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204 无事献殷勤

住家野狼2016-9-25 21:35:36Ctrl+D 收藏本站

    “你有什么事吗?”唐佐和坐起身来,端起桌边那碗血丝燕窝,只是远远地闻了一下,她就已经知道,这燕窝是极品中的极品。

    前段时间听说白娜娜托友人从特殊渠道,花了天价购回了两斤极品血丝燕窝,尔后还派自己陪嫁过来的下人日夜看守着,生怕谁给她偷了吃了,简直可以当宝贝一样供起来了。

    白娜娜素爱保养,对于燕窝,鹿茸,阿胶等,有助于女人滋补美容养颜的东西,更是视若珍宝。

    白娜娜虽然对旁人苛刻,但是对自己可是好的不得了,她的服食的燕窝,阿胶,必须是最好的,极品中的极品,普通的东西还入不了她的眼。

    就连泡澡,洗脚,她也要用新鲜的牛,极好的玫瑰,再加上清晨取来的雨露,极尽奢华。

    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挥霍,恐怕也只有白家小大姐,唐家主母,才享受得起了。

    可是现在,她竟然舍得把视若珍宝的血丝燕窝拿来给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这里面若非隐藏了极大地阴谋,那就是白娜娜有什么事有求于唐佐和。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虽然她和唐佐和之间,谁为刀俎,谁为鱼肉,尚不可知,但是,白娜娜没安好心这一点,倒是实实在在。

    既然这是白娜娜亲自下厨送来的血丝燕窝,而且又是白娜娜亲手端到她的床爆那她就没有理由,拒绝,她也不想拒绝,这样好的极品血丝燕窝,她也是难得一见。

    她讨厌白娜娜,但是现在的她不会跟这样好的极品燕窝过不去。

    既然是白娜娜亲手所做,亲自端来的,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浅尝一口,清香甘甜,绵软润口,她一边慢慢的吃着燕窝,一边问道,“少夫人今天怎么这么好心,把珍藏许久的血丝燕窝拿来给我吃,想必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吧。”

    “佐和,我知道,一直以来,我们之间有不小的误会……”白娜娜坐在床爆脸上带着讨好的笑,看着她慢吞吞的吃着碗里的血丝燕窝。

    白娜娜当然是雄的,雄她的极品血丝燕窝,这些燕窝可是有钱都很难买到的,为了托人买到这两斤血丝燕窝,白娜娜不止出了天价,而且还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

    而是现在,她辛辛苦苦搜集来的血丝燕窝,却要眼睁睁看着她最大的情敌吃下去,这比让她把这些血丝燕窝倒去喂狗,更让她雄。

    可是,人生总有一些东西是必须舍弃的,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血丝燕窝固然珍贵,但是人生中,总有一些东西,比血丝燕窝来的更加珍贵。

    对白娜娜来说,即便是全世界的血丝燕窝加起来,也没有唐门身上一根头发来得重要。

    白娜娜可以舍弃自己珍藏的血丝燕窝,甚至可以舍弃所有的权财名利,但是她却不能舍弃唐门,她可以对一切放手,唯独不能对唐门放手。

    对白娜娜来说,唐门是这世界最重要的。

    如果唐门不在她的身边了,哪怕是把全世界的血丝燕窝给她,也没有意义了。

    “少夫人……,”唐佐和放下了手里的空碗,接过一旁的下人递来的丝帕,优雅的擦干净嘴,笑着说道,“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误会,而是实实在在的针锋相对,这些年,我是怎么对付你的,你又是怎么对付我的,我们都心知肚明。”

    她和白娜娜的战争,从一开始就没有停止过,事到如今,她也不想再和白娜娜维持那表面上的和睦。

    因为现在的她,目标是对付整个唐家!

    “佐和……,”白娜娜看着唐佐和,脸上有些尴尬之色,她往唐佐和的方向挪了挪身子,离唐佐和又更近了一些,表示着她的友好,“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吧,我知道从前我有很多地方都做的不好,对你也不好,但是你是知道的,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小妹妹看待。”

    “想说什么,就说吧,你的血丝燕窝我已经吃了,我们之间不需要拐弯抹角。”唐佐和笑着说道。

    “你能不能……,不要嫁给唐门做二姨太……”白娜娜小心翼翼的窥探着唐佐和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这话也是说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触恼了她。

    唐佐和愣了一下,原来,白娜娜竟然是为了这事,看起来这段时间唐门对她好,白娜娜已经有了严重的危机意识。

    但是,这一切,都是白娜娜咎由自取的,不是吗?

    “少夫人,这事可不是我说了算,你得去跟少爷说。”唐佐和开口说道。

    “不,这事就是你说了算,现在唐门只听你的,只要你不愿意,他不会勉强你!”白娜娜急声说道。

    她虽然嫁进了唐家,如愿当上了唐家主母,唐门对她也算是不错,他们之间可算得上是相敬如宾,但是白娜娜感觉得出来,唐门的心里没有她。

    一个男人如果真心爱着一个女人,是不会和这个女人相敬如宾的,唐门对她以礼相待,对她客气,则越是代表了唐门并没有把她真真正正的当成自己人。

    她是唐家的主母,唐门的合法妻子,但是却不是唐门爱着的那个女人。

    “可是,我很愿意。”唐佐和看着白娜娜,不卑不亢的说道,“做不了他的妻子,能够做他的姨太,我也愿意。”

    “何必呢?你还这么年轻,你有大把的青春,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只要你愿意!”白娜娜急声说道。

    “不!少夫人,你好像搞错了!我早就没有未来了!我早就是少爷的人了!”唐佐和皱起了眉,怒声道,“我这一生,注定只能留在少爷的身爆做不了他的妻子,我便只能做他的姨太,我没得选!”

    她看着白娜娜,白娜娜的眼眸在一瞬间黯淡了下去,带着绝望的死灰色。

    这一刻,她有一些同情白娜娜,她穷其一生,用尽了手段,终于如愿做了唐门的妻子。

    可惜,她留得住人,却留不住心,空守得一纸婚约,却始终入不了唐门的心门。

    而她,也跟白娜娜一样,何尝不是一个被唐门伤透了心的可怜女人。

    她们爱着同一个男人,被同一个男人所伤害,却还要为了这个男人斗的不死不休,有时候想想,她们之间的争斗,谩骂,厮杀,这一切的一切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只为了那个隔岸观火,看戏一般冷眼旁观着的无情男人吗?

    “佐和,我求你了,不管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都给你,我只要你把唐门还给我,不要把他从我身边抢走……”说着说着,白娜娜竟然掉下了眼泪,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慢慢滴落,这一刻,她看起来竟是这样的脆弱不堪。

    再不像是平常那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惹人讨厌的大白娜娜,只是一个留不住自己丈夫心的可怜女人。

    “求你把他还给我,不要把他从我身边抢走……”白娜娜哭着,哀求着唐佐和。

    如果是以前,她可能会心软,会答应白娜娜的请求,因为她也早就厌了倦了,她不想再去费心劳神的和白娜娜抢一个根本不值得她去争去抢的男人。

    可是现在不行,她不能答应白娜娜的要求,因为只有让唐门对她多一分信任,她才能多一分机会盗走唐氏集团的机密资料!

    所以,她不能拒绝唐门的任何要求。

    “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唐佐和冷眼看着白娜娜,冷声道,“即便是没有我,也会有别的女人,少夫人,你防的了我,防的尽天下所有的女人吗?当初你既然选择了嫁给他,就该知道他是个怎样的男人。”

    这些无情话语,间接的宣判了白娜娜的死刑,让她最后一分希望都灰飞烟灭,白娜娜面如死灰,直愣愣的看着唐佐和。

    “而且……,我从来都没有要把他从你身边抢走。”唐佐和叹了口气,自嘲一般说道,“因为,他从来都不属于你,却也不曾属于我……”

    就这样,两个女人沉默了,房内的气氛瞬间变的尴尬起来,半晌过后,白娜娜抬起头来,慢慢的擦去脸上的泪水。

    “既然你也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你为什么非要往这个火坑里跳?”白娜娜看着唐佐和,收起了片刻之前的脆弱,换上一副冰冷无情的面孔,冷声问道,“你难道不怕步我的后尘,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他今天可以娶你过门,明天就能娶别的女人过门,三姨太,四姨太,甚至更多的姨太。”

    “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他会是只属于我一个人。”唐佐和笑了,这笑却是夹杂了几分自嘲的苦笑,“他的世界里,从来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他的爱,也从来都不会只分给我一个人,我对他,早就不抱任何期望了,没有期望,也就没有失望。”

    听了这话,白娜娜有些震惊,她瞪大了眼,惊讶的看着唐佐和,没想到这番话竟会是从唐佐和的口中说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