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31 爱情转移

住家野狼2016-9-25 21:29:2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累的话,就停在我身边休息吧。”纳兰轩的肩膀宽阔,结实,她靠在纳兰轩的肩膀上,竟然觉得无比安心。

    纳兰轩的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就像在哄着一个小孩子一样,他抱着她,慢慢地走到了秋千旁爆纳兰轩扶着她在秋千上坐好,他就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伸出手,接过纳兰轩递给她的锦帕,干净,洁白,带有一点点皂的香气,她看着这锦帕,忽然就想到了唐门最习惯用的那些锦帕,也是和纳兰轩的锦帕一样,干净,洁白,唯一不同的是唐门喜欢皂角的淡淡香气,一定要皂角不可。

    而纳兰轩的锦帕,却没有皂角的香气。

    “能不能告诉我,这段时间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纳兰轩蹲下来,就蹲在她的面前,他看着她的眼睛,盯着她淡色的眸子。

    唐佐和看着纳兰轩,有那么一瞬间,她差一点就忍不住要告诉纳兰轩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

    然而,她只是张了张口,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这些事只能永远烂在肚里,不可能告诉纳兰轩。

    或许是她还不够勇敢,没有勇气告诉纳兰轩,也或许是她对纳兰轩还不够信任,因为她不知道一旦纳兰轩知道了一切真相以后,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她。

    如果足够的信任,是不会害怕告诉对方自己过去那些不堪的往事,仅仅只是因为不够信任,所以才会选择隐瞒。

    有时候,善意的隐瞒好过诚实倒白。

    因为你并不能预料到坦白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有的人宁愿一生活在谎言中,也不想面对残酷的现实。

    隐瞒,未必就是一种错误。

    “唔……”她朱唇微启,却又摇了,她看着纳兰轩,淡色的眸子似乎在告诉他,不要强迫她说出来。

    “不想说的话,就先不说了。”纳兰轩叹了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每个人也都有自己不想为外人知的秘密,他不想强迫唐佐和一定要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相信,终有一天,她会愿意主动告诉他。

    “谢谢。”她报以感激的一笑,嘴酱起一抹淡笑,果然,无论何时,纳兰轩总是会顾忌她的感受,总是优先考虑她的一切。

    她不禁又想起了唐门,人和人是不能拿来作比较的,因为她总是会拿纳兰轩的优点来比对唐门的缺点,越是比较,越是失望。

    在一次又一次的比较中,渐渐遗忘了唐门的好。

    曾经灯门,也是对她好过的,但那仅仅只是在她小的时候。

    “不管你发生了什么事也好,以后,让我来保护你吧?”纳兰轩看着她,神情坚定,眼眸深处是执着的一往情深,他伸出右手,放在了唐佐和的面前,等待着她把手放到他的手心里。

    唐佐和看着纳兰轩,她有些愣住,她犹豫了片刻,这是告白,毫无疑问的告白,自从那天的一吻之后,她就能感觉的出来纳兰轩对她的爱,在这以前她总是大大咧咧的,把纳兰轩当成了好朋友,好哥们,可是男女之间又怎会有纯粹的友谊?

    天长地久的相处,朝夕相对,又怎么不怦然心动,越是了解对方,就越是上瘾,如同含笑饮下一杯毒酒,明知有毒,却不可自拔。

    她在考虑着,犹豫着,想着,如果她真的接受了纳兰轩,那以后的以后,又该怎么办,如果被唐门知道了,她和纳兰轩又该怎么办。

    “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不会再让你流眼泪。”纳兰轩看着她,又加重了几分语气,纳兰轩的脸色有些发红,他的眼眸深处有几分惧意,他在害怕,害怕唐佐和的拒绝。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纳兰轩第一次对一个女生告白,而这个女生,竟然会是她。

    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想要寻找一个避风港,供她暂时安歇,不至流离失所,不至颠沛流离。

    此刻,纳兰轩就是她安歇的小站,纳兰轩就像是一个永远都在燃烧着的小太阳,总是能带着她无限的力量,让她也跟着快乐,让她笑。

    而唐门则像是一潭沉寂了千年的湖水,水面波澜不惊,水底繁复嘈杂,湖水冰凉刺骨,能把她的骨血都冻僵,然而水底却隐藏了许多未知的生物,让人无法预料,让她胆颤,让她畏惧。

    未知的神秘总是能勾起人们最单纯的好奇心,想要去探索,想要去发掘,然而,当她不由自主跌入湖中时,却被冻的遍体鳞伤,她哭喊着想要逃离,唐门的冷,唐门的狠,把她弄得支离破碎血沫横飞,她挣扎着,哭喊着想要逃离,好不容易才逃上了岸。

