结束,他也好快点回家,“王八蛋!去死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