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12 无止尽的报复

住家野狼2016-9-25 21:27:20Ctrl+D 收藏本站

    唐门走进了唐佐和的房间,和每一次他深夜进来一样,稀疏的月光依旧不冷不热的洒在房间的地板上,有几道月光悄悄从落地窗帘的缝隙中透了进来,投在唐佐和沉睡着的侧脸上。

    少女的睫毛在微微振动着,就连呼吸,也是那么小心翼翼。

    生活在唐家,生活在这个压抑的环境中,她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活着,就连呼吸,也不敢太用力。

    唐门坐在床爆目不转睛的盯着唐佐和沉睡着的面容,唐门的双眼涨的血红,酒精已经慢慢上头,或许他已经醉了,或许他还没醉,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想醉,那他就是醉的。

    就算他没有醉,他也可以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

    看着唐佐和沉睡着的静好面容,唐门感觉心口处一阵绞痛。

    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她和她的母亲,简直长的一模一样!

    唐门的胸口开始剧烈的起伏着,血红的双眼透出一道凶戾的寒光,他死死的盯住唐佐和静好的面容,如同一支响箭呼啸着穿过心脏。

    唐门的目光中是恨,是怒,是气,唯独没有爱。

    他就这么坐在床爆死死的盯住沉睡着的少女。

    二十分钟以后,唐佐和忽然做了个梦,她梦见她在无边无际的狂野上奔逃着,身后有人不断的追逐,拿着刀,要把她杀掉,当她回过头去的那一霎那,竟然看见那个一直追着她的人,竟是唐门!

    “啊!!!!!”

    那一瞬间,唐佐和被徒然惊醒,她猛地睁开了双眼,感觉心脏处仍在剧烈的搏动着。

    就在这时,她看见自己的上方竟是一团黑影,那是一个人的朦胧身影,有人坐在床爆正在死死的盯着她。

    “啊!!!!”

    又是一声惊叫,唐佐和被吓坏了,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着,她看着那个坐在黑暗里直勾勾盯着她的人,血红的双眼犹如嗜血的凶狼,在黑暗中死死盯住他的猎物!

    她就像是一只无助的羔羊,午夜梦回之时被徒然惊醒,然后看见对方正在死死的盯着她,盯着属于他的猎物。

    “少爷,是你吗?”片刻之后,她终于回过神来,稍定心神,她坐起身来,月光太稀疏,她看不清黑暗中那个人的脸孔,但是凭借着她的直觉,她知道这个人是唐门。

    因为在唐家,除了唐门,没有别人敢三更半夜偷偷溜进她的房间,不,这不算溜,整个唐家都是唐门的,唐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这怎么能算是溜呢?

    作为唐家一个身份高贵的下人,她有什么资格说少爷溜进了她的房间呢,就连她的人,她的命,都是属于少爷的。

    没有回答,等来的只是一片沉默,黑暗中她能清晰谍到唐门的急促的喘息声,不断传入她的耳中,她能闻到唐门身上浓浓的酒气。

    “少爷,你喝酒了?”她张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不知道唐门已经坐在床边静静地看了她多久,她感觉身体内部忽然流出了一股奇怪的暖流,这暖流让她羞愧不已,却又极度兴奋,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光是这样看着唐门,悄悄地想着,当她沉睡之时,竟然会有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黑暗里,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这让她感觉自己在唐门面前已经完全透明,她的一举一动,都被唐门尽收眼底。

    恐惧,颤栗,,兴奋,种种复杂的情绪尽数涌上心头,她愕然的看着唐门,开始感觉到害怕。

    唐门的眼神让她感到害怕,唐门的沉默也让她感到害怕,她不知道唐门要对她做什么,或宅就这样一直坐在床爆看她一整个晚上?

    可是,她已经醒来,她无法继续在唐门定定的注视下继续睡觉,这一刻,她多么希望自己并未醒来,如此一来说不定她就能安然度过这一晚,一觉睡到天明。

    “你这个卑贱的女人!无耻的女人!贱货!”唐门怒视着唐佐和,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许久未见的仇人,唐门沉重的喘息着,纵身扑了上来,将唐佐和重重压在身下。

    唐佐和彻底惊呆了,她不知道少爷为什么要这样辱骂她,她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唐门的事啊。

    难道,是她和纳兰轩接吻的事被唐门发现了!

    唐佐和摇着头,这样不可能!唐门不可能知道这件事,可是,如果唐门不知道这件事的话,那他现在又为什么要这样辱骂她!

