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72 跟我回去

住家野狼2016-9-25 21:32:46Ctrl+D 收藏本站

    小火汨汨熬煮着,火舌儿轻锅底,锅里的排骨汤炖的正好,轻微的翻腾着,排骨的肉香气,混合着土豆的清香,从锅子里飘出来。

    她认真的翻看着烹饪书,一丝不苟的照着书里的方法来炖这一锅土豆烧排骨,虽然味道或许有些差距,却已是她这两个星期来最大的进步。

    从一开始连饭都煮不熟,做的菜也是让人难以下咽,到现在,她已经能够独立做出一桌让人吃得下口的饭菜,这对她来说,已是很大的进步。

    没有人教她,她便去网上翻找资料,去书店购买烹饪书,照着书里的图片,一步步,按部就班的学着。

    土豆排骨汤快炖好了,想着纳兰轩也该从超市买了东西回来,就在这时,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怎么出去这么久?水果买回来了吗?饭在桌上,菜炒好了,你先吃着,汤就快好了。”她朝着饭厅里大声说道。

    她嘴酱起一丝笑意,端了一盘炒好的青菜走了出去。

    走到饭厅之时,她整个人却是彻底的愣住,她的脸色在一瞬间变的很难看,青白不堪,她的表情瞬间石化。

    “啪!”的一声脆响,手里的盘子也拿不稳,刚炒好的青菜就这样摔落一地,盘子也被摔得七零八落。

    这一瞬间,用言语无法形容她内心的震惊以及恐惧,她原以为是纳兰轩回来了,可是她却看到了一个此刻她最怕见到的人。

    唐门坐在饭桌旁,手里端着饭碗,坦然自若的吃着她做的菜,他的神情如此淡定,就好像这里本就是他的家,他本就该坐在这里,吃着她做的饭菜。

    这一瞬间,唐佐和的大脑一片空白,该回来的人没有回来,不该来的人却来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唐门会有这里的钥匙,是了,他是唐门,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只是一把小小钥匙而已,又怎会难倒他?

    就连她,终究也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唐门坐在这里吃饭,纳兰轩又在哪里?她不知道,她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没有给她把一切想清楚的机会,就好像她当初突然从唐门身边逃走一样,不声不响,悄无声息。

    她曾无数次的臆想过,当她被唐门找到的时候,她会有怎样的下场,是当场被唐门一打死,还是被唐门带回去致死,或者就在这里,被活生生折磨而死。

    她的尸体,会不会和她的母亲一同被制成标本,摆放在唐家阁楼里,永远不见天日。

    她站在厨房的门口,距离唐门只有五步的距离,饭厅里站了七个保镖,而唐门,就坐在饭桌旁,泰然自若的吃着她做的饭和菜,唐门的神情,看不出任何喜怒,他看起来好像真的饿了,竟然在认真的吃着她做的饭菜。

    她的手艺,和唐家的厨子是天壤之别,如果把她做的菜拿去和唐家的厨子比较的话,那她做的菜简直就是难以下咽,可是现在,唐门却在大口吃着她做的菜。

    她看着唐门,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她的手心湿润了,紧张的冒汗,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或许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下一秒,或者下下秒,唐门就会站起身来,暴跳如雷,然后,她将受到怎样的对待,怎样的惩罚?

    唐门的冷酷无情,她早就见识过,她忽然想起了安莫言,那个仅仅只是和一个陌生男人一同吃饭被唐门撞见了就要被一打死的女人,只是和陌生男人吃了一顿饭而已,就让唐门对她判下死刑,那她的背叛,她涤脱,她的私奔,又将受到怎样的惩罚?

    她想起了阁楼里那个水晶棺木,里面躺着的女人,她的母亲,在那里沉睡了十八年的人体标本。

    她,是否也会被制成人体标本,然后摆放在那里。

    她的身子抑不住的起来,然后本能的往后退。

    “不错,没想到你居然学会了做饭。”唐门抬起头来,淡淡的看着她,他的眸子里平淡如水,看不出一丝一毫情感的变化,就好像只是在和她闲话家常一般。

    他放下碗筷,看着唐佐和,半晌以后,道,“盐放得有点多,下次少放点。”

    她着,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或者问一句纳兰轩的下落,可是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只是无力的张开,然后着。

    “汤炖好了吗?”唐门看着她,开口问道。

    她着,点了点头,转过身往厨房里走去,她的步伐有些摇曳,似乎连步子都走不稳了,她如同身在云雾中,云里雾里,她走进了厨房,这才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

