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13 泪和血

住家野狼2016-9-25 21:36:25Ctrl+D 收藏本站

    只要轻轻扣动扳机,从此以后,这世上将不再有唐佐和这个人,而他的忠义也可保全。

    可是,他真的下得去手吗?这是他关雄爱了整整十九年的女孩,从她尚在襁褓中,被抱回唐家抚养的那天,是他,亲手把她从医院的产房抱回了唐家。

    十九年的感情,十九年的付出,真的能够用一颗子弹了结吗?

    他看着唐佐和的脸,这张脸布满了泪水,她的眼泪,好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断断续续,他在想,这小小的身子里,怎么会藏了这么多的泪水呢?就好像这一生都流不尽似的。

    “动手,开,只要你下的了手。”仿佛笃定了黑龙不敢开,她怒视着黑龙,威胁着他,她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了黑龙手中的身,往她的方向猛地一拉,口一下子撞到了她的额头上,紧紧贴住。

    这一撞,不仅是口撞到了她的额头上,更是撞到了黑龙的心尖上,黑龙心中一震,差点就握不住手中的,他惊诧的看着唐佐和,难道,她真的不要命了?

    是的,她笃定了黑龙不敢开,所以她才敢这般威胁黑龙,但是她忽略了一点,她之所以能够威胁黑龙,那是因为黑龙的心里有他,她,是在用黑龙对她的爱,来威胁黑龙。

    “动手,开!!”她怒声说道,每一个字都撞到了黑龙的心头。

    黑龙犹豫了,他摇着头往后急退了一步,将口从她的额头拿开,“不……,不……!!”

    黑龙害怕,他怕一不小心,他就会扣动扳机,这一要是打下去了,那他以后的人生,将会不得安宁。

    他这一生,从未这样害怕过,害怕失去一个人。

    如果她死了,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生命中最大的意义,不就是为了保护她,看着她幸福成长,确保她平安喜乐么?

    这一,他宁愿打在自己的心口上,也不愿打在她的身上!

    “开!!为什么不开!!”唐佐和又往前逼了一步,逼的黑龙连连后退,她挺起胸膛,看着黑龙,质问道,“下不了手吗?”

    “……”黑龙垂下了头,右手也随之垂下,仿佛一个失去了生命的垂死之人,他,始终无法对她开。

    等到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角竟然滑落了两行泪水,他是个从不流泪的男人,却在此时流下泪眼泪。

    男人并不是从来不流泪的,只是没有被触碰到心底最伤心的那个地方。

    她看着黑龙,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黑龙流眼泪,记忆中,哪怕是为了维护她而被罚跪在花园里接受处罚和鞭打,黑龙都不会留下一滴眼泪,就连吭,也不会吭一声,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在她的面前流下眼泪。

    她的心,也仿佛在一瞬间被人揪紧。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但是,最后的最后,她却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结果。

    “我知道,你喜欢我。”她抬起头来,嘴角带着笑,她伸出右手,轻轻地攀上了黑龙的右脸,“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我,所以你舍不得开。”

    黑龙咬了咬牙,偏过头去,不再看她。

    没错,她说的很对,他是喜欢她,他喜欢了她多少年,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从过去,到现在,甚至以后,他对她的爱,永远都不会有终止的那一天,哪怕走到生命的尽头,甚至为了她而死,他的爱,也只会放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男人的爱,一生只有一次,爱了一次,便已用尽全身的力气,就再也无法爱上别的女人,他对她的爱,就像是大海一样深沉,他只要陪在她的身爆看着她,他从来都不在乎,她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女人。

    而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得到她。

    “黑龙……”她轻轻地叹息一声,声音轻的就像是从海的那一边飘过来,如同魔咒般的呓语,在黑龙的耳边响起,她抬起右手,轻轻地将黑龙脸颊上仍在流淌着的泪水拂去,“我知道你喜欢我,你舍不得开,你对我好,我都知道,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我们为什么非要把事情弄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黑龙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泪水,他的眼神哀伤而悲痛,就好像一片悲伤的海洋,看不到尽头,他的右手缓缓垂下,手中的慢慢地放下,不敢再对准面前的这个女孩。

    他从未害怕过任何人和事,唯独拿面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束手无铂他怕她,正因为他爱她。

