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28 你爱或不爱

住家野狼2016-9-25 21:28:46Ctrl+D 收藏本站

    这几天她足不出户,每天都躺在,等着王妈给她送汤送药送饭送水果,除了洗澡上厕所,她的脚根本就没有沾过地。

    身体痊愈了,心却伤的支离破碎,她躺在,默默地想着,想着这么多年来她和唐门之间的点点滴滴。

    她爱上了唐门,然而这在唐家确实不允许的,因为她只是一个下人,她可以为了唐门奉献她的身体,她的灵魂,甚至是她的生命,唯独不能奉献她的心。

    下人爱上少爷,这在唐家是死罪。

    她和自己深爱的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吃着同一锅饭,站在同一天空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他们的房间只隔了几步的距离,他们之间的距离却比天涯还要远。

    要跨出那一步,需要付上生命的代价。

    她爱的男人接受了另一个女人,他们每天在她的面前上演着甜甜蜜蜜,白娜娜每天都会找机会来刺激她,羞辱她,炫耀着她和唐门之间的点点滴滴和甜蜜。

    唐佐和感觉自己的心好痛,虽然她在人前总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的嘴角总是淡然的向上勾起,她总是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很坚强,很坚强。

    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其实她很脆弱,脆弱的不堪一击,脆弱的只需要一个小小打击就能让她溃不成军。

    她就像是一只螃蟹,背着厚重的壳,挥舞着大钳子,为了不让自己受伤,为了不被别人看扁,她总是防备着身边的一切,然而螃蟹的壳虽硬,里面的肉却是软的,就好像她的心虽然围了厚厚的一堵墙,其实要攻破一点也不难。

    她其实很脆弱。

    她爱着的男人根本就不爱她,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掌上万物罢了。

    夜幕时分,她站在落地窗前,出神的望着浩瀚的夜空,天空中闪烁着璀璨的锈,一点一闪,炫花了她的眼。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她转过身去,这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她以为这是因为她太过于思念某个人而产生的错觉,因为她看见唐门走了进来。

    唐门将房门关好,大步朝着她走了过来,唐门的眼中纠缠了许多复杂的情绪,看到唐门的这一刻,她差一点忍不住掩面哭泣,然而,心里的爱与恨在拉扯着,挣扎着。

    她深爱着唐门,却不得不在每时每刻都努力的压抑着,不敢把自己真实的情绪表现给任何人知道。

    唐门走到了她的面前,他们距离彼此只有一步之遥,她看着唐门,唐门也看着她,他们互相对视着,就在这一刻,她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她恍惚间从唐门的眸中看到了爱。

    唐佐和疑惑了,难道唐门是爱她的?不,她立刻否定了心中这个可笑的想法,唐门怎么会爱她,唐门简直恨不得她去死,又怎么可能爱她。

    仅仅是一步之遥,却仿佛谁也跨不过去,他们就这样对视着,沉默着,相对无言。

    最大的悲哀不过如此,站在自己深爱的人面前,却只能选择无言以对。

    终于,这一步还是唐门垮了过来,唐门一把将唐佐和拦腰抱起,往走去。

    她沉默着,麻木着,没有反抗,也没有言语,只是像一个失了灵魂的瓷娃娃一般任由唐门将她抱在怀里,她面无表情,她的眼神是空洞的,空荡荡的瞳孔无神的张望着,穿过唐门的身后,不知看向了哪里。

    没有,没有言语,没有任何交流,好像他们之间除了重复着在做这种事,就再也没有别的事可做。

    这一晚,他们拼命地索取着对方,也被对方索取,他们从滚到了地板,然后是沙发,浴室,厕所,最后的最后,她躺在了落地窗前,她仰起头看着唐门,稀疏的月光洒了进来,照在她的脸上,照在唐门的侧脸上,她看着唐门,恍若隔世,他们不断地重复着重复,她的身体已经快要麻木。

    他们之间除了不断的索取似乎再也没有别的事可做。

    她的泪不停地流下,明天是两个身体紧贴在一起的人,心的距离却比天涯还要遥远,她看着唐门,就像隔了千重之遥,他们之间的渠沟已经太深太远。

    终于,他们一直做到了早上,他们做了整整一晚,她不知道唐门怎么会有这么旺盛的精力,而她,看似柔弱的身躯居然也能整整支撑了一晚。

    她原以为唐门会留下来好好休息,却没想到唐门只是去浴室洗漱了一番,便换好衣服直接去公司,留下她一个人呆呆地躺在冰冷的底板上。

    “砰!”房门被关上,她就像一个被人用完了就随手扔掉的垃圾,她仍然光着身子,就这么躺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