    她偷偷低出手机,拨通了纳兰轩的号码,她急的眼泪直打转,此时此刻,她唯一的依靠就是纳兰轩。

    电话打过去,却守机。

    这一刻,她如同跌入九天冰窟中。

    “好了吗?需要我让人进去帮忙吗?”唐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吓的浑身一抖,赶紧将手机收起来,然后抹了一把眼泪,小心翼翼的把汤盛到碗里。

    如果这里有一包毒药,她很可能会悄悄的放进汤里去。

    可惜这里没有,她也不会闲来无事在厨房里预备好一包毒药,随时等着在将来的某一天,毒杀唐门。

    她小心翼翼的端着汤,走出厨房,在唐门的注视中,走到饭桌旁,她轻轻地把汤放到桌上。

    “给我盛一碗。”唐门看着她,表情平淡,他的语气就好像是丈夫在同妻子说话一般。

    她的手有些微微,拿着汤勺的手有些不稳,她哆哆嗦嗦的把空碗里盛满了汤和排骨,然后放到唐门面前。

    “坐,你也吃。”唐门朝她摆了摆手,然后端起汤碗,先是细细的闻了一番,尔后抬起头,笑道,“不错,香味出来了。”

    她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坐在唐门的对面,小饭桌很小,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她能清楚的瞧见唐门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不似唐家的饭桌那般大,两个人即便面对面坐在一起也好像隔了很远。

    唐门的话,她不敢不从,现在的她就好像等着受刑的死囚,她哆嗦的拿起饭碗,一粒一粒的吃着碗里的饭,食不知味。

    唐门却好像真的饿了,他端起碗,饮了一口碗里道,又吃了一块排骨。

    这样手艺道,放在平时,若是被唐门吃到了,定会暴跳如雷,然后让人把厨子拖出去打死也不无可能。

    “汤不错,香气浓郁,味道挺淡,现在喝起来刚好,不像你做的菜,那般的咸。”唐门抬起头,对她笑了一下,又开口称赞道,“看得出来,你炖这锅汤花了很多心思。”

    她呆呆的看着唐门,整个人却已愣住,她不知道唐门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也不知唐门想要干什么。

    这个比魔鬼更可怕的男人,心里究竟在盘算着怎样可怕,恶毒的念头,来报复她,报复她的不忠,背叛。

    “没想到,你竟对下厨做菜有兴趣,可惜没人从旁指点,做出来菜难免会逊色许多,回去以后,我会让家里的厨子用心教导你厨艺。”唐门擦了擦嘴,神情淡定的开口说道。

    “我没有说过我要回去。”她握紧了右拳,开口说道,听唐门的话语和口吻,好像笃定她一定会跟着他回去,她懦弱,胆小,害怕,此刻她的心里惶恐万分。

    可是唐门好像忘了,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对唐门言听计从灯佐和,在她的生命中,他早已不是那个可以霸道的决定一切,掌握所有的暴君。

    她早在两个星期前,就从他身边逃脱。

    唐门站起身来,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他也在尽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他转过身去,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走到唐佐和身爆停下脚步,“这么小的房子,你就甘心以后的人生都屈居在这里?”

    她咬了咬下唇,唐门说的没错,这房子确实小,在唐门的眼里,这房子或许连唐家一个宴会厅的一半都不到,可是在唐佐和的眼里,这房子却是她安身立命之所。

    是她从唐门身边逃脱以后,唯一的收容所。

    “何必委屈自己,何必住在这种小房子里,你喜欢亲自下厨,以后我会让人专门教导你如何做菜,跟我回去。”唐门伸出手,等待着她把手放上来。

    “不!我不跟你回去!”她站起身来,嘶吼着,往后急退一步,把椅子踢翻在地,她看着唐门,疯狂的摇着头,她早就不是那个对他言听计从的禁奴了,可是他,仍然想要像以前一样,主宰她的人生,控制她的一切吗?

    “你想等纳兰轩?”唐门看着她,眼底带着一丝笑意,“不必等了,他早就跟着纳兰锐回家了。”

    她摇着头,痛哭出声,她早就知道纳兰轩走了,唐门来了,她被找到了,纳兰轩又怎么可能没被找到。

    她终究,还是被一个人丢在这里。

    “他回家了,你也该回家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不会跟你计较任何事。”唐门微笑着,往前走了一步,朝她伸出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