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093 传说中的颜姐

住家野狼2016-9-25 21:25:44Ctrl+D 收藏本站

    回了家,小丫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房间,冲进浴室里,赶紧洗澡。

    听黑龙说小丫头来大姨妈了,丽莎觉得很头疼,家里和唐佐和比较亲近的年轻女人就她一个,总不好叫黑龙这个大男人出去买卫生巾吧。

    洗完澡以后,书桌上已经整整齐齐的放了两包护舒宝,小丫头拿着护舒宝左看看右看看,很是好奇,研究了半天说明上的使用方法之后,总算是用上了人生中第一片卫生巾。

    晚饭的时候唐门回来了,原本以为小丫头会兴高采烈的跑出来和他撒娇,谁知不过半个月没回家,原本活蹦乱跳的小丫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低着头,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了,也不缠着唐门一直聊学校里的事了,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吃饭,偶尔问她几句什么,也都是嗯嗯哦哦的应付着。

    “我吃好了,回房做作业了。”小丫头放下了饭碗,径直朝楼上走去。

    看着小丫头离去的背影,唐门觉得很奇怪,忽然之间就跟变了性子似的,感觉小丫头心里装满了心事。

    “怎么了?”唐门疑惑的看着丽莎和黑龙,他不在的时候家里就属这两人和小丫头最亲近。

    “咳咳……噗……”原本正在埋头吃饭的黑龙听了唐门的问话,竟然一下子就把嘴里的饭喷了出来,很是尴尬的看了唐门一眼。

    “少爷,她……她长大了……”丽莎红着脸说道。

    “长大了?到底怎么回事?”唐门皱起了眉,难不成这小丫头搞早恋了?不行!绝对不行!这才几岁,就搞早恋?而且小丫头是他的女人!虽然现在还不是,但是成年以后注定是他唐门的女人!

    “她……”丽莎羞红了脸,这种事她也不好意思当着唐门的面说出来,毕竟是属于女孩子私事,她转过头望了一眼黑龙,希望黑龙能帮她告诉唐门,谁知黑龙一看到她求助的眼神反而咳的更厉害了,还故意把头埋了下去。

    丽莎瞪了黑龙一眼,心中暗骂了一句,没用的男人!

    “哎,是这样的……”丽莎叹了口气,黑龙这个臭男人是指望不了了!她凑到了唐门耳爆悄悄地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唐门。

    “看来确实是长大了……”唐门若有所思的说道,心中隐隐有些高兴,每个女孩子都要经历这一天,这不是什么坏事,反倒证明小女孩已经渐渐长大。

    “少爷,这种事情还是得有一个人教导,你看要不要把颜姐找来……”丽莎开口说道,唐家和唐佐和比较亲近的年轻女人就她一个,但是她毕竟不是唐佐和的亲生母亲,这种事情恐怕就连亲生母亲也未必能够说得好。

    “嗯,过几天就打电话让颜如玉过来吧。”唐门点了点头。

    唐家每一个即将成人的小女孩都会在初潮以后接受颜如玉颜姐的教导,不单只是教导小女孩这方面普通的知识,还要教导小女孩在成大承认以后如果迎合少爷,成为唐家少主人的女人,为唐家少主人分忧。

    一个星期以后,等到唐佐和大姨妈走了以后,丽莎就打电话把颜姐叫来了唐家,算起来距离颜姐上一次来唐家已经是十九年前了,那一次还是为了给年仅十四岁,初次来潮的丽莎“上课”。

    因为知道颜姐是要教导唐佐和什么事,所以几个男人早早的就避开了,唐门一大早就带着青龙去了公司,黑龙也找借口出门溜达去了。

    当丽莎第一眼看到颜如玉的时候,不得不在心底感叹着,这个女人还是和十九年前一样,气场强大,而且看起来也没有老多少,足见这些年来她保养的有多好,除了嗓子依然是那副吸多了烟的破锣嗓以外,看起来和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没多大区别,看着颜如玉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丽莎震撼了,天呐,这女人的真实年龄该有多少岁?她脸上是打了多少肉毒杆菌和羊胎素?

