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38 活着还是死去

住家野狼2016-9-25 21:29:44Ctrl+D 收藏本站

    “你说,要是纳兰轩知道了你的这些事,他会怎么想你呢?你还会是他心目中那个完美无缺的白雪公主吗?”白莎莎轻笑了一声,手里的摄影机对准了唐佐和,将她最狼狈不堪的时刻尽数记录进摄影机当中。

    唐佐和挣扎着,着,心里有两个声音在来回拉扯着,她咬着牙,她想着唐门,想着纳兰轩,想着那个她深爱着的男人,以及那个深爱着她的男生。

    她绝不能让自己掉入白莎莎的陷阱里,就是死了,也不能死的这么不堪。

    就在这时,她忽然看见了前方两米的地方有一盒图钉,还有一块玻璃,她顿时计上心头,现在的她已经快要被吞噬了所有的理智,她绝不能让自己被主宰。

    她着,拼命的往前方爬去,一点一点的挪动着。

    “怎么?你还要继续倔下去吗?受苦的只会是你自己哟!”白莎莎轻笑着说道。

    三个男生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们的笑声交织在一起,冲击着唐佐和的耳膜,就像是来自地狱深处的笑声,而这里,就是地狱。

    她使劲摇了,继续往前方爬去。

    她伸出右手,使出最后的力气,往那块玻璃上面砸去,就在这时,白莎莎也看出了唐佐和的真正意图,白莎莎面色大变,赶紧指着唐佐和对着那三个男生大声呼喊道,“快去阻止她!”

    三个男生大步朝着唐佐和奔去,可是唐佐和的手已经砸到了玻璃上,下一秒就是钻心帝,玻璃被唐佐和砸碎了,无数细小的玻璃渣子尽数扎进了她的手心,手背,手臂,整个右手的肌肤都在一瞬间被划烂,无数细小的血管在一瞬间爆裂开来。

    唐佐和的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她成功了,右手的剧痛换来的是头脑的清醒,疼痛在一瞬间如海潮一般席卷而来,将她的尽数驱走。

    虽然整个右手已经变的血肉模糊,但是她却保住了自己的清白。

    三个男生冲到了唐佐和面前,却已经吓的呆掉,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女生竟会如此刚烈,宁愿用一条右臂来换的清醒的机会。

    她不仅狠,而且对自己也能这么狠,这样的人最可怕,连命都不要的人,还会惧怕什么?

    犹如被迎面泼了一盆冷水,三个男生面面相窥,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兴致和。

    “哼……”唐佐和目光一冷,趁着那三个男生发呆之际,又赶紧抢先一步将地上那一盒图钉抓到了手里。

    “白莎莎,你不是恨我吗?那我就死给你看,你看看唐门会不会帮我报仇,你等着帮白家所有人收尸吧。”唐佐和大笑一声,左手抓起一把图钉,将那一把图钉狠狠地扎到了自己的心口处。

    “你要干什么!”白莎莎面色大变,她确实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她确实对唐佐和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唐佐和拆骨吃肉,可是她却没有想过要唐佐和的命。

    人命大于天,况且唐佐和还是唐家的人,她不敢想象倘若她真的杀死了唐佐和,她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那十几枚图钉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口处,白色的校服衬衫在一瞬间被鲜血染得通红。

    看着唐佐和居然拿命来拼,白莎莎也不得不服了,她指着唐佐和,朝着那三个男生惊恐的大叫着,“快去阻止她!快!”

    三个男生互相对视了一眼,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阻止的,要是真的弄出人命来了就麻烦了,唯今之计就是赶快脱身,把一切都推得干干净净,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在学校里强暴一个小女生,和在学校里杀死一个小女生,那是质的区别,前者或许花点钱就能摆平,后者却是搞出了人命,任你巧舌如簧也脱不了干系。

    “我……我还有点事,先走了……”男生A尴尬的看了一眼白莎莎,脚底抹油,赶紧走人。

    “我们也还有事,莎莎你们自己在这里玩吧。”两外两个男生也紧跟着离去。

    “你们……!!你们这三个混蛋!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们!!”白莎莎朝着三个男生离去的背影愤怒的咆哮着。

    话毕,她又转过身去看着唐佐和,这种时候她本应该立刻将唐佐和送到医院,或者拨打急救电话,然而她却忽然改变了这个主意,如果她把唐佐和送去了医生,不就等于直接承认了她蓄意谋杀唐佐和?

