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110 心勿妄动

住家野狼2016-9-25 21:27:11Ctrl+D 收藏本站

    “赚一起回家!”纳兰轩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一瞬间竟炫花了唐佐和的眼,她看着纳兰轩,续竟在一瞬间徒然加速,她使劲摇了,抑制住了心中的想法和冲动。

    难道,她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纳兰轩了?

    这不可能!这也绝对不可以!

    理智告诉她,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管好自己!

    可是,面对着两人对她关怀备至,而且又喜欢她的男生,她的内心也是会起小小的波澜,如果说一点感觉也没有,那是自欺欺人。

    “刚才去哪儿了?怎么没来上课?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两人并肩走着,就像是一对普通的校园情侣,唐佐和的书包被纳兰轩拿在手里。

    “我自己拿。”唐佐和伸出手,想要把书包拿过来,纳兰轩撇了撇嘴,将书包从左手换到了右手。

    “我来拿就好,送你上车以后我自然会还给你,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你到底去哪里了?”纳兰轩继续问道。

    “不关你的事。”唐佐和冷声说道。

    “怎么不关我的事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全校都以为你是我女朋友,你说关不关我的事?作为你的冒牌男友,我觉得我应该也有权利管管你,你说呢?”纳兰轩皱着眉说道,看那模样竟然煞有介事似的,好像真把自己当成唐佐和的男朋友了。

    “女生的事,你不必知道!”唐佐和瞪了纳兰轩一眼,对于纳兰轩的厚脸皮实在无可奈何,只能用“女生的事!”这种万年好用的借口来搪塞他,只要这个借口一搬出来,纳兰轩就会拿她彻底没辙。

    果然,当纳兰轩听到“女生的事”四个字的时候,一下子就不再继续追问下去了,纳兰轩转过头来,定定的注视了唐佐和半天,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一红,赶紧将视线移开,也不知心里究竟想到哪里去了。

    “你……”纳兰轩偏过头去,脸颊绯红,有些尴尬的说道,“你大姨妈又来啦?”

    “你……”唐佐和面上一愣,被噎的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这个纳兰轩,开口闭口需要这么直白么,难道不知道她也只是一个小女生,她也要会害羞的么。

    “你是白痴啊!这种话可以当着女孩子的面直接问的啊?再说了,我来不来关你什么事了?变态!”唐佐和狠狠地瞪了纳兰轩一眼,怒声说道。

    纳兰轩被骂的愣住,伸出手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厚颜无耻道,“咱俩谁跟谁,这种事还需要藏着掖着啊?”

    听了这话,唐佐和更是又气又鞋狠狠地瞪了纳兰轩一眼,两人已经走出了校门,看见黑龙的车就停在前方不远处。

    “骸”唐佐和冷哼了一声,气冲冲的从纳兰轩手里把书包抢过来,大步朝着车的方向走去。

    坐进了车里,唐佐和这才吐了一口闷气。

    黑龙看了唐佐和一眼,也没说什么,面无表情的开着车离去,看到黑龙仍旧是这副冷冰冰的模样,原本想要主动开口和黑龙说几句话灯佐和顿时也没了这个兴致。

    既然黑龙不想和她说话,那她又何必非要跟黑龙说话,她转过头去,用手撑着下巴,眺望着车窗外的沿途风景。

    一路沉默,回到家,晚饭早就准备好了,一众下人整整齐齐的站在饭厅里,等着唐佐和放学回家用饭。

    家里仍然没有唐门的身影,坐在饭桌上,唐佐和一边细嚼慢咽着,一边开口问道,“少爷呢?今天又不回家吃饭吗?”

    最近唐门很少回家吃饭,自从唐佐和十八岁生日以后,几乎一个月也不会回家吃一次饭,总是很晚才会回家,有时甚至彻夜不归,在外面过夜。

    唐门的女人很多,唐佐和心里也明白,唐门想回家就回家,不想回家就可以在任何一个女人那里过夜。

    这不是她该管的,也不是她能管的。

    用过了晚饭,唐佐和回房开始做作业,写完了作业,她洗了个澡,上床休息。

    ※※※※※※※※※※※※※※※※※※※※※※※※※※※※※※※※※※※※

    J市某个小别墅里。

    窗帘被紧紧拉上,屋里的灯光很暗,发出桃红色的暗光,气氛很暧昧,空气中缭绕着某种奇特的香味,有点像迷迭香,有男女交|欢的糜烂气息飘荡在小房间里。

    “啊……啊……”女人销魂的娇|喘声回荡在房间里,更增添了一种糜烂之气。

    软,有着古铜色肌肤,结实的身体线条的男人正压在女人的身上,女人的双腿盘在男人的腰间,口中不断发出销魂的娇|喘和,虽然这一声声疯狂的叫喊听起来多少有些作假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从女人脸上的红潮看来,女人已渐渐沉溺在这舒畅的余韵中,快要无法自拔。

