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11 嫁祸白龙

住家野狼2016-9-25 21:36:15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唐家以后,唐佐和一个人陷入沉思中,董司城的话不断回荡在耳边。

    董司城的话虽然自私又偏执,但却也有几分道理,这一场战争已经拉响,没有任何人可以全身而退,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自己伤害身边最重要的人。

    她只能保证自己不去伤害从小疼爱她的丽莎和黑龙,却无法顾及到更多的人。

    例如,从小到大,和她并没有什么深层接触的白龙。

    她只能保证自己不伤害丽莎和黑龙,至于其他人,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第一步已经迈了出去,这条路就必须走到底。

    她在房间里一直待到入夜时分,等到半夜两点的时候,唐家人全部都已将睡下了,她才悄悄的从房里溜了出来。

    青龙陪着唐门留在公司里,家里只剩一个黑龙,白娜娜早就睡下了,而她,只需要用老方法把黑龙灌醉。

    拿着两瓶酒,她来到了黑龙的房里,连哄带骗让黑龙把酒喝光了以后,她才离去。

    溜进了唐门的书房里,启动桌上的电脑,把那张光盘放进去,将光盘里的资料刻印进电脑里。

    她看着那些资料,这些资料足够让唐门以为,这一切都是白龙所为,是白龙背叛了唐门,是白龙把唐氏的机密资料泄露出去。

    做完了这一切,她在一瞬间感到浑身脱力,她瘫在鹿皮靠椅上,偏着头望向墙上的挂钟,半夜三点。

    终于能够歇一口气了,的神经也得以放松片刻。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原本紧闭着的房门早已被人悄悄打开,隙了一条缝,刚好能够从门外将书房里面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而书房的门外正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就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唐佐和的所有举动。

    就在她满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瘫坐在鹿皮靠椅之时,房门被人慢慢地,悄悄地关好。

    而她,对这一切,毫无察觉。

    ※※※※※※※※※※※※※※※※※※※※※※※※※※※※※※※※※※※※

    第二天,用过午饭以后,她便开着车离开,再次去跟董司城会合。

    因为唐门已经自顾不暇,根本没有空再来管她在干什么,所以即便是频繁地同董司城见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妥。

    而且,有许多计划,董司城更想要亲自和唐佐和商谈,而非通过张妈的嘴在两人之间来回奔波传递。

    一来,有些话确实需要面对面的商谈,才能说得清楚,也更有说服力。

    二来,张妈不过是董司城手里的一枚棋子,有些计划,董司城并不想让手底下的棋子知道太多,能少一个人知道的事,就尽量不让更多的人听见,而且,张妈能够为了钱背叛唐门,难保不会为了钱再回头背叛董司城,而唐佐和,却是一个钱财无法打动的女人。

    所以,董司城更愿意相信唐佐和,而非相信张妈。

    她带着那张光盘,来到了董司城位于西大道东三环的私宅,停好车,打开房门,她走了进去。

    “事情办妥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提包放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七月中旬奠气,总是那么闷热,这一趟奔波,她的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细的密汗,坐到真皮沙发上,她看见桌上贴心的的摆着两杯鲜榨的西瓜汁。

    她端起一杯西瓜汁,触手冰凉,竟然还是冰镇过的,浅饮一口,入口清甜。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西瓜汁。”她看了一眼正在摆弄着一架老式CD机的董司城,古老怀旧英国的乡村旧音乐从CD机中缓缓传出,如同一阵舒缓的轻风,迎面吹来,让人原本烦闷不堪的心情也在一瞬间放轻松下来。

    “你现在对我而言,就是最重要的人,我怎么敢不好好了解你的喜好憎恶?”董司城轻笑着说道,转过身,朝着这边走来,端起另一杯西瓜汁,道,“你大老远的赶过来,如果我连一杯冰镇的新鲜西瓜汁都不能给你,岂不是太失礼于人。”

    “你要怎么对付白龙哥哥?”唐佐和放下手中的饮料,偏过头看着董司城,“我希望你能够放他一条生路,留他一条性命,至少不要赶尽杀绝。”

    “不,这话你不该对我说,因为能够决定白龙生死的人,并不是我。”董司城摇了,走到唐佐和身边坐下,笑道,“能够决定白龙生死去留的人,只有唐门啊。”

