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76 葬

住家野狼2016-9-25 21:33:5Ctrl+D 收藏本站

    用过了早点,她随着唐门上车,开车的是青龙,黑龙开着另一辆车和丽莎一同尾随在后。

    车开着,很快便驶出了城区,往城郊行去,她摁下车窗,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车子出了城区以后,就没有什么油烟臭了,道路两旁渐渐地花草树木越来越多,空气也越来越清新。

    她用力闻了一下清晨的空气,顿觉心旷神怡,这样好的味道在城区是闻不到的,城区早就充满了油烟臭味儿,到处都是各种汽油在燃烧着,虽然唐家所在的别墅远离市中心和马路,却仍然避不开那种城市喧嚣的臭味儿。

    只有出了城区,行到郊外,方能感觉到远离诚实的喧嚣,才能闻到大自然的味道。

    她从小就很讨厌那个冷冰冰的,用钢筋水泥混凝土堆积而成的冷漠森林,到处都是车子,汽油,高楼大厦,压得人几乎透不过气来,她总觉得,如果这个世界再这也继续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变成一片废墟。

    但是,这一切并不是她能控制的,她讨厌这个充满臭味儿的城市,却不得不居住在这里,离了这个让她厌恶的城市,她只会居无定所。

    离城区越来越远,树木也越来越多,空气也越发的清新宜人。

    “青龙,把车窗全部打开。”唐门开口说道。

    “是。”青龙应了一声,把所有的车窗都摁下。

    她看着现在仍然美好的郊外,心里却在担忧着,这里早晚有一天也会被钢筋水泥混凝土所覆盖,这里迟早会变成工地,这里的花草树木会被铲除,这里会变成新的居民区,或者娱乐区。

    到那时候,这里的空气将不再清新。

    “这里的空气,闻起来好舒服。”她用力吸了一口气,用心的感受着花草树木下孕育出的清新空气。

    城郊离市区比较远,且地处偏僻,这附近没什么人居住,也没什么人出没,所以她平常想来这里一趟,也是很不容易,一则一来一往耗时,二则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唐门也不是很放心让她单独跑出市区。

    所以她想来城郊呼吸新鲜空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喜欢就好。”唐门笑了一下,把她的手拿起来,放进手心里。

    “我们要去哪里啊?”她偏过头看着唐门,开口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唐门笑着说道。

    车又开了一会儿,停了下来,这里是一个坟场。

    她的心“咯噔”一声便沉了下来,唐门竟然带她来坟场,她有些惊诧,内心更是忐忑不安,她不明白唐门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几日平静的生活真的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唐门带她来坟场?难不成是要告诉她,她今天将会葬身于此?这里,是唐门为她选好的墓地?

    她的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她抬起头,惊恐不安的望着四周,唐门已经走了进去,她看着黑龙,发出求救的目光。

    看着她竟然傻傻的站在原地,唐门又走了回来,牵住她的手,往里面走去,“跟我来。”

    她的脚步有些踉跄,因为她实在猜不透唐门的用意,唐门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竟是去了坟场,这本身就够古怪了。

    “你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唐门开口问道。

    她心中一震,更是彷徨不安,双手有些微微发抖,虽然面对死亡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人没有不怕死的,临死之前都会如她一般惊恐不安。

    唐门牵着她,走到一个挖好墓坑旁,墓坑中是一具水晶棺木,她心中一震,这不是摆放在唐家阁楼中的那个水晶棺木吗?躺着她母亲尸体的水晶棺木。

    她低下头看着,里面竟然真瞪着她母亲的尸体,她和离开之前看的最后一眼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黑龙对着周围站着的保镖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退下,众人纷纷退下,黑龙和丽莎也随之退下。

    “这是……什么意思?”唐佐和有些讶异的看着唐门,开口问道。

    “对不起……”唐门叹了口气,抱住了唐佐和,语声微凉,“……原谅我……。”

    这一句“对不起”,让唐佐和眼角淌下一行泪水,记忆中,唐门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对不起,他如此的心高气傲,在他的世界里,他永远都是对的,高高在上灯门怎么可能有错的时候,就算他错了,他也永远是对的。

