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27 到底是谁的错

住家野狼2016-9-25 21:28:38Ctrl+D 收藏本站

    陈政的吻霸道和凶戾,陈政的动作不再如往日那般温柔,陈政不再是那个细心对待她,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的陈政。

    可是安莫言却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爱他。

    因为他们马上就要分开了,陈政不再是那个只属于安莫言一个人的陈政,转身之后便是陌路,从此再无瓜葛,再见的那一天,或许,陈政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值得他去疼去爱的女人。

    而那个女人,绝对不会是安莫言。

    安莫言的心揪得生疼,眼泪不断流淌下来,她的双手牢牢地勾在陈政的脖子上,她眼也不眨的看着陈政,想把陈政最后的模样刻在脑海里,生怕一眨眼陈政就会从她眼前消失不见。

    “贱人,回答我,是唐门比较能满足你,还是我更能满足你?回答我!”陈政的目光中不再有一丝一毫的感情,身下的女人仿佛他从未爱过。

    陈政的动作很粗暴,安莫言默默地忍受着,身体帝痛远远比不上心帝痛。

    只要陈政以后能够过得好,一切的一切就让她来承担吧,丑话全让她来说,恶人都让她来当,为了深爱的男人,即便是做一次恶人也无妨。

    就算陈政以后恨她一辈子也好,她也人了,只要能知道陈政还活着,和她站在同一天空下,呼吸着一样的空气,只要陈政从此能够过的好,就够了。

    真的够了。

    终于,陈政口中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伏在安莫言身上再也不动,半晌过后,陈政抽身而出,从安莫言身上离开,走进浴室。

    “哗啦!”听到浴室中传来的水声,安莫言躺在一动也不动,默默地流着眼泪,现在的她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陈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将衣裤穿好以后,他走到了安莫言的身爆此时的安莫言仍然保持着之前的肢势躺在一动也不动。

    “你知道吗,你也不过如此,我原以为你和别的女人是不同的,但是经过刚才,我突然发现你也不过如此,不管是在床下的表现,还是在的表现。”陈政整了整衣领,蔑笑着,冷声说道。

    安莫言没有说话,她知道陈政现在是恨她的,她既然故意惹怒了陈政,就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

    安莫言的心里一半疼痛,一半高兴,她在替陈政高兴,因为她知道,陈政这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从此以后,陈政就可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你知道吗,你的表现连都不如,我花钱买一个高级都比你划算!你以后恐怕得多练练功夫,这样才能保得住你碟饭碗,否则我怕你的大老板迟早会叫你滚蛋,到时候再也没人你了!”陈政冷笑着说道。

    他是在报复安莫言。

    爱的反面就是恨,若非心中有爱,又怎么心中带恨。

    还恨着,恰恰说明了他还爱着,真正的不爱不是恨,而是冷漠,彻彻底底的冷漠,关于她的一切他都不再有任何感觉,这才是真正的不爱。

    “这个不用你心,没了唐门,我还会继续去找别的男人,愿意我的男人多得是,而你,只需要离我远一点,别断了我的财路就行。”安莫言冷声说道。

    “骸那你有没有想过,青春易老,容颜易逝,当你美貌不在的那一天,那个男人还会继续要你?你就这么心甘情愿的给这些男人当当一辈子?”陈政皱着眉说道。

    “快活一天是一天,我宁愿只有一天过得潇洒快乐,也不愿和你去过苦日子,你赶快走吧,要是唐门忽然回来就不好了,你要是一被他打死事小,连累了我就苦了,要再找到一个像唐门这么有钱又大方的男人,很难。”安莫言躺在,面无表情的说道,她的眼神很空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她说话的表情很冷漠,语速很机械,这些话纯粹只是为了把某个男人气走而已。

    “不可救药!我告诉你,错过了我,会是你这一辈子最大的损失!我保证,你再也不会找到比我更爱你的男人!你就慢慢后悔去吧,等到你容颜老去的那一天,你再想回头来找我,我也不会再理你了!”陈政被安莫言的话气得脸色铁青,他已经彻底对安莫言失望,他没想到,自己一直深爱着的女人的真面目竟然会是这副模样,这太让陈政失望了。

    安莫言忽然坐起身来,她看着陈政,差一点就忍不住脱口而出那一句“带我走吧,我们私奔吧,我们逃吧。”,可是她不敢,她不敢拿陈政的命来开玩笑,她怕这一把会赌输,赔上的是陈政的命,她赌不起。