    唐佐和忽然笑了,她终于明白了,她对唐门而言,不过是一个泄|欲的玩具娃娃而已,想用的时候就用,不想用了就马上离开,等到想用了又可以随时再回来用。

    她没有灵魂,没有尊严,她只能选择默默地承受。

    她就这也保持着,又躺了快一个小时,她想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

    终于,她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她站在落地窗前,毫不在意自己着的身躯,她白皙娇嫩的肌肤在阳光下,她张开了双臂,做出一个鸟儿飞翔一般的手势,似乎随时都想要从这里跳下去。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花园里窥视着唐佐和房间里一切动静的男人看到了这一切。

    黑龙面色大变,大惊失色,唐佐和白皙的身躯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面前,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已没有心情再去欣赏这副美好的身躯。

    黑龙差一点就惊呼出声,然而他却忍住了,他转过身赶紧朝着楼上跑去。

    冲上楼,他直接跑进了唐佐和的房间,看着少女的后背,修长洁白的双腿,以及紧翘的臀部,黑龙的面色涨的绯红,这一切都毫无保留的直接呈现在他的眼前。

    关好房门,黑龙赶紧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转过身朝着唐佐和奔去,他用外套把唐佐和的身体紧紧遮住,然而衣服不够大,只能面前遮到她的膝盖上方。

    “你干什么!?”黑龙怒声质问道。

    她这样光着身子站在这里,难道就不怕被人看见,她张开双臂站在落地窗前,难道就不怕失足摔下去?

    或宅她根本就是想要摔下去吧。

    “关你什么事。”她淡淡地看了黑龙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伸手将身上的外套一把扔到地板上,转过身朝着床边走去。

    黑龙有些愤怒,他不能忍受这个女孩这样糟践自己,她可以不理他,可以骂他,可以恨他,唯独不能看轻了她自己。

    “谁让你进来的,不会吗?出去吧。”唐佐和冷淡的语气已经在对黑龙下着逐客令。

    “你为什么要光着身子站在落地窗前面?你到底想干什么?”黑龙继续质问着。

    “我叫你出去,听不懂?”走到衣柜爆唐佐和打开了衣柜,一边慢慢地挑着衣服,一边说道。

    在这期间,她的身子一直殊着的,她似乎也不介意在黑龙面前裸着身子,她就这样淡然的说着,淡定掉着衣服,直到她从衣柜里选出了一件色的及地长裙。

    黑龙站在他的身后,他看着她的的身躯,看着她白的耀眼的肌肤,他觉得唐佐和的肌肤在散发着光芒,这光灼疼了他的眼,黑龙的眼神甚至不敢在她身上停留超过五秒,他不停地转移着视觉,尽量不让自己的目光过多的停留在少女白皙诱人的身体和光滑洁白的耀眼的肌肤上。

    然而,他毕竟是一个男人,是一个正常的,有血有肉,血气方刚的男人,他难免不会冲动,虽然他一直在尽力压制着。

    “以后不要这样了,这样不好。”看着唐佐和穿好了及地长裙,黑龙这才松了口气,他叹了口气,大步朝着房门口走去。

    “等等!”唐佐和忽然叫住了他。

    黑龙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去,看着唐佐和,唐佐和穿着色的及地长裙,美得就像一个仙女,片刻之前她还光着身子就像一个浑身散发着致命光芒的小妖精,片刻之后她穿上了衣服,却又像是一个出尘脱俗的仙女。

    “我问你,你觉得我的身体美吗?”唐佐和的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丝魅惑的笑,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冷若冰霜,而是换上了一副笑脸,她笑盈盈的看着黑龙,等待着黑龙的回答。

    “什么意思?”黑龙彻底愣住,他没有想到唐佐和会问他这个问题,答案显而易见,不管是以前灯佐和,还是现在灯佐和,在黑龙的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必要回答。

    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唐佐和会问他这种问题。

    唐佐和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遥远的梦,遥不可及,只能在梦中才能出现的情人,他从来就没有对唐佐和产生过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唐佐和是少爷的女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