    可是倘若她把唐佐和丢在这里,自己逃跑,然后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她只是一个毫不知情的人,那她就能够完全的脱了干系。

    她看着唐佐和,如果唐佐和死在这里的话,除了她和那三个男生以外,没人会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查起来了,她咬死不承认,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别人也拿她没有办法。

    而且,如果唐佐和真的就这么死在这里了的话,那她或许就有机会和纳兰轩在一起了,没了唐佐和,那她和纳兰轩之前也就没了障碍,那么纳兰轩一定会接受她。

    “这么想死,那你就死吧!”白莎莎狠狠地瞪了唐佐和一眼,唐佐和浑身都是血,特别是右手,被玻璃渣子扎的血肉模糊,储物室地处偏僻,平常根本没人来,她毫不怀疑如果唐佐和真的死在这里了,或许都没人会知道!可能等到尸体烂了,臭了,都不会有人发现!

    她看着唐佐和,唐佐和现在虚弱的一步也挪不动,把她扔在这里,她一个人肯定跑不了。

    “白莎莎,你以为我死了,你能脱得了干系吗?”唐佐和冷笑着说道。

    她不怕死,她早就想死了,只是一直没有死的勇气,如果这一次真的就这样死了,对她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反正这玻璃是你自己打烂的,这图钉是你自己扎进去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连手都没有动一下,我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仅此而已!”白莎莎冷笑着说道。

    说完,白莎莎转身便离开储物室,除了储物室以后,她又犹豫了片刻,转过身,拿出钥匙,将门锁好。

    “含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活着,我就会永远痛苦!人都是自私的,不要怪我狠心,怪只怪你自己命不好!”白莎莎冷哼了一声,感觉心口处在剧烈跌动着,她咬了咬牙,稳住了心神,大步离去。

    “砰!”铁门被紧紧锁上,整个储物室又变成一片昏暗,她一个人静静瞪在冰冷的地面上,她觉得好冷,身体冷,心更冷,可惜她没有力气站起来,也没有力气大声呼喊,她倦了,也乏了,就这么离开,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眼角有泪水滑落,黑暗中隐隐有着微弱的眸光在闪动着,那双眸子里的光渐渐地黯淡下去,一点一点,她慢慢的闭上了双眼,直到那眸光消失不见。

    唐佐和感觉身体好乏,好倦,她闭上眼,想要暂时休息一下,她想着,从以前到现在,满脑子都是唐门,她想起了那些过去的时光里,她曾和唐门亲密的相依,她赖在唐门的怀里,感觉是如此的心安,那时候的他们还没有猜疑,没有背叛,没有恨,她把唐门当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她天真的以为长大以后可以嫁给心爱的少爷,然后永远和他在一起。

    然而一切终究只是黄粱一梦,梦醒来,她又立刻跌入噩梦当中,最深最远的噩梦呼啸而来,她在一瞬间从云端跌入谷底,她在一夜之间,从这世上最幸福的小女孩蜕变为最悲惨的小女人。

    她想要的,只是唐门能多给她一点爱,仅此而已,她小心翼翼的生活在唐门的身爆规行矩步,就连呼吸也不敢太用力,她匍匐着,只求能够平安度日,可是她终究还是做的不够好。

    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一次又一次的怀疑和伤害,唐门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暴君,仰视着渺小的她,拿着满是倒刺的长鞭一鞭又一鞭的狠狠抽打在她的身上,把她打的支离破碎,遍体鳞伤。

    她也想要温暖,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可惜唐门从来都吝啬于给她一丝温暖。

    她永远都走不进唐门的心里,因为唐门的心门早就已经关上。

    “少爷,我好累啊……”她哭泣着,卷缩成一团,她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她感到有些恐惧,有些窒息,身体却是异常的沉重,她没有办法起身离开,也没有办法大声呼喊,她忽然想到了,如果她死了,唐门该怎么办?

    “我好累,好累……”她慢慢的闭上了疲倦的双眼,眼皮沉重的闭上,便再也无法睁开,她的胸口在剧烈起伏着,仿佛有一块大石压在上面,压得她无法动弹。

    如果,她就这样死了,以后的以后,唐门会想她吗?

    她摇了,或许不会吧,她对唐门来说仅仅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玩具而已,她死了,唐门怎么会想她呢。

    终于,她闭上了眼,就这样昏睡在黑暗的密室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