    “这件事,不一定非要搞到你死我亡的地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商量一个解决的办法,黑龙,我知道你不想伤害我,你从来都舍不得伤害我,你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唐佐和的眼角也淌下一行泪水,这些话,并不全是违心的话,这些话,也都是她的真心话。

    她的父亲,在她出生之后便死了,她甚至没有见过她的父亲一面,这世上对她最好的男人,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爱,比父爱还要深沉,却不同于男女之爱,犹如一个疼爱她的兄长一般,她的心里,早就把黑龙当成了自己的亲哥哥。

    黑龙长长稻息了一声,闭上了双眼,伸出双手,把唐佐和抱在怀里,这是他第一次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把她抱在怀里,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只是单纯的,想要把自己喜欢的人抱在怀里。

    这一刻,他在她的面前放下了所有的防备,放松了全部的警惕。

    她的头靠在黑龙的肩上,就在这时,只听耳边响起“砰!”的一声巨响,眼前盛开的血色犹如绽放开来红色的小花,在她的眼前炸亮了一片,有一点一点的血滴溅到她的脸上,溅到她的眼睛里头,空气中弥漫着腥甜的味道。

    那腥甜的红,是血的味道,她的视线被这样鲜艳的红模糊了,血是那样的红,红的触目惊心,让她不敢直视。

    眼泪毫无防备的流了下来,这一刻,她的心已经痛得麻木,痛得没有感觉,她原以为,自己的心早已被伤的支离破碎,再不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而伤心难过,可是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如同一支呼啸而过的利剑,穿透了她的胸膛,在心的那个位置,留下了一个大口子。

    她看着黑龙,视线被泪和血模糊了一片,这一刻,她想起了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依偎在黑龙的怀里,黑龙抱着她,坐在花园的草坪上,给她讲故事。

    那晚的月色,是那样的温和委婉,她小小的身子蜷缩在黑龙的怀里,她的头枕在黑龙的胸口上,黑龙的外套|紧紧地包裹住她,夜风吹过,却吹不凉她温暖的心房。

    她长长稻息了一声,就连空气也变的稀疏凉薄起来。

    那样姣好的月色,这一生再也不会有了吧,那样疼她爱她的人,这一生,也再不会有了吧。

    那时候的月亮,多好看啊,那时候的生活,多美好啊,那时候的她和黑龙,也不像如今一般,疏离陌路。

    那时候的她,只要乖乖的依偎在黑龙的怀里,听他讲着那些古怪离奇的故事,任何危险都无法靠近她,黑龙的怀抱,是全世界是安全的地方。

    她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满脸都被血污了的人,她的心,好像被人挖空了一个大口子。

    “黑龙……”她哭着,流着眼泪,伸出双手,想要把黑龙脸上的血渍擦干净。

    黑龙右边的额头,在那一瞬间被子弹洞穿,那一刻,她正好看的清清楚楚,她看到黑龙的表情在一瞬间变的惊诧不已,然后,在下一秒,她看见黑龙的嘴角对她展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黑龙……不要离开我……”她流着眼泪,人,总是要在彻底失去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知道,这个人对她到底有多重要,这个在她的生命中仿佛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而如今,却成为了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她亲眼看着子弹洞穿了黑龙右边的额头,她看着那里炸开了一个血口子,然后血花像绽放的礼花一般,在黑龙右边额头炸开,那血,带着腥甜的气息,溅花了她的眼。

    那一刻,黑龙的身子猛地一震,接着便如同一具失了魂魄的躯体,重重的靠在她的身上,她用力的抱住黑龙已经渐渐疲软下来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不让他倒下,不让他离开。

    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黑龙在她的生命里,早就是一个不能丢失的存在,如同空气一般,不可或缺,有他的时候,她从来都不曾真正的珍惜过他,等到彻底的失去了他,她才知道,原来他对她有多重要。

    泪和血的盛宴,在她和黑龙之间,交织谱成一曲悲伤流离的哀鸣曲,诉说着最绝望最深沉的悲伤与背叛。

    泪,混合着血,染红了那一片早已荒芜许久的酗,那一片早就干枯衰竭的土体,被血和泪染红,填满,唤醒。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