    丽莎忍不住在心底给颜如玉取了个外号——天山童姥。

    为了避免让小丫头尴尬,所以颜如玉没有让丽莎跟着一起进来,而是单独带着唐佐和进到后院的厢房中。

    房里的光线很昏暗,颜姐沙哑中带着几分沧桑的话语在昏暗的房中听起来竟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小丫头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坐在颜姐面前,聚精会神谍着她给她讲述一切关于女孩子应该知道的事。

    “你很幸运,能得到少主的喜爱。”颜姐看着唐佐和,目光中带着几分艳羡,隐藏了一些复杂的情感,忽又叹了口气,“可是,得到男人的欢心不难,难的是维持。”

    “一旦新鲜感过去,女人应该如何继续获得男人的喜爱呢?”颜姐轻轻拍着唐佐和的手,道,“那就得看这个女人的本事了,看你能否懂得如何迎合男人。”

    “啊……!”小丫头坐在颜如玉的面前,听着这些话,有些似懂非懂,但却也懂了一大半,她羞红了脸,恨不得钻到地里去,幸好和她说这一番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而不是丽莎,否则的话只会更加尴尬。

    “更多的时候,男人享受的是追逐的,而不是得到以后奠长地久,越是优秀的男人,越难长情,当两个人彼此从陌生到熟悉,最初的新鲜感会渐渐被麻木所取代。”颜姐叹了口气,点燃了一支烟,开始絮叨起来。

    “女人会习惯男人的习宫而男人却最讨厌所谓的习宫他们要的是征服的,追逐的刺激,而不是一成不变周而复始的习宫当他对你不再有新鲜感的时候,你的一切都是错的。”颜姐继续说道。

    “是吗?可是我也天天都陪在少爷身边啊,少爷好像并没有厌烦我啊。”小丫头眨着眼说道。

    “你错了,少主他现在没有厌烦你,只是因为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女人。”颜姐弹了一下烟灰,笑着说道,“如果一个男人在还没有得到你之前就已经对你诸多厌烦,那么在他得到你以后,只会对你更加恶劣。”

    “啊……!?”听了颜如玉的话,唐佐和立刻羞红了脸,小脑袋埋得更低了。

    “男人的世界有两样东西,权财和女人,而女人的世界却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男人,男人就是女人的全世界,但是,当一个女人的世界里只有男人的时候,她是悲哀的,这种女人最容易被男人所抛弃,例如,曾经的我。”说着说着,颜姐竟然自嘲般的轻笑起来,深吸了一口指间的香烟,再吐出一圈好看的烟圈儿,小丫头抬起头看着颜姐,恍惚间竟觉得这个女人是在跟她讲心事。

    “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世界,而女人却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这个道理你现在可能不懂,但是你将来长大成人一定要懂。”说完,颜姐便将手中吸完的烟头掐灭,丢到一旁。

    “现在,我就来教你怎样迎合男人,如何服侍少主。”小丫头是坐在床边的,颜姐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话刚说完,颜姐便站起身来,轻轻一推就将小丫头推倒在床,萝莉果然有三好,身轻体柔易推倒,将小丫头推倒在床以后,颜姐便压了上去。

    如魔如幻一般的呓语在小丫头的耳边轻轻响起,颜姐的话就像是一种魔咒,让她不敢放抗,只能任由颜姐的双手在她小小的身子里游走着,小丫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奇异,有点酥麻,带着一种致命的魔力,让她闭上双眼沉醉其中。

    每一次碰触都给身体带来颤栗的酥麻感,唐佐和的身体在颜姐双手的调教下开始不受控制的轻轻起来,颜姐轻笑着,凑到小丫头的耳爆一边呓语着,香甜的气息不轻不重的喷洒在小丫头的耳爆让她觉得全身痒得不得了。

    “如果,第一次注定是痛苦的,你就要学会怎样帮自己把痛苦减到最低。”颜姐轻笑着,双手继续在小丫头的身上游走着,“如果我是少主的话,看到你像一条死鱼一样躺着,一动也不动,我一定会生气。”

    “我……”小丫头闻言脸上又是一红,脸颊爬满了绯红色,羞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别害鞋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这些事你必须懂,我是在帮你,免得你将来懵懂无知,无意间得罪了少主。”颜姐笑着,双眼死死盯住身下那个羞红了脸的小丫头,她这一生中调教了不知多少个这样未经人事的少女,但是这一个,却是唐家少主亲自打了招呼,让她一定要轻言细语好好对待。

    “记住,教你这些是为了将来你能够好好的服侍少主,除了少主,你的身体不能让任何男人碰,懂吗?你的身体,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生命,只属于少主一个人。”颜姐开口提醒着,小丫头嘴里嗯了一声,重重的点着头。

    昏暗的房间里燃着一种不知名的奇异熏香,燃烧着一种茶靡的香气,小丫头被颜如玉压在身下,颜如玉只是用双手轻轻的碰触着她,仅用言语便教会了她男女之间所为何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