    “轩……”她犹豫着,眼眸深处隐隐有着不安的波光在涌动着,她想要把手放到纳兰轩的手掌中,因为她知道,待在纳兰轩的身边她总是能够很安心。

    但是同时,她却又有着属于自己的顾虑,她害怕,怕唐门,更怕连累纳兰轩。

    “不要拒绝我,好吗?”纳兰轩看着他,眼眸深处带着几分恳求,语气中也带着几分恳求,这是他第一次对女生告白,而且还是他从小就一直喜欢着的女生,他接受不了被拒绝的打击。

    虽然他已经拒绝过无数个小女生,但是他却无法接受自己被喜欢的女生拒绝,如果唐佐和真的拒绝了他,他很可能会被打击的从此一蹶不振。

    唐佐和看着纳兰轩,纳兰轩的眼神就好像在跟她说,不要拒绝我,求求你。

    这一瞬间,她忽然心软了,她不忍心拒绝纳兰轩,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她爱着的人并不是纳兰轩,而是那个把她伤的遍体鳞伤灯门。

    女人总是喜欢那个能逗她笑的男人,却只能爱上那个会让她哭的男人。

    纳兰轩可以做她的好朋友,做她的肩膀,做她的手帕,在她伤心流泪之时替她擦眼泪。

    可是她的心,却只能爱唐门一个人,再也挤不进去别的人。

    她看着纳兰轩,现在,纳兰轩就是他唯一的避风港。

    “好吧。”她微笑着,把右手轻轻的放到了纳兰轩的手心里。

    这一刻,纳兰轩欣喜若狂,他看着唐佐和,还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初恋,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而现在,这个女孩已经接受了他的告白,从此以后就成为专属于他一个人的女孩。

    纳兰轩的眼眸在一瞬间迸发出道道亮光,仿佛一个在黑暗中迷途许久的人终于瞧见了黎明的曙光,终于寻到了出路。

    他是如此,唐佐和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以后会对你很好的!”纳兰轩欢喜着,忍不住站起身来,他紧紧握着唐佐和的右手,舍不得松开,他轻轻地推着秋千,让唐佐和随着秋千摇晃着。

    “好啦,知道了。”唐佐和笑着,心里却带着一丝悲苦,原来,爱情不过就是从一个人的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她觉得自己很悲哀。

    纳兰轩欢呼着,他想要跟全世界分享这个喜讯,他用力的摇晃着秋千,唐佐和瘦弱的小小身体随着秋千来回摇晃着,他牵着唐佐和的右手,忽然朝着天空中呐喊着,“从今天起,唐佐和就是我纳兰轩的女朋友了!是我的女朋友!”

    这声音响彻天空,校园附近的所有人几乎都听见了,正在讲课的老师被吓了一大跳,正在听课的同学们也都被打断了思路,学生们纷纷往窗边涌去,用眼神着,到底是谁竟敢在上课时间公然喧哗,而且还喊出这种口号。

    “疑?那不是校蓝队八号的纳兰轩吗?刚刚那句话是他喊出来的?”同学A遥望着下方的迷你小花园中那两个身影,疑声问道。

    “是他啊,奇怪了,他和唐佐和本来就是男女朋友啊,干嘛还要大惊小怪的喊出来?”同学B撅起了嘴,不满的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妒意。

    “你懂什么,人家是在秀甜蜜呢,这些可好了,咱班长不知道又得被气到吐多少血。”同学A幸灾乐祸的说道。

    “呀,好浪漫啊,我要是也能有个像纳兰轩一样的男朋友就好了。”同学C花痴的说道。

    坐在窗边的白莎莎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方的迷你小花园,她的身子在微微发抖,她的双手紧紧攥住,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她的脸色被气碟青,双眼愤怒的几乎要喷出火来,把楼下那一对甜蜜的男女烧的骨头也不剩。

    “莎莎,算了……”白莎莎身边的赵秋风看着白莎莎,开口劝道,“别气了,以后咱们再找机会好好收拾这个女的,给你好好报仇。”

    讲台上的老师被气的七窍生烟,他把手里的粉笔“啪!”的一声摔倒了地上,朝着窗口冲来,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学生,竟敢在上课时分公然喧哗,扰乱课堂秩序。

    “谁!到底是谁在楼下大吼大叫!让我知道是谁,我非要让教务处记他一个大过不可!简直岂有此理!”老师一边说着,一边往窗边走了过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