    高高在上的王者又怎么可能跟任何人说对不起。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唐门会跟她说对不起,这一句是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她靠在唐门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这一句“对不起”,躺在水晶棺木里的母亲想必已经等着了许多年了吧。

    “对不起……,原谅我……。”唐门伸出手,轻轻拍着她背,轻声道,“……我欠你们母女的,太多……”

    她抬起头看着唐门,泪眼滂沱,有这一句对不起,什么都够了,她想要的,不过如此。

    “让我,补偿你吧……”唐门看着她,语声中带着几分恳求。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宅何曾用过这样的语气来跟一个女人说话。

    可是这一刻,唐门在她的面前,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横行霸道的王宅他反倒像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她靠在唐门的怀里,已然泣不成声,能够让她母亲安葬,便是对她最大的补偿,她重重的点着头,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水晶棺木被高高吊起,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墓坑中,她最后看了一眼那个躺在水晶棺木里的女人安详的面容,沉静姣好,紧闭着双眼。

    她看着那些泥土被小心翼翼殿入墓坑中,一点一点,就好像她的心,慢慢的安稳下来,她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直到最后一铲泥土也被盖上去,她也终于安心。

    她转过身,看着唐门,唐门的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双手,她把头靠在唐门的胸口,眼泪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她的睫毛在颤动着,“谢谢你……”

    能够让她母亲的尸体离开阁楼,得以安睡,便是她如今最大的心愿,她从来没有想过,唐门竟然会满足她的这个心愿。

    她看着唐门,心中的仇恨也随着母亲尸体的安葬而渐渐淡去,所有的仇恨,都该随着水晶棺木一同被泥土掩埋吧!

    “回家吧。”唐门搂着她的肩,帮她擦去眼角泪水,朝着墓场外慢慢走去,“别哭了,已经哭成小花猫了……”

    ※※※※※※※※※※※※※※※※※※※※※※※※※※※※※※※※※※※※

    她原本以为被抓回去以后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她甚至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心理准备,谁知唐门却对她既往不咎,反而温柔备至,她感觉自己又要再次沦陷在唐门温柔的怀抱中。

    回家的路上,唐门依然让青龙把车窗全部打开,她的胳膊撑在车窗上,手枕着下巴,出神的望着车窗外的风景,道路两旁全是密密麻麻的花草树木,空气中飘荡着大自然才有的那种味道,这种好闻的味道在她的记忆中是属于绿色。

    这些清新的香气让她心旷神怡,一如她此刻的心情,豁然开朗,一切麻烦,问题,在此刻仿佛都不再是问题。

    “为什么,会想要这样做?”她转过头去,看着唐门,她知道所有的一切,所以她也知道,当年她的母亲曾背叛过唐门,然而今时今日,唐门却愿意让她的母亲安然入葬,对于唐门这种瑕疵必报的男人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我不想再让过去的一切纠缠着我,纠缠着我们。”唐门把她的手拿起来,放在手心,握紧,“……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我想要珍惜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她俏皮的一笑,明知故问,道,“……是指我吗?”

    “是。”唐门点着头,没有丝毫的犹豫,“原谅我,好吗?”

    “嗯。”她点着头,把头微微偏向唐门,靠在唐门的肩上,“我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怪过你。”

    “那么,答应我……”唐门看着她,眼眸深处隐隐有着波光在转动,“……以后不要再离开我。”

    她看着唐门,终于明白,原来唐门的转变是因为她的离开,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的离开会给唐门的世界带来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离开,几乎让唐门的世界瞬间崩盘。

    就好像,十九年前,她的母亲从唐门身边离开时一样。

    她看着唐门,她能感觉出唐门在害怕,害怕她的离开,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灯门,会害怕一个小女人的离开。

    “只要你听话,我会好好爱你一辈子。”唐门看着她,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他的唇一如从前般温暖。

    坐在驾驶位开车的青龙听着他们的对话,嘴角竟然不经意的勾起一丝笑意,能够看到这两个人和好如初,青龙的心里也放肖实了许多。

    车,继续往前急驶着,而他们之间那条崎岖又坎坷的路,才刚刚要开始走而已……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