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禁奴

013 盛怒

住家野狼2016-9-25 21:18:50Ctrl+D 收藏本站

    纳兰锐怒视着那个被丽莎紧紧护在身后的小萝莉,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唐家的人,他很可能会当场发飙。

    纳兰锐转过头看着唐门,语气中明显带着几分不悦,“唐总,我儿子受伤了,球场的医务室设备简陋,恐怕还得让我亲自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伤口流血了说不定还得打一针破伤风。”

    “纳兰兄,实在不好意思……”唐门面色有些尴尬,毕竟纳兰轩的儿子是被他家里的小萝莉咬伤的,他又能说什么,就算对方给脸色看要马上走人,他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生意嘛,什么时候都可以谈嘛!儿子可是只有一个!纳兰少主爱子心切,这个老朽也可以理解。”董老爷子笑着说道。

    “告辞!”说完纳兰轩转身便赚临走之前还不忘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被丽莎护在身后的小萝莉,接触到对方那杀气腾腾目光,丽莎不禁浑身一颤,赶紧伸出手将身后的小萝莉紧紧护住。

    “哎呀,看来今天的生意是谈不成了,唐总,下次再约吧。”董老爷子笑嘻嘻的看着唐门幸灾乐祸的说道,转过身看着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司城,我们也回去吧。”

    “是。”年轻人走到董老爷子的身边伸手将年迈的老人紧紧扶住,身后两名保镖紧随其后往球场大门口缓缓走去。

    “那我也回去了,唐门,记得给我打电话,等你。”白娜娜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唐门现在要回家料理家务事,现在这个时候她当然不会参合进去,自然是避得越远越好,说完便扭着风骚的步伐在保镖的陪同下离去。

    这时唐门才转过头怒视着那个被丽莎护在身后的小萝莉,眼神阴沉,小萝莉看到唐门这可怕的眼神吓的有些瑟瑟发抖,躲在丽莎身后动也不敢动。

    或许是意识到这里毕竟诗共场所,就算要教训孩子也是带回家再教训,于是一直盯着小萝莉看了半晌唐门才收回了眼神,轻描淡写的对丽莎说了一句,“带回家。”

    说完便迈着大步往球场大门方向走去,丽莎浑身一抖,眼中满是担忧,将小萝莉的手紧紧拉住,跟在了唐门身后。

    来到大门口,青龙早已将车开到门口等着了,而唐门却已经上了另一辆车,而且并未开口让小萝莉与他同乘,她对小萝莉喜爱有佳,通常情况下都会让小萝莉和他同乘一辆车,但是这一次他却丝毫没有要让小萝莉上车的意思,等到丽莎和黑龙带着小萝莉走到大门处时,唐门乘坐的车已经离开了球场,只余下两个车尾灯给小萝莉看。

    “完了……”看见少爷的车已经先他们一步离去,丽莎抬起头看了一眼黑龙,眼中写满了绝望,她知道这一次少爷肯定是生气了。

    一路沉默无语,三人坐在车中各想着各的心事,坐在前面开车的青龙一贯都是沉默不语的,这一下整个车厢内的气氛显得更加沉默起来。

    回到唐门,丽莎刚一带着小萝莉走进大门,一个老妈子就走上前说道,“少爷让佐和一回家就立刻去他的书房。”

    丽莎与黑龙听到这话,心中都是“咯噔!”一下。

    “好了,多谢张妈,我知道了,我这就带去少爷的书房。”丽莎笑着答道。

    “不用了,少爷说了只要佐和一个人去就行了,总管和黑龙少爷不必进去。”老妈子开口说道。

    “好了,张妈,我自有分寸,你先去做事吧。”丽莎笑着说道,伸手将佐和的小手紧紧握住,与黑龙一起陪着小萝莉往楼上走去。

    丽莎和黑龙早知少爷回家以后定会大发雷霆兴师问罪,两人甚至都准备好到时候将一切过错往自己身上揽,可是一回家少爷竟然如此平静,只叫小萝莉单独去书房,少爷的反应这样平淡,丽莎和黑龙心中却更是担忧。

    他们跟了唐门这么多年,对唐门的脾气秉性多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越是这样表面看起来平静则越代表后果的严重性。

    走到楼梯口时,距离少爷的书房还有几步的距离,小萝莉忽然停下了脚步,伸手紧紧拉住了黑龙的衣角,抬起头,眼里斟满了泪水,“黑龙,我怕……”