    “可是……”她颓然稻了口气,语声中带有几分悲凉,“如果他真的认为白龙背叛了他,那白龙一定没有活路……”

    “是啊,从这里就看出来了,唐门这个人的心肠有多狠,即便是跟随多年的忠心手下,只要在他面前犯了一点错,下场就是死,这种不念旧情的人,跟着他有什么好的。”董司城在这种时候都不忘出言挖苦唐门,可见他对唐门的怨恨有多深。

    这些年,董司城处心积虑的对付唐门,除了十九年前的那场惨剧给他造成的伤害,更多的,还是想要除掉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成为J市的龙头吧。

    或许,在不知不觉间,他所谓的复仇早已扭曲,并不完全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自己的野心,爬上高位,成为第一,他的心,或许早就被权财名势所扭曲。

    她叹息了一声,如果白龙的生死必须由唐门来决定,那么白龙必死无疑,唐门心胸狭窄,容不得半点瑕疵,他生平最恨背叛,不管是女人的背叛,还是手下的背叛,只要敢背叛,那就是一个死,如同当年她惨死在产房中的母亲。

    想到这里,唐佐和的心又揪在一起了。

    “所以说,真正害死白龙的人,并不是我们,而是唐门啊!如果唐门对白龙还有半点昔日的情谊,他若肯顾念旧情,就会给白龙留一条活路。”董司城笑了笑,不知为何,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虽然听起来都很偏执,自私,但却也都透着几分道理。

    看着唐佐和那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董司城的某种闪过一道狡黠的光亮,他伸出右手,轻轻地搭在了唐佐和的左手手背上,轻声安慰着她。

    “就把一切交给唐门去决定吧,我们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行了,别想那么多了。”董司城一边说着,右手乘势搭在了唐佐和的左手手背上,感觉到触手光滑白嫩,董司城不禁心中一喜。

    得到她的人!再得到她的心!如此一来,她便是完完全全属于董司城的女人了!

    只有这样,她才会全身心的为了董司城而去付出!

    而董司城也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和魅力,去征服这世上他想要征服的任何一个女人!

    “把手拿开!”唐佐和冷冷的斜视了董司城一眼,眸子里不带半分感情,冰冷的如同一潭千古不化的寒冰,“你下次再敢趁机轻薄我,我们的合作关系立刻解除,我不介意和你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别这样嘛,开个玩笑而已!何必这么认真呢?”董司城瞬间石化,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把手拿开。

    “我可不是和你在开玩笑,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即使我的心里对唐门只有恨,没有爱,但是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去接受别的男人,特别是你!”唐佐和冷冷的扫视了董司城一番,冰冷的眼神从董司城完美无瑕的脸颊移到他的双腿,从上至下彻彻底底的鄙视了他一番。

    她冰冷的眼神完全不同于以外那些只要看见董司城就会疯狂的女人,而是像在打量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一般,不带半分感情,有的只是愤怒和鄙夷。

    那一句“特别是你!”,彻底让董司城打消了唐佐和的念头,对董司城来说,比起女人来,这世上更重要的东西还多得很,他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坏了大事。

    只要唐佐和能够为他所用,要不要成为他的女人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她早晚也会是他的人!

    只要除掉了唐门,那么唐门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成为董司城的!包括他的女人!

    “好!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董司城尴尬的笑了两声,继续讨好的看着唐佐和,厚颜无耻的说道,“那么,今天的资料……”

    “当然带了,否则你以为我大老远跑过来这里,就是为了和你浪费时间吗?”唐佐和拿起手提包,从包里抽出一份资料,递到董司城手里。

    “那就好,那就好。”董司城欣喜若狂的从唐佐和的手里接过那一叠资料,仔细地翻看起来。

    片刻以后,他却又转喜为怒,皱起了眉,果然,这又是一份数量极少的资料,不过是所有资料里面的百分之一不到,她果然还是只愿意给他极少的资料。

    董司城皱起了眉,这女人,对唐门还没完全死心吗?还在痴心妄想着,或宅还是狠不下心来完全将唐门置于死地。

    他早就知道唐佐和已经取得所有的资料,却一直用各种理由和借口搪塞,每次只给他一小部分的资料。

    否则的话,唐氏现在早就完蛋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