    女人的双手紧紧抓在男人的背后上,越抓越近,随着女人越来越疯狂和放肆的喊叫声,双手也越掐越紧,渐渐地竟有掐进肉里去的趋势。

    就在这时,随着女人的指甲深深陷入男人的后背中,压在女人身上的男人眉间一蹙,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疼痛,男人皱起了眉,看着身下的女人,女人的表情很兴奋,很疯狂,疯狂的有些扭曲,男人忽然之间竟没了兴致,猛地一下子将身下的女人推开,立即抽身而出。

    女人一下子从云端跌回了谷底,她瞪大了双眼,看着已经坐起身来的男人,男人从站了起来,准备朝浴室走去。

    “怎么了?”女人坐起身来,从后面抱住了男人,不让他走。

    “没什么,忽然没了兴致。”男人冷声答道。

    女人不知道的是,其实男人的心里一直都在想着另一个女人,只是当他睁开眼看着身下的女人时,心里却忽然产生了一种厌恶之情。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人是假的!表情是假的!就连那一声声疯狂的喊叫也都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唐门,如果不是因为他能给这个女人大把大把的金钱供她挥霍,这个女人还会委身于他,虚意承欢吗?

    那一声声疯狂的喊叫,都是假的,睁开眼,看见的只有一张虚假的美丽脸孔,嘴里说着甜言蜜语,转过身便是口蜜腹剑,这一切,都让唐门感到窒息。

    唐门甩开了女人紧紧抱住他的手,往浴室走去。

    “哗啦!”打开蓬头,冰凉的冷水迎头浇下,唐门闭上了双眼,迎上扑面而来的冷水,他想要把自己彻底洗干净。

    唐门握紧了双拳,泪水却悄然流下,混合着冷水,悄无声息的就这样被带走。

    对他来说,所有的女人都只不过是那个死去的女人的代替品罢了,一个影子,一个让他可暂时不去想她的影子。

    走出浴室,唐门开始穿衣服,躺在的女人顿时傻眼,立即从坐了起来。

    “今晚不留在这里过夜吗?”女人有些吃惊,呆呆的看着唐门,也不知自己究竟是哪里做的不好了,竟让唐门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

    “不了,你好好休息。”唐门穿戴整齐,掏出皮夹,从皮夹中抽出一叠钱,放在桌上。

    女人坐在,看着唐门放在桌上的那一叠钱,她使劲的咬住下唇,心里有些不舒服,每次唐门来了以后,临走时都会给她留下钱,开始的时候她是很高兴的,因为一开始她只是抱着想要钱惮度,可是,后来的后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渐渐地爱上了这个男人。

    她爱上了唐门,也就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想着要他的钱,她要的,是唐门这个人,可是唐门依然像以前那样,临走时给她留下一叠钱,这让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一个为钱出卖身体的高级。

    女人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她本来就是一个为钱出卖身体的高级,难道不是吗?游戏规则从一开始就讲的很清楚明白,双方各取所需,仅此而已,唐门是一个好的买家,却不是一个好的男人,这一点,从一开始唐门就和她讲的明明白白,只是她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管不好自己的心罢了。

    她又能怪谁?

    “不要赚你好不容易才来我这里一趟,才留了这么一会儿,就要走了吗?留下来吧,哪怕一晚也好。”女人忍不住从站了起来,再次从后面抱住了唐门,不让他离开。

    “你干什么?”唐门有些恼怒,皱起了眉,他喜欢这些女人,却不喜欢被这些女人缠住,这让他觉得很烦。

    他花钱,本来就是为了买个高兴,如果花了钱,却要被他花钱的对象死死纠缠住,甚至还要他低声下气来讨她们的欢心,那他这钱也花但不值了!

    顾客就是上帝,没有花了钱还去给人家做孙子的道理!

    唐门从来不会勉强自己,更不会勉强自己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他想赚这个女人就绝对不可能留得住他!

    “不要赚求求你了,留下来陪陪我吧,我不想每晚都是一个人,哪怕一晚也好,请不要住”女人眼角滑下两行泪水,带着几分哭腔开口哀求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