    唐门将她压在身下,疯狂的着她身上淡粉色的睡衣,唐门的身上有很浓的酒气,很明显之前唐门喝了不少酒,黑暗中,唐门的狭眸散发出凶戾的光芒,血红的双眼中是凶戾的眸光,这眸光让唐佐和感到害怕,颤栗。

    因为,她从唐门的眸子里看到了恨意,是恨,她不知道为什么少爷要用这种满含恨意的眼神死死的看着她。

    她,并不是少爷的仇人,不是吗?

    “我要毁了你,毁了你!”唐门沉重的喘息着,吐息之间浓浓的酒气喷洒在唐佐和的脸上,身上,引来肌肤一阵阵瘙痒。

    “哗啦!”她的睡衣被粗暴的撕毁,随意丢在地板上。

    “少爷,是我,是我,我是佐和!”唐佐和反抗着,她流下了泪水,即使现在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是她深深爱着的,但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喜欢被强迫的感觉,更不喜欢被一个醉酒的男人强迫着。

    “少爷,你喝醉了,你清醒一点,我是佐和啊!”唐佐和哭喊着,抗拒着,想要把唐门唤醒。

    忽然,唐门停顿了片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片刻之后,他的嘴酱起一抹邪异的蔑笑,他轻轻俯下身,凑到唐佐和的耳爆轻声吐纳着,引来她的一阵阵颤栗。

    “我知道是你,我就是要把你弄脏。”说完,趁着唐佐和彻底呆掉之时,唐门猛地一下子握紧了她的肩,就这样而入。

    她哭喊着,推搡着,抗拒着,但是她的力量实在太小,这样的力量根本推不动唐门分毫,她的双手被唐门紧紧压住,动弹不得,只能默默地承受着。

    没有,唐门就这么直接闯了进去,没有丝毫怜惜之意,只是粗暴的想要把她整个人都贯穿似的。

    她的唇着,她的牙也在着,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着,唐门血红的眼眸中是无止尽的恨意,她感受到了,少爷似乎是想要报复她!

    她不解!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活在唐门身爆规行矩步,即使偶尔叛逆,偶尔做错事,她也会马上低头认错,请求唐门的原谅!

    她有什么值得唐门怨恨的?

    冷汗一滴滴顺着鬓角流下来,滴落而下,她受不了,她想要逃,黑夜竟是如此让她恐惧,她不断地往后退,想要逃离,然而每当她往后退一寸,唐门就会往前进一分,她就这样一寸寸的往后退着,而唐门每一次都会毫不留情的逼身向前。

    直到她退无可退,直到她的后背抵到了床头,她紧紧贴着床头,身后已没有让她后退的空间。

    “你要逃到哪里去?”唐门邪魅一笑,伸手紧紧钳住了她的下颚,用力抬起她的脸,逼视着她,“你记住,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在是如此,在床下也是如此!”

    她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下的剧痛感如此清晰,仿佛要将她连人带心都撕裂一般。

    她抽泣着,为何明明是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心的距离却是如此的遥远,即使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也走不进对方的心房,他们就像是两只刺猬,越是紧紧相拥,越是彼此。

    她好不容易才觉得离少爷进了一些,却又立刻被少爷推的好远好远。

    浓浓的酒气喷洒在她的肌肤上,她的唇齿间,她瞪大了双眼,惊恐不安的看着犹如野兽一般疯狂暴虐灯门,她不知道,唐门此刻究竟是醉着,还是清醒的。

    她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唐门予取予求,高兴时,唐门是最温柔体贴的情人,生气时,唐门是最暴虐残忍的暴君,可以随意的掠夺她的身和心。

    而她,只能选择一次次的默默承受,不能反抗,也反抗不了。

    看着唐佐和惊恐的双眸,唐门有一种报复的,他凑到唐佐和的耳爆轻咬她淡粉色的耳垂,低声呓语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吗,因为我觉得自己很脏,所以,我要把你也弄脏,弄的和我一样脏,这样的话,我们就一样了。”

    唐佐和拼命地摇着头,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不要……,不要……”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由不得你!”唐门冷声说道,说完便不再言语,紧紧抿住了唇。

    唐佐和哭泣着,嘶喊着,奋力反抗着,想要逃离这无边无际的黑夜和无止尽的恐惧,然而她的反抗根本就算不上是反抗,丝毫阻挡不了唐门的暴虐的进攻。

    终于,在一阵又一阵强烈的刺激和疼痛中,她彻底的晕厥过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