    要输,就让她一个人输。

    “你还不赚还在这里罗嗦什么?难道你还想留下来吃个晚饭?”安莫言冷笑着,下了逐客令。

    “安莫言!我告诉你!今天是你犯贱,是你赶我走的!以后你也别再回头来找我!你自由了,我也自由了,我们谁都别后悔!我要的老婆不是你这种!”陈政气的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女人绝情起来竟然能绝情到这种地步。

    说完,他便转过身去,大步离去。

    “砰!”的一声,门被狠狠摔伤,陈政走了,彻底走出了安莫言的世界。

    就在这一课,安莫言再也忍耐不住,压抑许久的悲伤疼痛尽数涌出,她坐在,嚎啕大哭起来。

    用眼泪来悼念她死去的爱情。

    ※※※※※※※※※※※※※※※※※※※※※※※※※※※※※※※※※※※※

    在家里休息了三天,每一天都感觉度日如年,她躺在,哪里也不想去,动也不想动一下,她就像一个失了灵魂的瓷娃娃,剩下的只有机械的躯壳,而灵魂,早已不知所踪。

    自从被唐门肯定了正式女友的身份,白娜娜几乎夜夜留宿,干脆在唐家住了下来。

    张妈给白娜娜腾了一间主房出来,就在离唐门不远的地方,房间很大,收拾的干净又华丽,为了能让白娜娜住的舒服,张妈甚至还特意去买了一套崭新的家具回来,放置在白娜娜的主房里。

    这些老妈子和下人,一个个都在趁机讨好巴结白娜娜,这也难怪,唐门的正式女友,唐家未来的女主人,谁不想找机会上赶着去巴结巴结?

    白娜娜从白家收拾了一些行李过来,看样子是准备长期小住,唐佐和冷笑了一声,这女人,从来就没有跟谁不好意思过,有时候唐佐和挺佩服白娜娜的性格,这种性格注定白娜娜走哪儿去都不会吃亏,走哪儿都能吃得开。

    每天白娜娜都会找借口进来唐佐和的房间里,有时候是端汤送药,有时候守心慰问,总是有借口进来小坐片刻,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说一些话来刺激刺激唐佐和。

    “哎,你知道吗?昨晚唐门不知道怎么了?要了我一次又一次,哎哟我都快受不了了!呵呵呵!你说,这是不是因为他太爱我了?”白娜娜坐在床爆慢慢的给唐佐和削着水果,嘴里一刻也不停的念叨着,故意说一些恶心话来刺激她。

    “是吗?魔喜你了,可得注意身体,你要是那么早就死了,唐家女主人的位置可就便宜别的女人了。”唐佐和淡笑着,冷声说道。

    “哎呀!说的也是!”听了唐佐和的话,白娜娜故作惊讶状,瞪大了双眼,过了片刻之后,她忽然又笑了,“我可不能死,我要是死了不就便宜了那些贱女人吗?你说是不是?”

    说到“贱女人”这三个字的时候,白娜娜故意加重的语气,含有深意的看着唐佐和,嘴酱起一抹淡笑。

    唐佐和冷笑着,挨打挨得多了,再挨打就不会那么疼了,难听的话听多了,在听到也就不会那么难受了,这就叫免疫。

    现在,唐佐和已经对白娜娜的话产生了一定的免疫能力,所以就算白娜娜说出一些更难听的话,她也不再感到那么难受了。

    “多亏你提醒了,以后我得多注意补补身子了!一会儿我就让张妈给我炖一锅血丝燕窝来!”白娜娜笑着说道。

    “小心虚不受补。”唐佐和冷声说道。

    听了唐佐和的话,白娜娜又气又恼,她原本是打算进来以胜利者的身份刺激刺激唐佐和,却没想到反而被唐佐和气个半死,她看着唐佐和,这个女人怎么能如此淡定?

    白娜娜不理解,明明是她抢赢了不是吗?唐佐和明明已经输的一败涂地了不是吗?她现在坐在这里说着这些话唐佐和难道不应该掩面大哭,痛哭流涕吗?

    为什么她能如此淡定,被气到的那个人反而是白娜娜自己。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等唐门回家了我会告诉他,让他有空的话至少进来看看你,哎,你也知道的,他很忙,忙到这么多天了都没有时间来看你一眼!不过你放心,我会以女朋友的身份劝劝他的!”白娜娜呵呵笑着,将手里削好的水果递到了唐佐和手里,站起身来,往房间外走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