    黑龙低下头,心中十分不忍,伸出手摸着孩子娇嫩的小脸,“好孩子,别怕,黑龙和丽莎会陪着你。”

    “现在知道怕了?咬人时的纳子疯劲儿跑哪儿去了?偏偏咬的还是纳兰家的小少爷,那可是纳兰家的独苗呀,纳兰少主就这一个独子,就这样被你咬了怎么能不雄?你让少爷怎么跟纳兰少主交代。”丽莎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知道错了……”小萝莉脸上滑下两行泪水来,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丽莎的手,“丽莎,你和黑龙一定要帮我,我不想挨打……”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到了唐门的书房外,丽莎轻轻叩了两下房门,带着佐和走了进去。

    走进书房,只见唐门背对着众人坐在书桌前,似乎在低头沉思着什么事,他并未回过头,只凭着脚步声却已经听出来进来的人有三个。

    唐门眉间紧蹙,随着休闲椅的转动,唐门慢慢转过身来,男人的眼中写满了愤怒,一张脸看起来阴沉不定,“难道张妈没有告诉你们我让佐和单独来书房?”

    “张妈说了,但是少爷,请你原谅,千万不要责怪,一切都是我和黑龙的错,是我们没有看好,你要罚就罚我们吧。”丽莎开口答道。

    “到底是谁的错,我很清楚。”唐门嘴角一勾,轻笑着说道,“好了,你们出去吧,佐和留下来就好了。”

    这时,小萝莉忽然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丽莎和黑龙的衣角,怎么样也不肯松开手,抬起头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两人。

    这时,丽莎忽然注意到了唐门的右手边的书桌上放了一根特制蒂条,那不是一般蒂条,是唐门特意命人从西藏带回来藤条,那藤条的最里面是用两截韧性很好的上等软木条在特制的药水里浸泡而成,浸泡好的软木再用特制牛筋交替捆绑住,最后外面再裹上一层厚厚的牛皮,这种藤条是西藏的牧牛人专门用来抽打不听话的牛羊的。

    看到书桌上的那根藤条,丽莎的身子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那种藤条打人疼得要命,只有在执行家法的时候才会用,可是现在竟然出现在少爷的书桌上。

    小萝莉还那么小,如果挨上几下这藤条,恐怕立刻就会皮开肉绽,她是丽莎一手带大的,虽不是丽莎亲生,但是丽莎就像爱护自己女儿一样爱护着她,她怎么舍得小萝莉这样挨打?

    想到这,丽莎一下子就跪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哭着哀求道,“少爷,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好,是我没有教好,请你饶了吧,要罚就罚我吧。”

    “你干什么?”唐门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丽莎,觉得有些奇怪,丽莎一向是很理智的一个女人,而且为人处事颇懂掌握分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把丽莎当成是一般女人来看待,而是将她留在身边做唐家的总管,可是今天,就连一向做事理智的丽莎也失去控制了吗?

    “少爷,不要打,她还小,她受不了,饶了她吧……”丽莎继续哭道。

    “够了,出去!我自有分寸!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管我了?”唐门显然有些恼怒,他生平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一看见女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掉眼泪他就觉得心烦意乱,于是挥着手,对着那两个仍然站在屋里不肯走的人下了命令,“黑龙,把丽莎带出去,没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再进来。”

    然而黑龙却仍然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一下。

    唐门更加恼怒,“黑龙,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

    “少爷,黑龙不敢,只想请您对手下留情。”黑龙叹了口气,伸手将跪在地上的丽莎扶了起来,转身便欲离去,谁知小萝莉的手却仍然紧紧的抓住他和丽莎的衣角,黑龙眉头一皱把心一横,用力将小萝莉的手掰开,扶着丽莎退了出去,将门关好。

    “砰!”房门再次被紧紧关上。

    望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看着紧闭着的大门,小萝莉的目光仍然有些呆滞,仿佛还有些不敢相信黑龙和丽莎竟然会丢下她离去,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少爷的房间,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一切。

    “佐和,过来。”男人的声音从后方缓缓传来,声音很冰冷,传到小萝莉耳中让她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个颤,带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仿佛是某种不可违抗的命令一般,小萝莉转过了身,却对上了男人阴沉的目光。

    那目光就像是黑暗中的野兽在打量着他面前的猎物一样,冷冽,无情。

    小萝莉的身子开始起来,然而唐门的话她却不敢不听,只能一步步慢慢的朝着唐门的方向走去……

评论列表: