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89 酗酒的开始

住家野狼2016-9-25 21:34:14Ctrl+D 收藏本站

    她脚步恍惚,嘴里哈欠连天,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酒臭味,摇摇晃晃的走下楼梯,就在这时,丽莎走了过来,赶紧将她扶住,扶着她往楼梯下走去。

    “,你跑哪儿去了?今早少爷让我叫你下楼去吃早点,可我发现你没有在房间里,把我急坏了。”丽莎一边扶着唐佐和往楼下走去,一边开口说道。

    “那你怎么说的?”唐佐和开口问道。

    “我当然不敢告诉少爷你一晚上都没在房间里,可我又不知道你在哪儿,我只好告诉少爷,说你人不舒服,躺在起不来,少爷急着要去公司,也没多问什么,这才算了的。”丽莎开口说道,复又闻到了唐佐和身上纳浓浓的酒臭味。

    “,你昨晚喝酒了?”丽莎惊讶的问道,唐佐和从来都不喜烟酒,平时沾染的更是少,几乎没有见她碰过烟酒,不过想想也是,昨晚唐佐和的心里想必非常难受,既便是借酒浇愁也实属正常。

    想到这,丽莎便闭上了嘴,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现在几点了?”她开口问道。

    一觉睡醒,她连时间都不知道了。

    “下午三点了。”丽莎答道。

    她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下午三点了,时间过得可真快,酒真是一个好东西,可以让人醉,让人睡,醉了睡了就能忘却一切烦恼,而且醉了以后,时间也过地别快。

    一觉醒来,竟已是下午三点。

    她们走进厨房,现在这个点厨房里自然不会有厨子,厨子都回去休息了,但却也找不出什么饭菜来,唐家的厨房,从来不留饭菜,这舒矩,亦是为了保持厨房的清洁。

    好在新鲜的瓜果蔬菜,鸡鸭鱼肉倒是样样俱全,通常这些用不完的菜和肉都是要等到晚饭过后才拿去处理掉,因为晚上还要做一顿晚饭。

    “,你肯定饿了吧,你坐在这里等等我,我这就给你烧一碗醒酒汤,再给你做点吃的,你刚睡醒,将就着吃一些。”丽莎搬过来一个小凳子,放到厨房的角落里,然后开始忙活着,准备做菜。

    她坐在小凳子上,看着正在忙活着的丽莎,心里忽然被触动了一下似的,闷得发慌。

    就好像她的心里刚下过一场小雨,阴暗的小屋子里潮湿的很,让人心里闷得发慌。

    她还记得,就在几个月前,C市,她和纳兰轩的小家里,她也曾学会了烧菜做饭,尽管味道很难吃,但是她每天也是这么在厨房里忙活着,然后逼着纳兰轩把她烧的饭菜全都吃下去。

    那时候,多简单,多幸福啊……

    她用力的甩了甩头,嘴角泛起一丝自嘲的笑,看来昨晚真的是喝多了,怎么无缘无故又想起纳兰轩来了,纳兰轩早就从她的生命中离开了,从他选择回家,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面对唐门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就已经走向了陌路。

    即便以后再见面,恐怕也只是两个人曾经熟悉过的好朋友罢了,她和纳兰轩之间还能有什么吗?

    锅子里烧着醒酒汤,小火汨汨的熬煮着,汤在锅里翻腾着,散发出好闻的香气。

    这时候,她忽然又想起了唐门,那天,她也是跟丽莎一样,这么站在厨房的灶炉前,她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她烧道是土豆排骨汤,那是她第一次烧这种汤,对于她这种自学成才的初学者来说,烧这个汤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极限。

    然后也是那天,唐门坐在饭桌前,吃着她煮的饭,喝着她烧道,尽管那汤味道很淡,淡的几乎快没有味道,却获得了唐门的赞许,现在想起来,有生之年,她也就只有那一天才有机会亲手做汤给唐门吃吧。

    尽管那汤最初并不是为了唐门而烧。

    想到这,她的头又埋了下去,感觉到太阳那个地方搏动的厉害,跳帝。

    以后,能够为唐门洗手作羹汤的女人,只有白娜娜了吧,她是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也没有这个资格了。

    她就这么埋着头,坐在小板凳上,坐了一会,醒酒汤煮好了,丽莎吹了吹醒酒汤,端到她的手边。

    “,先把汤喝了,饭我马上做好。”丽莎开口说道。

    “嗯。”她接过醒酒汤,喝了一口,丽莎为了不让这汤的药味太重,所以特意加了马铃薯和莲子。

    喝完醒酒汤,空了一整天的胃这才总算舒坦了一些,跳的厉害但阳也舒缓了一些,丽莎又端过来一碗海鲜捞饭,几个清淡小菜,她就这么坐在厨房里,慢慢吃着。

    她忽然觉得,如果每天都能这么醉酒的话,其实也不错,喝醉了,她就可以大睡特睡,也不用看见唐门,看见任何她不想看见的人。

    填饱了肚子,她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里,躺在百无聊奈的望着落地窗外的蓝天白云,过了一会,她又坐起身,打开电脑,登陆QQ,却不知该和谁领。

    关了电脑,她又躺回。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流逝,很快的就到了晚饭时间,张妈上楼让她下去吃饭,她只是躺在说了一句不饿,翻过身继续躺在发呆。

    好不容易挨到了十一点,她这才起身,往外走去,在走廊里遇见了青龙,今晚是青龙守夜。

    青龙只是看了她一眼,为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阻止她。

    她一个人走到酒窖,打开瓶塞,直接握着酒瓶就开始喝酒,所有人都已经睡下了,她就算想找人陪她一起喝酒,也没有对象,丽莎是不会陪她喝酒的,黑龙更不可能,而且这两个人说不定还要阻止她酗酒,青龙在守夜,不能喝酒。

    而她在唐家,关系比较好的人,也只有这三个了,她总不至于跑去打扰明天就要去巴塞罗比亚度蜜月灯门和白娜娜吧?

    明天一早,唐门就会带着白娜娜去巴塞罗比亚,开始他们甜蜜的蜜月期,而她,则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布娃娃的人,被丢在J市。

    很快的,一瓶酒已经喝完了,她靠着墙坐下,在酒窖里一瓶接着一瓶猛喝着。

    清醒的人喝不醉,难过的人一喝就醉,很快的,她就醉了,然后抱着酒瓶倒在墙角,流着眼泪睡了过去。

    第二天下午,几个老妈子进酒窖打扫卫生时,发现了抱着空酒瓶倒在墙角,满身酒气酩酊大睡灯佐和。

    好在已经是下午,唐门和白娜娜一早就离开了J市,前往巴塞罗比亚,几个老妈子想告状也不知道找谁告去,只是略带厌恶的捏着鼻子,合力把醉醺醺灯佐和抬回了房间。

    喝醉的人,特别重,全身的重量都在往下压,是清醒时的数倍,几个老妈子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唐佐和抬回房里,闻着她瞒着的酒臭味,又帮她换了衣服,进浴室简单的冲洗一番,才把她弄到睡好。

    “真是的!臭酒鬼!自己酗酒,倒把我们害得不惨!”张妈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在唐佐和白皙光滑的左臂上狠命掐了一把,算是发泄满肚子的火气。

    “啊!!!”她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双眼却仍是紧闭着,只是双手双脚不停地在浴缸里翻腾着,挣扎,把自己弄得呛了不少水,也扑腾了不少水,溅到张妈的脸上,身上。

    “老实一点儿!身上臭死了!不洗干净怎么行!!还给我乱动!!”张妈一把将脸上的水渍甩掉,复又在唐佐和的背上,腰上,狠狠掐了几把,把她死死的按在浴缸里,几个老妈子开始替她擦洗身子。

    这一番折腾,几个老妈子被弄得筋疲力尽,更是满腹怨言。

    而唐佐和在整个过程中,都是迷迷糊糊的,嘴里还说了不少胡话,甚至还哭着挣扎反抗了一番,最后又躺在浴缸里睡了过去。

    “她又喝酒了。”丽莎站在床爆看着躺在终于安睡过去灯佐和开口说道。

    “她这是在折磨自己,作践自己。”黑龙开口说道,忽的握紧了右拳,道“不行!我不能看着她这么堕落下去!不能让她夜夜借酒浇愁!!”

    他们站在床边看着她,她睡的正香,面容安详,方才浴室里那一番折腾她哭闹不止,几个老妈子也被她弄得浑身是水,嘴里抱怨连天,好不容易把她满身的酒臭味和秽|物洗干净,又替她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她现在自然睡的正香。

    唐门和白娜娜去巴塞罗比亚度蜜月,为期一月,现在唐家管事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丽莎总管的身上,几个老妈子也只能对丽莎的话惟命是从,青龙和唐门从来都是形影不离,自然要陪着唐门和白娜娜一同前去,唐氏集团的事唐门便放手交给白龙和黑龙两个人管理。

    丽莎吩咐几个老妈子去厨房熬点小粥,拌几个小菜,等唐佐和睡醒了拿进来给她吃。

    “她心里难受,就让她喝吧,等她想通了,明白了,心里舒坦了,自然也就没事了。”丽莎开口说道。

    “可我不想看见她这么折磨自己!”黑龙叹息着说道。

    “你管得着吗?劝得住的话,那你就劝吧!她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丽莎瞪了黑龙一眼,转身离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